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将爆发的台湾企业购并潮,的国际化

这种手法,过去多次出现在海外上市的中国企业身上。当一家公司在海外市场挂牌,的确会增加做假帐的机会,对海外挂牌市场的主管机关来说,公司的财报透明度相对较低。再者,累积了大量的放空部位后,再揭露具偏见的负面报告,对我而言,听起来比较像是内部人交易。问题在于,跨国界的投资基金能够逃过本地的侦查和起诉,等于是在美国犯罪,受害人却在台湾。

过去几年,台湾上市公司因为拥有太多现金,以致股东报酬率持续走滑。因为企业只要有多馀的现金便拿来偿债,台湾企业的负债净值比已由十年前的三八%降至目前的一○%,但现金占资产负债比并未下跌;因此,具生产力资产占股东权益比重便明显下滑。现金资产比重高,但现金的收益率不到一%,这是企业界必须面对的现况。

台湾企业能有如此卓越的表现,除了台湾人诚实的个性和企业品质外,还有几项要素。关于个性方面,日本公司通常言不及义,韩国公司完全不会提到负面讯息,其他市场公司释放的讯息则多不可靠。

一家大型IC通路商便透过购并而大幅成长,他们已学习到如何避开因购并所导致的内部冲突,也学会不以过高的价格来进行购并。见贤思齐,其他公司未来几年可能会掀起购并狂潮,或许足以成为推升市场的正面动力。

上星期,一家美国股票研究和投资机构指控某家台湾上市公司的财报造假,这与前述状况相左。这家机构在报告上承认对该公司有成见,同时已作空这家公司;也就是说,如果公司股价下跌,他们就能大赚一笔。

2.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立场.

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开通此服务。

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开通此服务。

2.以上的评论不代表立场。

注:
1.专栏作者谷月涵为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国际关系硕士,现任花旗环球台股研究部主管.

此外,「两税合一」有效消除股利所得重复课税的现象,这也是全球少有的制度。当公司的盈余支付企业所得税后,剩余的资金部分派发给股东,股东在申报所得税时,得把股利并入综合所得缴纳税金;而台湾投资人缴税时,股利可以剔除企业已缴税的部分,因此鼓励企业配发更多的股利,不但回馈股东,也让资金配置在最有效率的地方。

(本文由台湾《今周刊》杂志提供,节选自12月16日出版的当期「谷月涵看台湾」专栏)

台湾法规规定企业须向股东揭露的讯息,远多于其他市场。除了季报外,台湾公司每月还得公布营收,就我所知,这是全球绝无仅有的规定;有些公司甚至会公布月盈余。台湾政府也透过许多监理机构,密切监督上市公司的逾矩行为。

一家公司若拥有过多的现金,大概有五种运用方式,包括发放股利、清偿债务、买回股票、购并其他公司,以及进行设备或研发的资本支出。其中,企业发放股利已达台湾法令规定的上限;在多数国家中,企业发放的股利金额只要不超过保留盈馀即可,但台湾企业的股利上限不得高过去年的盈馀,目前大部分的上市公司已达上限了。另外,台湾企业也没有太多的债务需要偿还。

注:
1.专栏作者谷月涵为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国际关系硕士,现任花旗环球台股研究部主管。

因此,企业面对过剩现金,只剩下资本支出和购并两项较为可行。今年企业资本支出已经成长近二成,未来二、三年,企业将持续扩充产能。主要是因为过去十年来所谓的「资本支出控管」(capex
discipline),导致半导体产业高阶产能的短缺;再者,在ECFA下,中国将开放多项非科技产业,或像生技业这类新产业的庞大新市场;这些产业必须开始扩充,以应付比台湾大五十倍的中国市场需求,资本支出预期仍将强劲成长。

一九九九年台湾发生本土金融风暴,许多过度投资非核心领域的企业面临破产边缘。自此,台湾企业的管理便大幅改善,营运重心聚焦在核心竞争力和资本管理效率上。

–整理 董永年/乔艳红

国际化是不可逆的趋势,也是我们所追求的目标,但国际化并不是没有风险,甚至有可能损害台湾资本市场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声誉。台湾在追求国际化的过程中,必须有所警觉。

对于寻求扩充产品线、取得新客户、进入新市场,或纯为扩大规模的公司而言,购并是一个必要的选项。台湾企业对购并一向谨慎,但随着现金水位不断增加的压力,以及在全球化经济中,规模的重要性与日俱增,都将迫使企业采取购并手段来达成上述目标。

经常在亚洲出差的外国机构投资人,对于台湾企业治理标准均留下深刻印象。他们拜访过的日本、韩国、中国、香港和东南亚等国企业,在很多方面都比不上台湾公司。

所以,企业只剩下三种方法来消化手中的资金。而买回库藏股虽然可让投资人享有一点税负优惠(资本利得免税,但股利则须缴税),现在有不少企业执行库藏股,但这并不是将现金退还给股东的理想方式。

首先,台湾整体企业品质虽然不尽然样样都属高标,但企业治理的平均水平还是较高。其次,他们自公司取得的资讯品质较完整,也更诚实和专业。最后,台湾公司配发给股东的自由现金流量,即扣除营运需求和资本支出后的资金,在全球也是数一数二。

台湾企业对购并的谨慎其来有自,因为大多数购并案都以失败收场;但失败的原因多来自执行和定价的问题,而不是策略本身有失误。这些购并技巧可以透过经验来弥补,并将之修炼成一项竞争工具。

(整理 董永年; 审校 张喜良)

尽管全球仍处于去杠杆化的过程,但主要债务落在政府和民众,尤其是美国的购屋者身上;至于企业,则苦于钱满为患,包括台湾企业在内。

(本文由台湾《今周刊》杂志提供,节选自5月1日出版的当期「谷月涵看台湾」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