图片 3

等大佬相助,他是四川富豪掌600亿财力曾打借条成交5亿

图片 1

文|AI财经社 刘碎平

谈及与海润光伏之间的恩怨纠葛,孟广宝如今的感受是“伤心了”。

编|鹿鸣

孟广宝自曝靠人脉起家 得香港“壳王”等大佬相助

【本文由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9月18日,在大连市一家酒店客房内,“华君系”掌门孟广宝向记者总结从海润一事中得到的教训:今后若再涉足入股上市公司,“必须实现控股,否则不去。”

图片 2

对于孟广宝而言,海润是自己经商史上的一次败绩。在此之前,孟广宝的多年商场生涯不仅顺利且屡现“传奇”。他创立了一个以华君集团为核心的企业大厦,业务遍及金融、工业、医疗、地产、能源、贸易六大产业集群,拥有员工10000余人,资产号称600亿元。

昔日光伏巨头*ST海润剥离坏资产、恢复上市的愿望变得不确定起来。

与此相对的是孟广宝本人的极尽低调,由于几乎未曾接受过媒体采访,公开信息中对其介绍寥寥,孟广宝的个人信息及其起家经历少为人知,这也让孟广宝获得“辽宁隐秘富豪”之称。

3月22日,*ST海润称,其自2018年2月6日起停牌筹划的关于出售合肥海润100%股权等光伏发电及制造设备的重大资产重组事项,宣告终止交易。*ST海润获悉,合肥海润的债权人以不能清偿到期债务,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为由,向管辖法院申请对合肥海润进行破产清算,导致重组标的已失去可操作性。

此次,孟广宝一反常态,首次接受专访并向新京报记者自陈发家史。不过其依然坚持低调做派,拒绝记者为其拍照的要求。

同一
天,*ST海润解释了2018年预计出现25亿至37亿元巨亏的原因:发电业务弥补制造业停产亏损后,实现毛利约1亿元;由于子公司停产或破产清算,遣散安置员工,债务逾期等,税金及附加、销售费用、管理费用和财务费用合计约11亿元;资产减值损失约7亿元;处置资产形成的损失约1亿元;因债务逾期,根据合同或法院判决书计提逾期贷款罚息、滞纳金等约5.4亿元;全资子公司江阴海润和江阴鑫辉被债权人提出破产清算申请,造成的减值及担保损失等。

根据孟广宝的讲述,其起家和暴富与其朋友圈中的“贵人”密不可分。

截至该公告日,*ST海润累计逾期贷款36亿元、经法院判决到期应付未付供应商货款及股转款本金合计10亿元。

21岁收购集体企业获利千万

停牌超过一年的*ST海润,股价维持在“仙股”队列,现为0.87元。据其官网显示,*ST海润最高市值一度登顶200亿元,目前41亿元的市值与其顶峰相比,已蒸发约八成。

孟广宝出生于辽宁营口一个并不富裕的家庭。

辽宁600亿身家隐形富豪二度掌局

1989年,孟广宝正读高三,因母亲身体生病,父亲虽然是学校校长,但家里用度仍然紧张。孟广宝选择了逃学。“做起了对缝”,孟广宝说。

*ST海润的困顿,也反映出孟广宝及其华君系光伏之路的波折。

所谓对缝,就是为买家和卖家牵线搭桥,从中赚取佣金。“杨树岭煤矿有煤资源,凌钢用煤,我就把煤炭给他”,孟广宝说。

孟广宝是华君系掌门人,旗下拥有金融、工业、医疗、地产、能源、贸易六大产业集群,全资、控股、参股100余家企业,拥有员工10000余人。据他本人在一份“致员工书”中称,华君集团的总资产规模已在600亿左右。因为这600亿的资产,孟广宝也被外界称为是辽宁隐形富豪。

凌钢即凌源钢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始建于1966年,位于辽宁省朝阳市,是以钢铁为主业的大型国有集团。

