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供给侧改革,中央莫头痛医头

一方面,中央若打开楼控缺口,为楼价趋跌的城市松绑,其他楼价仍高企的大城市,很可能借故亦要求中央松绑,令楼控一放就乱。另一方面,市场更恐接收错误讯号,认为中央对楼市投鼠忌器,不许楼价跌,令地方政府与投机者更肆意谷楼泡。

二是经济方面。楼市是当前内地经济为数不多的热点,若中央加码楼控,房地产投资以至相关的大宗消费,恐亦受压,令经济更冷。中央须有配套措施,如加推有效基建项目,为投资以至经济保温;亦须加快户籍改革,助农民尽快入城安居,以至藉积极财策,助地方政府收购余货转为保障房,续为楼市去库存。

二是金融炸弹。内地地方政府近半财政收入来自卖地,且金融体系更有大量资金流向房地产业。内地楼市跌势一旦扩大,势冲击地方债、推高房企债务违约风险,威胁内地金融稳定。

一是金融方面。中央控楼市有力方法,正是"去杠杆",如削按揭折扣、上调首期比例等。中央愈迟出手,楼市泡沫引发的信贷风险,势如滚雪球愈滚愈大。惟中央须作更全面金融风险评估,若楼市因而趋缓甚至趋向调整,会否加剧房地产信贷风险,银行又是否有足够能力承受坏帐增加,避免惹金融震荡。

一是经济炸弹。房地产是内地经济主要引擎,逾20%固定资产投资来自房地产。楼市急爆除将波及建筑、水泥、钢铁等多个行业,加剧经济下行风险外,更势冲击中央最重视的就业稳定。

惟此势牵一发动全身,因内地宏观经济冷,独炽的楼市对金融经济绑架更甚。如今年首季,内地近三分一新增信贷,以至难以估量的民间资金涌向房地产;且内地经济靠投资独撑,投资增长则更依赖房地产拉动。

中央此举既因内地楼市跌势,已由三四线边远城镇,现已蔓延至部分二线城市亦隐隐欲爆,相信更要防楼市急跌引爆两炸弹。

中央再出招遏楼泡,实属必须。正如中央"权威人士"早前指,供给侧改革重点之一虽是助楼市去库存,却不能靠大加杠杆。在中央的楼市与货币宽松措施下,不少城市的楼价已按年升一两成,深圳楼价更按年升逾五成,与疲乏的经济存强烈对比,中央楼控加辣显有必要。

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开通此服务。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立场。

广西南宁成首个松绑楼控的城市,中央在今年两会提出要针对不同城市情况双向调控,或预视地方松绑续有来,以防冲击经济与金融。惟中央要拆解楼市炸弹,须有更清晰房策蓝图。

故中央除要展示遏抑楼泡的决心,更须有灵活手腕,以免解拆楼泡炸弹的同时,误触其他金融经济地雷,为稳经济与力推供给侧改革,徒添折腾,此至少有两方面。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立场。

在中央松绑楼控、年初更放松房贷下,内地楼市再复炽,百城房价指数显示,上月全国楼价按月升1.7%,较4月的1.45%扩大,个别二綫城市如厦门、合肥等,楼价按月升幅更逾半成。市场正盛传,部分楼价升幅过高的二綫城市,月内或重启限购。

楼市绑架经济已成内地顽疾,愈迟拆解,爆破时的冲击势更剧烈。拆弹的关键,在于中央必须对楼市展示更清晰态度,如怎样研判现时内地楼泡程度、怎样为楼市挤走泡沫,以至房地产业在未来经济、社会发展上要如何定位等。

中央要力保今年经济增长不滑出6.5%底綫,又要控楼泡,更要力推供给侧改革,平衡木日益难走。中央有否灵活手腕,既拆楼市盘根错节的炸弹引信,又不会误触其他金融经济隐患,更保经济稳健,将是外界对中央驾驭经济与改革能力的信心关键。

中央提出楼市要双向调控,显然因北、上、广等一綫大城市楼价仍居高不下,要继续限购、限贷力压,但部分中小城市楼价下行压力渐加剧,楼控要松一松,以免当地楼市急爆。惟此恐头痛医头,对中央以市场为导向的改革方向,恐惹不利影响。

内地楼市升势续扩,楼价飙涨明显脱离经济基本面,中央遏楼泡实属必须。惟楼市对金融经济绑架日深,中央要有拆楼市炸弹的意志,更须灵活手腕,免为稳经济与供给侧改革添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