彻底追查老鼠仓龙卷风席卷资管业,基金老鼠仓成群出没

  老鼠仓密集浮现

  值得注意的是,三家保险公司中惟一有投研人员被点名的平安资管却没有对此做出明确回答。“有关媒体报道公司去年离职员工被调查一事,公司目前不掌握事件详细情况。”平安资管回应称。

  据媒体报道和上海证券交易所[微博]核查发现的线索,2011年11月,证监会[微博]对平安资管原投资经理夏侯文浩涉嫌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股票行为立案调查。

  日前,媒体曝出原海富通基金经理黄春雨、原上投摩根基金经理欧宝林和原华宝兴业基金经理牟旭东均因涉嫌老鼠仓被立案调查。业内更传出,目前监管层已经掌握了一份超过50人的调查名单,多家基金公司涉及其中。

  事实上,国寿和平安资管引发业界关注,主要原因是两家保险资管公司管理资产规模在行业内排名前列。据官网的资料显示,国寿资管的规模则接近2万亿元;平安资产管理公司目前管理的资产规模超过万亿元,拥有长期成功的大额资产投资管理运作经验。而这两家保险资产管理公司亦是老牌资管公司,托管资产规模在业界也排名较前。国寿和平安资管在资本市场的举措影响较大。

  北京商报记者还得到消息,除了基金、险资被大力度调查外,券商也被卷入其中。“券商资管肯定也有问题”,某知名基金分析师表示,券商资管做投资的历史比基金公司还要长,在大数据排查的升级下他们也难以置身事外。以此看来,老鼠仓案的排查已在整个资管行业铺开。

  而一位监管机构负责稽查的处长则对南都记者表示,近期密集浮现并非有很特别的背景,主要是技术进步了,以前也没有“大数据”这样的工具,所以取证比较困难,现在直接数据对比,同买同卖行为一查便知。“线索主要源于交易所,证监会也会有部分,我们查完就反馈给证监会。”该处长称,至于涉案的量,由于每个人手头案子不同,因此亦未知总数,不过应该还有一些尚在调查中。

  公募基金、保险公司风声鹤唳,券商资管也没能独善其身。“这场大稽查的范围很广,不可能只查基金公司和保险公司,券商资管同样在核查范围”,某券商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不过其表示,目前券商这边还没有明确的消息传出,暂时应该还没查出什么问题。

  而除了基金业,保险资管也卷入老鼠仓传闻。太平资产管理、平安资产管理和国寿资产管理涉足老鼠仓一事引发保险行业关注。

  对于此次“捕鼠行动”波及险资一事,某大型保险资管高管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大型保险资管公司早在节前就已经开启了投资交易自查工作,主要是调查相关投研人员在投资交易中是否存在内幕交易、利益输送等行为。目前其所在公司并未发现有相关人员涉及此事。

  对于涉事基金经理情况,相关基金公司均表示已经离开,不便再置评。事实上,此种方式业内多已心知肚明。由于多数老鼠仓均系基金经理个人行[微博]为,公司亦寄望其已经离职尽可能减少对公司品牌的伤害和损失。而监管机构在调查和处罚时候,亦会考虑基金经理老鼠仓是否与公司内控不严、管理制度有漏洞有关,否则依然会对公司作出处罚。

  然而,相比从未间断的公募基金老鼠仓事件,昨日,平安资管、太平资管及国寿资管三家险资投研人员涉嫌老鼠仓被查的消息一经曝出让外界大吃一惊。其中,平安资管原投资部负责人张治民的名字被直接点出。

  链接

  对此,北京商报记者昨日向上述三家保险公司进行了核实。国寿资管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表示,国寿资管并没有出现媒体报道的老鼠仓事件。太平资管也表示未接到监管机构对公司投研人员涉及老鼠仓的调查,并已发布公告进行澄清。

  保险资管也被查

  北京商报讯(记者 宋娅
苏长春)一边是公募基金群发的老鼠仓事件被炒得沸沸扬扬,另一边包括太平资管、国寿资管和平安资管也被传出内藏“硕鼠”。不仅如此,有券商业内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这轮稽查风暴中券商资管也难独善其身。一场史无前例的“捕鼠行动”正悄然向整个资管行业蔓延。

  技术进步让老鼠仓密集现身,目前仍有部分涉嫌卷入人士未公开

  至此,公募基金、保险公司以及券商三大资管机构均已被此轮“捕鼠”风暴波及。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公募基金业逐渐进入多事之秋。

  采写:南都记者 刘杨 梁小婵

  国寿资管昨日对媒体否认了该消息。而太平资产管理公司有关人士昨日对南都记者表示,“公司没有收到监管机构对本投研人员有关涉及‘老鼠仓’的调查,具体情况并不了解。”该人士称公司将在随后出公告进行否认。

  风暴远未结束 基金经理抱团离任

  在监管力度的加码和大数据的发威下,基金业老鼠仓正在不断密集浮现,而老鼠仓更是延伸到了保险资管。在传出三大资管公司涉嫌老鼠仓后,昨日国寿资管、太平资管均明确否认,不过平安资管的回应则比较含糊,仅回应南都称,对于媒体报道的公司去年离职员工被监管调查一事,公司目前不掌握事件详细情况。而一位监管机构负责稽查的处长对昨日南都记者透露,最近老鼠仓密集浮现主要是源于技术进步,电子取证更方便,同时也带来了监管思维的更新。而多处独立消息源均对南都记者透露,目前尚有个别层级基金业较高级别人士涉嫌卷入,不过目前尚未对外公开。

  “其实外界看到目前密集浮现的,基本都是之前就在查的。以前监管机构更注重事前监控,总是让我们交各种制度和报告,现在更注重事后查处,也就免去了过去的那些形式。”一位负责稽查的基金公司中层表示。

  互联网金融浪潮席卷下公募基金节奏加快,被迫触网跑步前进。牌照优势丧失,面临更多资管子行业直接竞争。结构性行情下,基金业绩分化明显。股权激励逐渐破冰状态下,基金经理和高管的高速流动依然未有任何好转。

  值得注意的是,伴随着今年来密集浮现的老鼠仓事件,行业的人员变动亦远超去年同期。统计数据显示,截至4月9日,今年已有114名基金经理离任,而去年同期,离任基金经理仅63人,去年全年离任基金经理为140位。

  不过,平安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回复南都记者称,对于媒体报道的公司去年离职员工被监管调查一事,公司目前不掌握事件详细情况。平安资管同时称,平安资管在员工职业操守的管理方面,一直都按照监管及公司的高标准在严格执行。

  而更为基金从业者色变的是监管风暴下,老鼠仓逐渐开始密集浮现。从三月份开始,去年半程冠军基金经理中邮基金的厉建超被查,易方达基金[微博]陈志民辞职失联被疑涉事,而后原海富通基金公司基金经理黄春雨、原上投摩根基金公司基金经理欧宝林相继被立案调查。近期市场又传华夏罗泽萍涉老鼠仓,海富通另有四名已离职基金经理接受调查。昨日,上海证监局亦通报了原汇丰晋信基金[微博]经理钟小婧老鼠仓一事。而今年年初,公司亦公告公司投资总监、副总经理林彤彤因个人健康原因离任。上海一基金公司高层亦对南都记者透露,林目前人在境外,其事情正在被调查,最终是否有事尚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