孟广宝于2015年入主海润,受海润大股东杨怀进之托,承担了海润的一部分债务,并于2016年4月成为海润光伏董事长。

到了上大学时,孟广宝已赚了六七万块钱。“那时候是大腕儿”。

就在15个月后,孟广宝却遭到“逼宫”。2017年7月,*ST海润独立董事徐小平认为,孟广宝是其2016年财报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审计报告的主要责任人,要求罢免董事长孟广宝。随后,上市公司董事会审议通过罢免孟广宝董事长职务的议案。2017年7月19日,孟广宝宣布辞去在*ST海润担任的一切职务。

从哈尔滨工业大学法学专业毕业后,孟广宝回到营口老家,在一家名为“华君”的国有律所做起律师。

尽管如此,孟广宝与*ST海润一直保持着关联,甚至在被罢黜之后,还出手相救。2018年7月23日晚,*ST海润公告显示,*ST海润及子公司海润电力收到中国信达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的《通知函》,通知函告知,信达资产已于近日收到华君商业保理有限公司代*ST海润偿还的
2.78亿元,*ST海润需向华君保理偿还上述债务。华君保理系*ST海润原董事长孟广宝实际控制的公司。3个月后,华君保理再拿出1.5亿元,使得信达资产与*ST海润关于相关合同项下债权债务关系了结。

今年7月,记者曾前往华君律所的所在地、营口市老电视台大楼,尽管律师事务所已不在该地办公,但目前华君系部分企业还在这里。提及孟广宝,有人士称,“他在当地是能量很大的人”。

孟广宝此次出手后半个月,其目的似乎已达成。2018年8月16日,*ST海润公告称,8
月 14 日,华君实业与 YANG HUAIJIN签署《股权转让协议》,华君实业通过受让
YANG HUAIJIN所持海润光伏 100%
股权的方式持有海润光伏3.12亿股普通股股份,占上市公司股份总数的
6.61%,同时成为海润光伏的第一大股东。 华君实业系孟广宝旗下企业。

正是在其律师生涯中,孟广宝迎来了他人生中的机遇。

图片 3

“做律师时,是营口开发区的法律顾问,当时集体企业转制,需要我们律师去服务、参与。有些企业没人要,政府也卸不下去,我就转了一大批企业过来。”

很显然,*ST海润似乎没能等到白马骑士,孟广宝的二度掌局也没有让情况变得更好。

“后来国家处理不良资产,四大资产管理公司拍卖债权,通过债权我们又做了一些重组”,孟广宝向记者回忆他当年以律师身份涉足创办企业的过程。

由于2016、2017两年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2018年5月29日起,*ST海润被实施暂停上市。目前,*ST海润主要采取剥离坏资产;引入战略投资者等方式来保壳和恢复上市,但均收效甚微。2018年年末,海润光伏开启“大甩卖”模式,包括低价或零价转让AGRO等8家公司股权,可剥离超过11亿元的对外负债。

1993年,孟广宝的第一家企业华君物流便由此而来。

与香港壳王、刘銮雄等私交甚好

“当时鲅鱼圈大面积卖集体企业,我们就这样收购成立了华君物流。”孟广宝说,“两百多万拍卖下来,后来卖了四千多万。”

“必须实现控股,否则不去。”被罢免董事长一职两个月后,孟广宝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称这是他从海润一事中得到的教训。

此时的孟广宝仅有21岁,野心虽大却囊中羞涩。

值得注意的是,孟广宝的光伏梦并没有在一棵树上吊死。今年1月,光伏企业中来股份也宣布,孟广宝旗下公司华君实业将通过受让该公司7.3%的股份成为战略投资者。这也与其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回答称“我不会再往任何一家上市公司输送资产,没有意思”的言论相悖。说到底,商人不会跟钱过不去。

