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富通投资总监离职,基金捕鼠由公募扩展至私募

【相关阅读】

海富通陈洪确认离职
疑似卷入老鼠仓风波

兴全遭证监局抽查
基金经理被约谈

最悲催老鼠仓背后的投资感想:买卖虽易获利不易

业内人士:上海近一半基金公司在被查

金融资管行业掀捕鼠风暴
近50人遭监管机构调查

【相关评论】

老虎不除硕鼠难灭
中国股市如何重拾信心

本报记者 胡芳
  自去年以来,从博时基金马乐案,到中邮基金厉建超、汇添富基金苏竞、招商基金杨奕,再到汇丰晋信基金钟小婧等,证监会披露的公募基金涉嫌“老鼠仓”案已有8起。除了基金经理,基金业的投研人员和保险公司、券商资管也进入监管视线,证监会“老鼠仓”稽查风暴愈演愈烈,已经从公募基金业扩展到了私募业,私募巨头泽熙投资被调查颇引人关注
  最近,基金圈“老鼠仓”案接二连三被挖出。其中,汇丰晋信的80后美女基金经理钟小婧颇引人关注,她是今年来首位因“老鼠仓”而受罚的基金经理,其不仅没赚到钱,反而亏损8万多元,成为市场笑谈。
  “我把公司声明发你邮箱,我们要说的都在上面了。”汇丰晋信基金市场部人士在接到《国际金融报》记者来电时,未等记者开口,已经程式化地来了这么一句。 
  “有关我司前员工钟小婧受到上海证监局处罚相关事宜,请详见证监局官方网站正式公告。对于其个人行为,我司不便亦不予评论。”汇丰晋信基金用一句话概括了他们对“老鼠仓”的态度。 
  多家基金卷入漩涡
  基金业内人士做“老鼠仓”,其目的无疑是为了赚钱,上投摩根原基金经理唐建、南方基金原基金经理王黎敏、融通基金原基金经理张野、景顺长城原基金经理涂强等人都曾利用老鼠仓,赚得盆满钵满。但是碰上A股市场低迷,此举的结果有可能是“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
  在2009年7月20日到2012年1月3日,钟小婧在担任汇丰晋信平稳增利基金经理及备岗期间,获得汇丰晋信管理的11只股票型基金、混合型基金投资品种信息的查询权。钟小婧使用自己证券账户以及具有部分控制权的张某证券账户,同步或者略晚于汇丰晋信各基金买入同一公司股票,共交易股票12只,累计买入成交金额324.85万元,不但没有获利,反而亏损8.45万元。上海证监局5月5日发布《行政处罚决定书》,决定取消钟小婧的基金从业资格,并处以20万元罚款。
  有网民调侃:“基金经理连‘老鼠仓’都亏损,还能指望其为基金投资者带来什么收益呢?”
  另一家基金公司——海富通基金也不幸“中招”,最近有五位基金经理卷入到“老鼠仓”传闻中,这5人均在近期离任或离职。
  4月30日,海富通基金公司连发四则基金经理变更公告,因基金经理黄春雨离任,其之前掌管的4只基金——海富通收益增长、海富通国策导向、海富通内需热点、海富通股票同时更换基金经理。
  对于黄春雨的离职,海富通基金公司解释为“个人原因”。但巧合的是,在黄春雨离任前后,有传闻称海富通5位离任基金经理涉嫌老鼠仓而遭调查。除黄春雨、海富通股票基金前任基金经理陈静外,海富通基金投资总监陈洪也传出离职的消息。不过,对于上述人员离职是否和老鼠仓有关,海富通予以否认。
  海富通基金公司副总经理阎小庆在接到《国际金融报》记者电话时异常激动:“我昨天还和黄春雨通过电话,你觉得他能有什么问题?”不过,对于陈洪离职一事,阎小庆表示,目前还在走流程,并未有正式的批示下来。因此,陈洪仍然在职。
  “基金经理目前是稀缺资源,他们一旦决定离职,公司也无法挽留。如有违规做法,最后一定会被查清。”阎小庆说。 
  就在不久前,华宝兴业基金经理牟旭东涉嫌“老鼠仓”被协助调查,且涉案金额巨大。据悉,牟旭东的涉案源自交易所从“大数据”中获得线索,稽查部门顺藤摸瓜,通过银行账户转账的三角关系确认了涉案的相关各方。
  4月23日,牟旭东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并没有否认“接受调查的事实”,他强调自己的情况比较特殊,跟目前曝出来的“老鼠仓”是两码事。“那是七八年前做研究员时做的事情,早期相关法律并没有明确规定,很多东西是有争议的,比如给别人荐股。”
  除了上述几家基金公司,基金业巨头华夏基金也被卷入“漩涡”。
  日前,华夏基金原基金经理罗泽萍被传涉及“老鼠仓”。华夏基金相关人士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他们对于此事并不知情,罗泽萍在离职前已经休产假。因此,目前公司尚未收到监管机构关于此事的文件。
  公告显示,罗泽萍已于今年3月17日因个人原因离任。罗泽萍于2004年加入华夏基金,历任研究员、基金经理助理、兴华证券投资基金经理、华夏行业精选基金经理等,一度被媒体评为“最会赚钱的五大女基金经理之一”。
  “目前被曝光的基金公司应该在6家左右,这也意味着未来还将有不少基金公司可能将涉及老鼠仓,这对整个行业而言,将是一次大的打击,可能会涉及到整个行业的形象。”上海某基金公司人士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人才流失  捉襟见肘
