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安倍准备射出讨好民众的,政府消息人士

(新增政府消息人士内容及更多细节)

* 安倍所在政党担心明年选举中恐失掉席位

东京9月24日 –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周四将宣布一项计划,将国内生产总值目标上调约22%至600万亿日圆,在备受争议的安保法案通过致其支持率下降后,再将重点转向经济。

图片 1

一位政府消息人士称,安倍将举行开始其第二任期的记者会,会上他将透露这项计划。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2015年9月29日出席联大的图片。REUTERS/Andrew Kelly

但该消息人士称,新的GDP目标没有时间框架,因此目标让人生疑。

* 货币政策退居次要

“显然他们的一个意图是要表明,把经济放在首位,经济重新成为工作重点,”WisdomTree
Japan KK执行长Jesper Koll表示。

* 新政策焦点集中在提高GDP,人口出生率,以及社会福利

日本放送协会周四稍早报导称,政府提振GDP将把重点放在扩大收入、支持儿童抚养和老年人赡养的举措上。

* GDP目标被批评为“不切实际”

这样的GDP目标可能招致批评,认为它不切实际,因为这需要日本的经济增速达到20年来从未有过的水平,而且分析师质疑,政府是否会实施足够大胆的举措使目标接近达成。

东京10月2日 –
消息人士称,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正在重写“安倍经济学”,将重点从之前要进行的长期结构性改革转向推出讨好民众的速成措施,因安倍要力争在明年参议院选举前赢得民意支持。

“我们可能预期会有一些刺激消费者支出的举措,因为资本支出还不够强劲,”瑞银证券分析师Daiju
Aoki说。

国会以及政界知情人士认为,这就意味着政府将考虑在今年稍后提出新的财政刺激措施,而日本央行想要为放宽货币政策以实现通胀率目标找到论据,恐怕得费上一番功夫。

“若不加大改革力度,实现GDP目标就是不现实的。即便实现3%的经济年增率,这样的目标也要七年时间才会达成。”

虽安倍所在的自民党不太可能在明年选举中下台,不过却担心在通过饱受争议的防卫法案后,可能会失掉一些席位,因此益发希望避免因任何政策原因而损及支持率。

日本内阁大臣最近表示,安倍还要增加资本支出,以向经济注入活力。

“再出台进一步的货币措施显然有违政府目标,”一政府官员说道,人们将进口食品价格上涨归咎于日本央行的宽松举措。

编译 李爽 审校 孙茉莉

安倍在2013年射出了“三支箭”试图刺激经济,即所谓的“安倍经济学”。作为前两支箭的积极货币宽松政策和财政刺激举措通过削弱日圆和推升股市,提高了企业信心并重振经济增长。

但第三支箭–放松监管和改革以提振日本长期经济增长潜力–进展缓慢。去年日本上调消费税,导致经济陷入衰退,今年多数时间增长停滞,因中国经济放缓且食品价格上涨损及出口和家庭支出。

**新的政策之箭**

由于对企业不愿上调薪资感到失望,并出于对消费疲弱状况的担忧,安倍将目光投向低收入家庭和养老金领取者。

安倍祭出的三支新的政策之“箭”并非由经济专家,而是由政治顾问起草,他希望这些举措能够提振家庭支出,通过增加社会福利提高支持率。

这些新的政策之箭包含的目标是,将国内生产总值提高至600万亿日圆,提高人口出生率和实施社会福利改革。

安倍已经表示,新的政策之箭旨在解决持续数年的结构性问题,比如随着人口老龄化,劳动力短缺问题将更为严重。

但熟悉新“安倍经济学”的议员表示,后两支箭旨在增加儿童保育支持方面的支出,并建立更多养老院。

“新的政策之箭重点在于财富的重新分配,主要通过儿童保育支持和社会福利来实现,因为这是直接与大众相关的领域,”日本内阁官房参赞本田悦朗指出。

一名政府消息人士称,政府可能最早在本月决定是否采取新的刺激举措,而非等到下个月公布7-9月当季国内生产总值数据后再说。

**批评声浪**

企业游说组织和学术界批评GDP目标不切实际,并称新的政策之箭缺乏明确的讯息。而此前出炉的政策之箭之所以卓有成效,就胜在信息明确。

经济增长目标的确定基础是,政府估计若GDP每年的名义增长率达到3%,那么在2020年左右将达到600万亿日圆。但这样的增速是过去20年中从未达到过的。

“我甚至不会把这些政策之箭称为经济政策,”安倍政府一名经济顾问表示。

“它有一种竞选战术的意味。”

新的政策之箭还显露出,安倍与其亲手提拔的央行总裁黑田东彦之间逐渐出现矛盾。

黑田东彦的大规模刺激政策基础是“推升通胀”构想,即通过大举印钞,央行可以刺激通胀并促使企业增加支出。

但由于油价下挫,加上日圆贬值令进口成本增加,损及消费,通胀因而陷入停滞。

鉴于成本上升的顾虑,以及黑田东彦刺激计划的效应递减,接近安倍晋三的政界人士表示,安倍已开始与日本央行的再通胀立场渐行渐远。

新三支箭并未提及货币政策。尽管财务大臣麻生太郎与黑田东彦表示,货币政策已“浓缩”进新的GDP目标,政界人士称,央行的重要性渐失,显示安倍的政策重点已产生改变。

“显而易见的是,货币政策已不再是当局的侧重点,”一名接近安倍的决策者表示。

安倍上周二在纽约表示,日本已消除了其“通缩心态”,而就在上周一,黑田在演说中警告称,企业需要时间改变通缩思维方式。

消息人士表示,这凸显出安倍与黑田观点的差异–前者认为通胀不需要进一步提速;后者则坚持达到2%的通胀目标。

“首相可能意指,日本央行没有必要急于达成其2%的物价目标,”了解内情的一名政府官员表示。

图表:央行资产负债表–link.reuters.com/jyx65s

图表:日本债务累积情形–link.reuters.com/xez34w

图表:日本消费者物价指数与量化宽松–link.reuters.com/fef93w

编译 孙茉莉/杜明霞/徐文焰/陈宗琦;审校 郑茵/龚芳/张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