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有关减税降费意有所指,减税降费正安土重迁

当前的形势,我认为不能仅仅满足于扩内需和降成本的减税。现在应当转到引导预期的减税,然而引导预期的减税操作更为复杂。因为跟预期有关的是预期利润,只有对预期利润产生影响才能真正引导预期。减税基更适用于以降成本、扩内需为目标的减税,但无法有效引导预期,而降税率则更容易引导预期。首先,减税基的政策文件更为复杂,难以让大多数人及时了解税收优惠政策,信息不对称导致一些企业没有享受到优惠;其次,减税基在征管过程中有更多的不确定性因素,存在主观判断,导致减税让很多人获得感不强,从而无法有效引导预期;最后,减税基是有期限的,到期限后是否继续执行的主动权在于政府,而降税率属于税制要素的变化,经过法定程序后的确定性程度很高。

要真正实现减税,刘尚希说,重点要放在大税种上,主要是增值税和企业所得税。

关于减税降费,习近平总书记在民营经济座谈会上反复强调,要实质性减税、实质性降费,这显然是有所指的。

此外,减税不仅体现在简单的技术操作层面上,还应该和改革结合起来,只有通过改革才能真正为减税腾出空间,才能使减税效果更好,使老百姓和企业有更多获得感。这样的减税不仅有助于完善财税体制,推动现代财政制度的建设,也会倒逼政府自身的改革,倒逼政府职能的转变。

减税政策的操作必须紧紧围绕如何有效引导预期。首先,从税基式减税转为税率式减税,因为税率式减税透明度高,能够有效引导预期。此外,征管能力变强后可以为降税率提供空间,为税率式减税提供条件。营改增以后税收流失的空间被压缩了,税收征管能力增强。我们可以转向之前提出的简税制、低税率、宽税基、严征管的税制模式。因为在征管能力提升的条件下,就算降低税率也会收到同样多的税,宽税基也同样可以保证财政收入稳定增长。从社会心理的角度看,降税率的心理效应要更大,可以更好引导预期。现在的减税要从过去做“包子”的方式改成做“比萨”的方式,把“馅儿”摆在明面上来,这样才能真正引导预期。其次,从特惠式减税转向普惠式减税。因为普惠式减税相比针对部分行业、企业的减税更能有效引导预期。最后,从零碎的减税到一次性到位的减税,累计式的减税政府减少税收的总量并不少,但民众获得感不强,预期引导效应弱。

围绕增值税的减税,他指出,要加快推进增值税税率三档并两档,16%的基准税率也可考虑下调,即在完善增值税税制的同时,实现增值税总体税负的下降。财政科学研究院公共收入研究中心研究员许文还提出,还可以在提高小规模纳税人标准的前提下,把当前增值税的起征点从现有的3万元/月的标准进一步上调,降低小微企业、小规模纳税人的税负。另外,现有增值税留抵退税政策可以从部分行业放开到全部行业。

从不同时期的政策目标选择来看,我们经历了从扩内需时期,到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降成本时期,到现在的稳预期。不同类型的减税,其实操作手法是不一样的,扩大内需的减税是总量政策,其目的是要增加企业或者个人的可支配收入,这样就可以扩大投资或者消费,减税相对来说是比较好操作的。到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出“三去一降一补”,其中降成本就是重要的内容。

对于个人所得税,要进一步完善。实施个人所得税专项附加扣除制度。从个人所得税改革实施到目前为止的减税成效来看,民营企业减税总额和减税幅度都比较大。深化个税改革既有利于体现“量能纳税”原则,也有利于企业留住人才、稳定人心。专项附加扣除制度要简便可操作,设置便于统计的定额或限额扣除标准,降低纳税人的税收遵从成本。

当前条件下,我们对政策目标必须有一个新认识。在引导预期时,不仅仅是对投资者,还包括消费者。现在个人所得税的减税政策影响消费者心理,有一定的引导预期的作用。不过,从整体看,任何一个政策的效应都是边际效应,减税的政策效应也是如此,必须通过财政、货币等各项政策协调,甚至政策与改革有机结合,才能形成整体的预期引导效应。(作者为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研究员)

1月9日,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新推出面向小微企业的普惠性实质性减税“套餐”。

图片 1

图片 2

从减税的角度来看,我认为有三种类型的减税。一是扩内需的减税,二是降成本的减税,三是引导预期的减税。这三种类型的减税也可以指三种效应,减税可能有扩内需的效应。可能有降成本的效应,可能有引导预期的效应。这三层效应也可以理解为三种政策目标,一个是扩内需的政策目标,一个是降成本的政策目标,一个是引导预期的政策目标。所以三种类型、三种效应、三种政策目标之间有内在的逻辑关系。

抓紧实施培训辅导。税务总局已召开了省、市、县、乡四级税务机构负责同志和相关人员参加的减税降费工作动员暨培训视频会,各地税务部门正在迅速组织开展针对纳税人的培训辅导。

吴薇 制图

对于接下来减税政策的操作,刘尚希强调,必须紧紧围绕如何有效引导预期。他说,当前复杂的情况下,要支撑“六稳”还需财政政策发力,其中,稳预期尤为重要。通过积极财政政策,特别是减税降费,加力增效,能够稳定预期,以提升市场乃至全社会的信心。

迅速建立组织领导机制。目前,税务总局和36个省级税务局均已经成立了由主要负责人任组长的实施减税降费工作领导小组,下设若干专项工作组,制定任务清单和作战图,确保各项工作有序推进。

此外,刘尚希还强调要提高部分税收政策的普惠性。如扩大技术转让所得税优惠政策的覆盖;降低小微企业认定门槛,放宽享受税收优惠政策的条件和范围;在此基础上,加大对医疗、教育、文化、养老等行业发展的税收支持力度。