“那时候举完牌了,没钱,晚上找哥几个喝酒,一人给我凑五十万,就这样买下来了”。

孟广宝第一次展示出惊人的商业天赋实属形势所迫。1989年,孟广宝母亲生病,正在读高三的他为了补贴家用,逃学做起了“对缝”,即为煤炭买家和卖家牵线搭桥,从中赚取佣金。到了上大学时,他已经赚取了六七万元,成了当时的“大腕”。

拿下华君之初未花钱靠“刷脸”

从哈尔滨工业大学法学专业毕业后,孟广宝回到营口,供职于一家名叫“华君”的律师事务所。那时候,谁也未能想到,正因此缘,“华君”便成了他日后商业帝国的名称。

对于21岁的孟广宝而言,他的传奇经商之旅才刚刚拉开帷幕。

当时,恰逢企业集体转制、国家处理不良资产,大批集体企业被拍卖。孟广宝以律师的身份参与,经整合重组,创办了自己的第一家企业——华君物流。当时拍卖下公司后,他囊中羞涩,找一起喝酒的哥们儿一人借了五十万。

“有一次某上市公司首发,股票没人要,卖不出去,我去当保安,公司给了一百万股。我东凑西借找了100万。”

由于孟广宝的低调,人们很难窥清他全部复杂的起家史,流传的仅是一些充满传奇色彩的片段:据他说,有一次某上市公司首发,股票滞销,他便去那里当保安,东凑西借地买下了一百万股。十年后股票被媳妇从箱底翻出来,市值已经升到一个亿,被全部卖了。

“10年后,媳妇从箱底找出来股票,那时候一百多万快翻到一个亿,后来就都卖了。”

在孟广宝的发家史中,人脉是重要的力量。据他自己回忆,香港“仙股大王”孙粗洪、传奇大亨刘銮雄等与其私交甚好。

生意场上初战告捷的孟广宝仍然在律所工作,其律师生涯至少延续至20世纪末。

2007年,孟广宝一分未出,便得到好友孙永亮“赊”给自己的沈阳天尔投资有限公司——彼时公司名称变更为辽宁华君投资有限公司,投资人也从孙永亮等改为鲍乐、孟广宝。据孟广宝称,当时孙永亮斥巨资买下辽宁多处不良资产,“赊”公司是出于对自己的个人感情和信任。

据公开简历,孟广宝自1998年起担任辽宁华君律师事务所资深合伙人,获辽宁省司法厅2003年文明律师称号。

在商场上,这样的信任并不多见,但在孟广宝身上却时有发生。有一次,他收购孙粗洪的上市公司新洲印刷,一笔5.84亿港元的生意,打了个借条便成交了,前后不过三天时间。

孟广宝以自己名义控制公司是在2007年。

{“type”:2,”value”:”

据孟广宝称,华君集团前身即当时的沈阳天尔。自己的好友孙永亮斥资数百万,买下长城资产的不良打包,涉及辽宁省七个地区不良资产。其中便包括沈阳天尔。

2007年11月,沈阳天尔投资有限公司名称发生变更,改名为辽宁华君投资有限公司,投资人从孙永亮、刘革岩等改为鲍乐、孟广宝,这就是华君集团的雏形。

按照孟广宝的说法,自己在这笔交易中分文未出,孙永亮便将公司“赊”给了自己。“我们都是好哥们,他自己清收肯定闹心了,把公司给我,我来负责收,三年内给他钱。”孟广宝称。

至于好友为何对自己如此慷慨,孟广宝称,“孙永亮他们发展很多年,有钱。”记者查阅工商资料看到,孙永亮曾为辽宁海星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现为执行董事。

在三年后的又一次重大并购中,孟广宝再次“刷脸抵现”。

2014年8月,香港上市公司新洲印刷公告称,本公司获卖方通知,卖方、要约人及孙先生已订立买卖协议,据此,要约人同意收购及卖方同意出售销售股份(即16.68亿股股份,相当于本公司于本联合公告日全部已发行股份约62.62%),经要约人与卖方公平磋商后协定,总代价为5.84亿港元。

