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鼠仓基金经理成了公募基金,8年18位基金经理涉老鼠仓

  北京商报讯(记者
苏长春)上周五,证监会[微博]通报了三起老鼠仓案件,包括光大保德信基金和平安保险在内的四家金融机构不幸“上榜”。不过,对于上述公司而言,尽管基金公司的声誉损伤不可避免,但由于监管追责的板子一直没舍得打到机构身上,这也让老鼠仓基金经理成为不懂规矩乱闯祸的公募基金业“临时工”。

  “情节特别严重的,处5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的法典以及被判4年有期徒刑的明星基金经理李旭利案显然还未震慑后来者,更多的基金经理前仆后继堕入法网。2013年以来,经官方证实的老鼠仓案件已高达8起,其中7例发生于公募基金行业。

  “临时工”一词在中国似乎已经成为替罪羊的代名词。此前各地城管或者部分政府机构一旦出了问题,无一例外将所牵涉出的员工归为“临时工”,并迅速开除解决问题。

  “确实存在问题的,将根据情节轻重对公司及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采取适当监管措施”等发言看来决不能说说而已。

新浪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浪合作媒体,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5月9日,证监会通报了三起老鼠仓案件,光大保德信基金、嘉实基金、上投摩根基金和平安保险四家金融机构不幸“上榜”。上述机构的原基金经理钱某、欧某、张某因涉嫌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股票——俗称老鼠仓案件分别被调查。

  事实上,从老鼠仓案发到现在,整整六年的时间里,“已离职”、“个人行为”、“公司正常”俨然已成为涉事机构的标准口径。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从2008年上投摩根原基金经理唐建的老鼠仓第一人,再到最近上海证监局通报的汇丰晋信原基金经理钟小婧老鼠仓案,监管层处罚的12起基金业老鼠仓案件,至今无一家基金公司公开表示对老鼠仓事件承担责任,甚至无基金公司站出对持有人致歉。

  处罚力度不断加大,从业环境在改善,监管越来越严格,但基金业为何依然鼠患丛生,硕鼠频繁出没?照“妖”镜祭出,有业内人士把矛头直指基金公司。

  据了解,在唐建老鼠仓案件中,北京问天律师事务所律师张远忠就在2009年向证监会提交了一份《公民建议书》,请求证监会责令唐建所属的上投摩根退回唐建违法收取的3亿元管理费,尽管这一事件以败诉告终,但张远忠仍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坚持认为老鼠仓并非简单的个人行为,老鼠仓的出现说明公司在管理上有漏洞,因此基金公司应承担法律责任,监管层应对基金公司进行处罚。

【专题】

金融资管行业掀捕杀老鼠仓风暴

【相关新闻】

机构理财因老鼠仓渐弃公募基金
持仓减大半

国寿曾宏老鼠仓案曝光
涉案金额2.97亿

王亚伟被约谈南风股份跌停
打击内幕交易成常态

证监会[微博]通报三起涉嫌老鼠仓案:共获利近2000万元

兴业全球突遭证监局检查
海富通投资总监离职

老鼠仓风波冲击A股大跌
黄春雨重仓股重挫

传三家险资涉嫌老鼠仓
公募收缴基金经理护照

海富通五名基金经理离任
传涉嫌老鼠仓被调查

  “一旦基金公司发现监管层开始对员工调查老鼠仓,基金公司便会迅速将基金经理开除,并发布公告表示该基金经理因个人原因离职,急于与涉事员工撇清关系,这一行为俨然让老鼠仓基金经理成为了‘临时工’。”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资深分析师对于基金公司如此轻易就能推卸责任感到不可理解。

  汇丰晋信在对媒体的回应中称:对于钟小倩个人行为,我公司不便亦不予评论。公司按照证监会要求,制定各项风控流程及规章制度,并严格执行。

  不出所料,尽管距离证监会曝光已经过去了两天,但对于这一负面信息上述公司并没有进行充分的预案准备。昨日北京商报记者电话采访了上述四家公司,其中,三家公司表示暂时不予置评。虽然光大保德信基金对此发表了官方态度,但其口径是,“钱钧在今年1月早就已经离职,老鼠仓事件纯属基金经理个人行[微博]为,公司与这件事件无关,目前公司经营状况正常”。

  “制度本身非常健全,关键是严格执法的问题。”张远忠说,我国有关监管层出于保护培育基金公司等目的,对基金公司太过宽容,下一步对基金公司的态度应该做个调整或者变更,这是很有必要的。

  而在最近业内传闻及通报的老鼠仓案件中,被怀疑和通报的老鼠仓案件中涉案的基金经理均处于离职状态,特别是被曝出内藏多只“硕鼠”的海富通基金更是在4月发布了八则基金经理变更公告,已被点名的基金经理黄春雨和陈静均在离职队伍之内。

