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万能险激进险企偿付才干,中国和法国人寿偿付才能首现不足

图片 1

截至10月31日,超过100家保险公司披露了三季度偿付能力报告,三家寿险公司显示偿付能力不足。

严监管的背景下,保险主体分化加剧,大型保险公司发展加速,而激进型中小险企受制于业务单一、新产品开发能力有限,经营模式正受到挑战。

其中,中融人寿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由二季度末的-18.16%,下降至41.91%。据悉,中融人寿9月份获得股东增资40亿元,待保监会批复,计入实际资本后三季度末偿付能力充足率为128.88%。新光海航人寿的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由二季度的-31.74%,进一步下降至-69.87%,偿付能力仍深陷泥潭。值得关注的是,中法人寿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首现不足,为-128.3%,二季度末为185.38%。《每日经济新闻(博客,微博)》记者就偿付能力和增资问题电话联系中法人寿负责人,不过对方未给予回应。

8月17日,由于未按时报送2017年第2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新光海航人寿被保监会通报要求整改。而在这之前,各家保险公司的偿付能力报告已经基本披露完成,偿二代背景下的转型路上,保险公司压力几许,现金流状况如何,或许可以通过对偿保险付能力榜单进行扫描来窥见一斑。
36家寿险公司亏损

此外,偿付能力连续不足的国泰财险,目前尚未发布三季度数据。不过,国泰财险已在7月份完成增资,注册资本金从8亿元增至16亿元,偿付能力已得到改善。

据经济观察报记者统计,目前有62家人身险公司和70家财产险公司披露了2017年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总体来看,财险偿付能力状况要好于寿险。

中法人寿偿付能力下滑最严重

数据显示,在已披露偿付能力报告的公司中,财险公司第二季度的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均值为515.81%,较上一季度末均值下降40.54个点;寿险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均值为360.87%,较披露公司上季度末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均值的565.07%下降204.2个点。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统计发现,截至10月31日,已发布三季度偿付能力报告的110家保险公司中,较二季度末偿付能力出现下滑的有近70家,占比超过六成。偿付能力下滑最严重的还属中法人寿,二季度末中法人寿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为185.38%,三季度末降至128.35%,为偿付能力不足类险企。

利润方面看,2017年上半年,包括富德生命人寿、天安人寿、幸福人寿在内的36家寿险公司在上半年处于亏损状态,亏损额度较大的富德生命人寿上半年净利润为-35.7亿元。财险公司的盈利状况也同样不是十分乐观,数据显示,包括浙商财险、泰康在线、燕赵财险等30家财产险公司处于亏损状态,其中对侨兴私募债进行赔付的浙商财险亏损额度超过3亿元。

从实际资本来看,中法人寿的认可资产由二季度的2.43亿元下降至2.17亿元,认可负债由二季度的2.24亿元略增至2.28亿元,实际资本为负。一位合资寿险公司精算师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资产下降一般是股票亏损,其他资产损失,计提了资产减值等原因,负债端增长是新业务导致准备金增加,或者假设调整等。一般而言,偿付能力下降一般都是资产变动引起的。”

现金流方面,21家寿险公司二季度现金流处于负数状态,而同样面临现金流告负的财险公司则有30家。其中,前海人寿是二季度末现金流缺口较大的公司之一,二季度末净现金流为-255.8亿元,较一季度减少132亿元;财险方面,阳光渝融信用保证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有着较大的现金流缺口,根据公司解释,由于购入债券、基金、股票产品和信托业务,公司二季度末投资活动净现金流为-27亿元。

据了解,去年中法人寿业务一度陷入停滞,截至2015年末,保险业务收入仅为2.5万元。今年开始,中法人寿重新启动新业务,今年前三季度,分别实现保险业务收入1761.11万元、3560.5万元、1039.8万元,亏损金额分别为1978.48万元、2246.95万元、2198.2万元。

上季度评级方面,恒大人寿是寿险公司中唯一一家C类评级险企,中法人寿和新光海航人寿则被评为了D类;财险公司中则未见D类评级,都邦财险和信达财险则以评级C类垫底。
两公司偿付能力指标告负

对于三季度两千多万元的亏损,上述精算师表示,“一部分应该是股票公允价值变动,另一部分猜测应该是固定资产买入,或者预付了一大笔费用,用来建设公司和渠道。”对此,《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致电中法人寿相关负责人,但对方并未对偿付能力不足的问题予以回应。

通过对比2017年数据发现,无论是寿险公司还是财险公司,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和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指标均值均较第一季度有所下降。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此前获悉,中法人寿重新启动业务,确定的发展策略是“快速发展银保业务、有序发展财富业务,创新突破电商、养老、健康业务。”

第一季度就已经指标告负的中法人寿和新光海航人寿依然处于偿付能力不足的状态,其中,新光海航人寿第二季度的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与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均为-393.56%,较一季度末的-205,20%有所下降,而在第三季度的指标预测中公司预计三季度末的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与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分别为-443.79%。

随着银保和网销业务的启动,中法人寿偿付能力充足率也快速下降。2015年末,中法人寿的偿付能力充足率为996%,今年一季度末、二季度末分别下降至578.23%、185.38%,三季度进一步下降至128.35%。前三季度的偿付能力溢额分别为4077万元、863万元、-1941万元。

这家由新光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和海航集团有限公司各出资50%设立的合资保险公司已经暂停了新业务的开展,新光海航人寿表示,偿付能力出现下降的原因是由于公司资本金不足,已暂停开展新业务,加剧了公司的亏损,实际资本逐步走低。公司正在采取相关措施来缓解偿付能力不足的风险,包括协助推动高级管理人员的聘任工作、再保险安排以及投资管控等。