其中的“要约人”即为孟广宝旗下华君国际,“孙先生”则为香港著名“壳王”孙粗洪。

“壳王孙粗洪、仙股大王,我去了打个借条,他就把新洲印刷给我了。”孟广宝回忆称,这场交易前后不过三天时间。

在香港资本市场,孙粗洪因屡屡施展财技、入主多只仙股大赚而号称“仙股大王”。和孟广宝一样,孙粗洪也极为低调,网络上难寻其照片,坊间有说法称孙粗洪也是辽宁人。

按照孟广宝的说法,他不仅与孙粗洪私交甚笃。“孙粗洪、刘銮雄,他们几个还认我这三个字”,孟广宝说。

刘銮雄为香港传奇大亨,号称股市狙击手,现为香港第六大富豪。孟广宝认为,律师的工作使自己的交际圈极为广泛,“我跟这些老板从来没有翻过脸。”

并购不停 欲再推资本运作平台

入主新洲印刷后,孟广宝将其改名为华君控股,自此,他拥有了自己的资本运作平台。

据东方财富数据显示,华君控股当前股价0.495港元,总市值30.03亿港元。

根据华君控股2017年年报,“于本年度,营业额约为人民币33亿元,增加141%。从业务结构来看,其大部分营业额来自太阳能光伏分部营业额,占总营业额约41.4%,其次为贸易及物流分部营业额,占总营业额35.4%。”

随着财富日益积累以及拿下资本市场的融资平台华君控股,孟广宝的并购速度开始加快。从营口、沈阳到大连,孟广宝并购了保华金融中心、华君大厦等多个项目,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位于营口鲅鱼圈的金融小镇项目。

“我们这边资产除了自建以外,收购的资产更多。”华君招商人士告诉记者,“有的是地皮,有的是在建项目,比如金融小镇就是收购而来的。”

孟广宝称,“三年前,金融小镇当时的老板得癌症突然走了,这个企业成了营口的‘大炸弹’,外债11个亿,继承人有九个,债权人乱了,后来我就把债务承接,并给了继承人1.5亿”。

按照孟广宝的说法,金融小镇已经盈利,“现在债务全都还完了”。至于项目并购后如何整合,孟广宝没有正面回应这一问题,仅强调:并购的发展快,省去了培养成本。

“开个烂船,我修一修就不烂了”,孟广宝说。

依靠不断地并购,华君集团的阵线已经不断拉长。华君集团官网显示,集团为一家多元化综合性跨境集团公司,旗下拥有金融、工业、医疗、地产、能源、贸易六大产业集群,全资、控股、参股100余家企业,拥有员工10000余人。在此前一份“致员工书”中,孟广宝表示,华君集团总资产规模600亿元左右。

这批资产中,包括华君文化旅游集团,即华君文化旅游有限公司,公开资料显示其今年1月方才成立,但官网称这家公司总资产达300亿元,“已成为东北最具创新性、规模最大、发展速度最快的文化旅游品牌”,并计划实现三年内整体上市。

今年7月,记者曾走访其通讯地址,发现该地人去楼空,大门紧锁,仅留有“华君集团”等标志。

此次接受记者采访时,孟广宝对此的回应是“圈内人都知道,我近年来回营口发展了”,因此,“看到文章里写‘人去楼空’,银行也不会担心。”

如果华君文旅上市,其将成为孟广宝旗下的第二家上市公司。谈及上市,孟广宝说,“华君如果想去任何一家上市公司出资入股,要做到绝对控股,超过67%,否则不去”。原因是海润一事令自己“伤心了”。

“前些天神州长城董事长来营口找我,要把我的医疗资产装到他那里,我说不玩了。”

“我不会再往任何一家上市公司输送资产,没有意思。”

新京报记者 赵毅波 辽宁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