  证监会新闻发言人近期也明确表示,这些案件在一定程度上暴露了资产管理行业及相关公司在内部控制和管理措施等方面存在的疏漏。

  其中,大部分基金公司会以员工离职或个人行为作为挡箭牌。如去年招商基金原基金经理杨奕的老鼠仓案件中,招商基金在第一时间给出杨奕已离职的回应。

  在近期接连被挖的基金老鼠仓案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汇丰晋信80后女基金经理钟小倩的老鼠仓案。不仅因为她亏了8万多元,而且她的操作手段非常初级,大部分交易使用自己的账户、用自己手机下单、购买时间同步甚至是晚于本家基金。

  根据公开信息,上述三起老鼠仓涉及到光大保德信原基金经理钱钧,曾在嘉实基金、上投摩根均任过职的基金经理欧宝林,以及平安资管原投资部负责人张治民。上述三人涉案金额从数百万元到上千万元不等,不过,目前由于案件仍在审理中,因此尚无有关处罚的最新信息。

  为了疏堵结合防治老鼠仓,2012年全国人大常委会还修订了证券投资基金法,对基金从业人员的炒股行为放行,以规范基金经理个人的投资行动。

  而在国外基金公司独善其身几乎毫无可能。美国是基金老鼠仓监管最为严格的国家之一,在老鼠仓问题上无论是公司还是个人的非法行为,违反了联邦证券法的惩罚是非常严厉的。尽管老鼠仓为基金经理个人行为,表面上看与基金公司无关,但实际上老鼠仓暴露了基金公司自身内控的严重不足,基金公司负有失查责任,监管层还需对基金公司这种风控漏洞做出相应处罚。

  本报记者 张萧然报道

  此外,田熠建议,我国股票市场应该全面推广成熟市场所采用的“举证责任倒置”制度,即被告方要提出证据证明自己无罪,如果无法提供即判为有罪。“举证责任倒置”制度保证了所有投资都有证可循,大幅提升了老鼠仓行为的风险,从而减少老鼠仓现象。

  从老鼠仓案发至今,8年来“已离职”、“个人行为”俨然已成为涉事公司的标准口径。有资深分析师说,一旦基金公司发现监管层开始对员工调查老鼠仓,基金公司便会迅速将基金经理开除,并发布公告表示该基金经理因个人原因离职,急于与涉事员工撇清关系。

  《中国产经新闻》记者注意到,从2007年上投摩根原基金经理唐建的老鼠仓第一人再到最近汇丰晋信原基金经理钟小婧老鼠仓案,监管层处罚的18起基金业老鼠仓案件,至今无一家基金公司公开表示对老鼠仓事件承担责任,甚至无基金公司对持有人致歉。

  决策层正在用实际行动宣誓着整顿资本市场的决心。

  这些基金经理不是第一次落网的硕鼠,也不会是最后几名落网之鱼。老鼠仓一直和中国股市如影相随,虽然相关部门对老鼠仓的处罚力度在不断加大。

  但济安金信基金评价中心研究员田熠对《中国产经新闻》记者表示,对于基金经理的老鼠仓行为,基金公司无法推卸责任:基金公司作为管理主体,发生了违法行为说明管理失职;基金公司内部的投资与交易都应在稽核检查下完成,出现老鼠仓说明基金公司内控不到位;对于基金经理的教育不够,风险意识不足,契约精神缺失都与其有关。

  “基金公司是否按照相关的风险管理制度和隔离墙制度进行了管理,如果说是管理风控有问题导致老鼠仓,那么,基金公司当然是有责任的。”张远忠说。

  其实大棒一直举在那里,却似乎从未落下过。张远忠和田熠皆表示,新基金法中对于违法问题的处罚都有明确的规定,基金公司之所以能免责关键不是制度问题而是实际执行问题。

  硕鼠频出
“洞穿”资本市场。

  基金经理上班期间不能使用手机,她是如何用自己手机下单的?基金从业人员炒股要进行报备,那么她所属公司是否对她实施了监管?

  被称做“基金维权斗士”的北京问天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张远忠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的采访时表示:“到目前为止,发生了那么多老鼠仓,却没有一家基金公司受到惩罚,基金公司几乎都没有责任,这本身是值得质疑的,不一定说他们就是有问题,但这种现象是值得质疑的。”

  2009年老鼠仓行为甚至被列入刑法。当年刑法修正案刚刚实施,长城基金公司原基金经理韩刚就以身试法,成为了中国基金从业人员因老鼠仓而被追究刑事责任的第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