不过,上述精算师认为,虽然偿付能力出现不足,但下一步股东增资的概率较大,中法人寿并无太大风险。事实上,今年二季度偿付能力不足的两家险企股东已有增资动作,中融人寿获得股东40亿元增资,尚需保监会批复,国泰财险获得8亿元增资,偿付能力得以改善。

中法人寿的情况更不乐观。据中法人寿披露的偿付能力报告显示,其二季度末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与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均为-1843.06%,相较一季度末大幅下滑。同时,二季度末的保险业务收入仅为16.5万元,净利润-2040.19万元

新光海航偿付能力降至-69%

中法人寿起初由中国国家邮政局与法国人寿分别持股50%设立,随着中国邮政另起炉灶,独资设立中邮人寿,中法人寿难逃被老股东抛弃的命运。2015年4月,两家民营企业鸿商集团与人济九鼎正式接盘中法人寿75%股权,中国邮政退出,法国人寿持股比例降至25%。然而,新股东的到来并没有给公司带来新生,自2016年第三季度开始,中法人寿的偿付能力监管指标便一路下滑,截至今年第一季度,公司的核心偿付充足率指标从
-128.35%下降至
-277.07%,公司评级也从B级一路降到目前的D级。目前公司的增资计划正在进行中。
万能险大户压力仍存

相比上述几家险企的股东积极增资提升偿付能力,新光海航人寿偿付能力仍深陷泥潭。

除上述两家险企偿付能力指标告负外,还有不少昔日的行业“黑马”也在面临着偿付能力监管压力。数据显示,二季度前海人寿、富德生命人寿、华夏人寿的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分别为62.26%、72%以及81%。此外,珠江人寿、天安人寿、幸福人寿、瑞泰人寿、国华人寿的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也在100%-110%之间。

新光海航人寿近日发布三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由二季度的-31.74%,进一步下降至-69.87%。但由于股东就增资事宜一直未能达成共识,新光海航人寿的增资还遥遥无期。据测算,今年四季度末,新光海航人寿的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将下降至-109.01%。在保监会2016年第一季度、第二季度监管评价中,均被评为D类公司,主要原因及风险点集中在“偿付能力充足率不达标”。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偿付能力指标并不乐观,但前海人寿、珠江人寿、瑞泰人寿等公司的第二季度情况已经较第一季度有所好转。而现金流缺口方面则又是另一番景象:偿付能力报告数据显示,上述几家险企第二季度现金流均较第一季度季末数值有所下滑,其中,前海人寿公司第一季度末现金流为-124.4亿元,第二季度则为-255.8亿元,而华夏人寿、珠江人寿第一季度末现金流分别为为45.8亿元以及53.5亿元,第二季度末则双双由正转负。

身为合资险企,公司股东新光人寿和海航集团各持50%股权。但中外股东治理理念不同,诸多分歧导致新光海航陷入经营困境。成立于2009年的新光海航一直没有走出亏损的阴霾:2009年至2015年,亏损额不断扩大,净亏损分别为4093.72万元,0.49亿元、0.72亿元、0.9亿元、0.86亿元、1.08亿元和0.82亿元。今年前三季度,新光海航人寿累计亏损0.68亿元。

自“保险业姓”概念提出以来,保监会明确提出要分清保障与投资属性的主次,一系列相关规定也陆续出台。在监管趋严压力下,众多保险公司将销售重心从万能险转移。

据了解,2012年,新光海航启动增资计划,预计增资5亿元。新光人寿在2014年6月入资2.5亿元,海航集团却迟迟未履约。海航集团对旗下另一家寿险公司态度却截然不同,今年1月渤海金控发布公告称,经各方股东协商,拟增加渤海人寿注册资本至200亿元。其中,渤海金控拟再度增资28.4亿元,增资后将持有渤海人寿40亿股,仍占总股本20%。

保监会发布上半年行业数据显示,保险业共实现原保险保费收入23140.15亿元,同比增长23.00%,增速同比下降14.29%。细看寿险业务,具有长期稳健风险管理和保障功能的普通寿险业务规模保费占比达到52.91%,较去年年底上升16.71个百分点;分红险占28.80%,上升5.04个百分点;社会较为关注的万能险占17.4%,下降19.45个百分点。川财证券研报也显示,2017年前五个月,46家险企万能收入同比下滑,其中前海人寿等12家寿险企业万能收入同比下降九成。

今年3月,新光人寿将存放于新光海航人寿指定资本金账户的增资款2.5亿元划回。9月6日,新光人寿召开董事会,通过股权转让协议对新光海航人寿持股降至25%。柏霖资产有意购买新光海航人寿股权,目前仍在谈判中。据了解,上述股权变更事宜达成后,三方将再沟通讨论增资事宜。

在转型回归的路上,行业整体数据初见成效,但对于新产品开发能力有限、业务单一,面对监管难以迅速反应的中小险企来说,压力仍然存在。面对偿付能力监管,不少偿付能力指标不达标险企需要“补充弹药”。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还注意到,截至目前披露的偿付能力报告显示,有11家险企偿付能力充足率在100%~150%之间,为充足一类险企。包括前海人寿、上海人寿、信泰人寿、农银人寿、天安人寿、长城人寿、珠江人寿、富德生命人寿、和谐健康、日本财险和天安财险。其中,日本财险二季度末的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为160%,三季度末降为133%。

而据中保协官网披露的信息显示,有5家险企在7月份发布了增资计划,合计增资额达92.45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