刘尚希说,引导预期的减税操作则更为复杂。首先,相较于减税基,应当从能够对预期利润更能够产生影响的税率入手。要较大幅度降低名义税率,同时清理和规范税基,使税率和税基形成新的组合,既能有效引导预期,同时又可以使税收收入不会大幅下降。

在企业所得税方面,刘尚希说,应考虑全球税收竞争趋势,适当下调企业所得税税率。当前,我国企业所得税税率为25%,符合条件的高新技术企业实行15%的税率,有一定的下调空间。在企业所得税税率下调的同时,对税基要加以规范,使税制更加规范、公平、透明,特别是对事关国家长远发展的基础战略前沿行业,要考虑采取多种举措降低其综合税负。

事实上,2019年的减税降费已经朝着预期目标落地生根。

2018年,我国全年减税降费达到空前的1.3万亿元左右。今年,更大规模的新一轮减税降费正拉开帷幕。习近平主席在2019年新年致辞中要求,减税降费政策措施要落地生根,让企业轻装上阵。减税降费已经成为当前财政工作的关键词之一。

财政部税政司负责人指出,此次出台的政策及之后具体的实施将遵守三个原则。一是突出普惠性实质性减税,二是实打实、硬碰硬,增强企业获得感,三是切实可行、简明易行。近日,财政部已会同税务总局印发了小微企业普惠性税收减免政策操作文件,保证减税降费红利顺利落袋。

据报道,为确保减税降费政策取得实效,税务部门还将以“新税务?新服务”为主题,连续第6年深入开展“便民办税春风行动”,并重点突出对小微企业的纳税服务,让纳税人和缴费人享受到政策红利和办税便利的双重获得感。

对于社保缴费要强调依法征管,征管过程中要考虑实际情况给予一定自由裁量权,总体方向应该是应缴的尽量缴。在加强征管的同时,适时降低缴费率,同时研究完善社保跨地区转移接续等问题,完善社保体制。

刘尚希还表示,从社会心理的角度看,降税率的心理效应要更大,可以更好引导预期。“现在的减税要从过去做‘包子’的方式改成做‘披萨’的方式,要摆在明面上来,这样才能真正引导预期。”他说。

从操作层面保证减税降费红利落袋

在刘尚希看来,不同时期的政策目标是不同的。减税降费的政策有三种类型,分别是扩内需、降成本和引导预期型。目前我们面临最大的问题是预期不稳,所以引导预期当是宏观政策,也应是减税降费政策的主要目标。相应的,不同的政策目标下在减税政策的具体操作也是有区别的。

统筹督查考评压实责任。税务总局将以小微企业普惠性减税政策落实情况为重点,组织开展综合性工作督查,主动配合外部监督,强化内部监督,并将贯彻落实减税降费工作列入绩效考评。

更大规模减税、更为明显的降费空间在哪里?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尚希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指出,主要来自三方面:

税务部门已将确保减税降费政策措施落地生根作为2019年税收工作的主题,对其做出了详细部署。

最后,要强化一次性到位的减税。累计式的减税,付出的真金白银总量并不少,但企业获得感不强,预期引导效应不足。

一是财政支出要压缩一些不必要开支,把钱花在刀刃上。

其次,要从特惠式减税转向普惠式减税。因为普惠式减税更能针对部分行业、企业有效地引导预期。

他解释道,过去减税主要在税基上做文章,比如企业所得税的各种税前扣除、企业研发费用税前加计扣除、固定资产加速折旧等,都是通过缩小税基的方式来减轻纳税人负担。这种方式对纳税人来讲计算复杂,而且税收管理部门核实难度大,容易造成税收流失。另外,减税基在征管过程中有更多的不确定性因素,存在主观判断,导致减税让很多人的获得感不强,从而无法有效引导预期。

减税降费从哪里入手

三是应收尽收,为降低名义税率和税收优惠腾出空间。通常所说的减税是指制度性减税,降低税率、增加优惠。刘尚希认为,我国名义税率偏高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征管能力不是很强,“宽打窄用”,实际征收过程中可能存在税收流失。如果做到依法征收,应缴的都缴上来,那么,降低名义税率和税收优惠的力度就可以大一些。

二是要优化支出结构,尤其要动存量。虽然调整存量难度大,涉及面广、阻力大,但优化支出结构,必须动存量。目前,中央已经下发相关文件要求全面实施绩效管理,提高预算绩效。少花钱、多办事,也相当于节省了资金。

密集出台系列文件。税务总局已出台了“4+1”系列征管文件,即同步出台了4个税收征管配套公告和1份税务系统贯彻落实减税降费政策的综合性抓总文件,明确了重点任务,细化了落实要求。

加强减税政策统计核算分析。税务总局已制发减税政策统计核算工作方案,从统一各层级、各地区、各税种、各政策的统计核算口径开始,建立自上而下、整齐划一的统计核算分析体系。

要进行能够引导预期的减税

对于接下来减税政策的操作,必须紧紧围绕如何有效引导预期。通过积极财政政策,特别是减税降费,加力增效,能够稳定预期,以提升市场乃至全社会的信心。要真正实现减税,重点要放在大税种上,主要是增值税和企业所得税。

财政部部长刘昆近日谈到2019年财政工作时表示,今年要实施更大规模的减税,并推进更为明显的降费。要坚持普惠性减税和结构性减税相结合,重点减轻制造业和小微企业负担,支持实体经济发展。另外,还将深化增值税改革,继续推进实质性减税。全面实施修改后的个人所得税法及其实施条例,落实好6项专项附加扣除政策,减轻居民税负。同时,配合相关部门,积极研究制定降低社会保险费率综合方案,进一步减轻企业的社会保险缴费负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