  “老鼠仓”给基金公司带来的损伤是毁灭性的。经历了“老鼠仓”重创的基金公司,通常需要很多年才能缓过劲来。作为为大众理财的公募基金,公信度更是一落千丈。
  此次处于风口浪尖的海富通基金就是其中的一员。
  从去年10月份开始,海富通基金公司就陆续有基金经理因个人原因离职,其中偏股型基金的基金经理达5人之多,分别是2013年10月25日离职的牟永宁、2013年11月29日离职的程岽、2014年1月22日离职的蒋征、2014年4月11日离职的陈静,以及2014年4月28日离职的黄春雨。这5名基金经理都是海富通的中流砥柱,用“五虎将”来形容也不为过。在上述基金经理离职后,海富通整个投研队伍几乎全线坍塌。
  海富通官网显示,剔除掉QDII、纯指数和固定收益类产品的基金经理,陈洪离职后,海富通基金纯粹主动管理偏股型基金的基金经理只有3人,分别是丁俊、宋争林和谢志刚。其中,除了丁俊加入海富通基金的时间较早外,谢志刚是去年9月才正式加盟海富通,而宋争林是在去年底程岽离任后,才首度被提拔为基金经理。
  一个号称拥有63名成员的海富通投研团队,竟然沦落到仅仅有3名基金经理来管理偏股型基金,而且其中还有两人才刚刚上手。更糟糕的是,这些刚上手的基金经理,一上来就得“一拖三”、“一拖四”地管理多只基金。
  上述情况不仅仅发生在海富通。今年以来,由于各种原因,基金经理的离职达到一个高峰。 
  公开数据显示,截至4月9日,今年已有114名基金经理离任,而去年同期,离任基金经理仅63人,去年全年离任基金经理为140位。
  “今年的风声的确比较紧,随着基金经理老鼠仓曝光数量的增加,基金经理从业的风险也日益加大,于是更多基金经理离开公募转投其他金融机构,或者直接自己创业开展私募业务,再加上现在私募基金也有了‘身份证’,这也让更多基金经理有了盼头。”深圳某基金公司人士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
  私募基金在劫难逃   然而,调查并未结束,“老鼠仓”事件仍在发酵中。 
  据记者了解,5月7日,上海证监局对兴业全球基金进行了一次突击检查。据知情人士透露,此次证监局检查约谈了当日在公司的所有基金经理,并且严查了基金经理的电脑。
  而针对此次证监局检查,兴业全球基金相关人士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上述检查只是一次例行检查,并没有针对具体的人和事,仅是一个抽查,没有人员被抓。证监局只是对在任的基金经理进行了谈话,并没有其他动作。
  “其实监管层每年对基金公司有很多检查,包括例行检查、抽查等。只是处在风口浪尖时,可能尤为引人注意。”兴业全球基金上述人士表示。
  值得关注的是,不仅仅是公募基金,私募基金也被曝出涉及“老鼠仓”。
  日前,有媒体报道称,证监部门工作人员近日出现在地处上海的泽熙投资与地处深圳的华润信托。到华润信托的目的,是为了解泽熙投资旗下私募产品的相关情况,综合多方信息分析,监管部门对泽熙投资进行调查的原因,初步指向泽熙6期在东方锆业停牌前的股票交易。
  今年1月2日,东方锆业发布临时停牌公告,1月3日发布重大资产重组停牌公告。公开资料显示,泽熙6期去年第四季度末进驻到东方锆业前十大流通股股东中,持有东方锆业股份数为151.15万股,为第九大流通股东,截至今年第一季度末持股数未变。
  泽熙投资一位内部人士透露,其每天都在上海办公室上班,并未见到有监管机构人士前来公司调查,且公司对东方锆业的投资也没有问题。
  并购重组的内幕交易一直是资本市场的“高压线”。有业内人士称,以往监管层管控内幕信息源头的方式是监控上市公司和券商投行,但今年将PE(私募股权投资基金)也列入监控范围。 
  据悉,监管层彻查并购重组内幕信息,不仅锁定私募、公募等资金体量大的机构投资者,就连大户在敏感时点介入,也会成为调查对象。
  大数据成捕鼠利器
  钱景财富副总经理、研究中心主任赵江林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最近监管部门加大了对老鼠仓的调查、打击力度,主要利用大数据的手段,将以前有过老鼠仓行为的交易挖掘出来,并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显示了监管部门整顿基金行业的决心。
  基金经理跳槽对基金业绩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一般来说,基金经理都有自己的投资思路,接手一只基金后要按照自己的思路进行调仓,调仓产生的交易成本、冲击成本、机会成本对基金的业绩一定会产生影响。如果两个基金经理前后经验相差很多时,长期业绩反映出来更为明显。如果离职的是明星基金经理,引起基金大量赎回,对基金的业绩会造成直接的冲击。
  赵江林认为,如果“老鼠仓”成为行业普遍现象,投资者将会对基金行业失去信心,基金行业就会走向衰落。目前基金公司还没有出台能够有效应对老鼠仓的办法,观察美国成熟市场多年以来对付老鼠仓的办法中,最有效的还是严刑峻法,提高老鼠仓的违法成本,并且加强查处力度,通过奖励举报等措施来威慑“老鼠仓”事件的发生。
  此外,某位接近监管层的知情人士也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由于目前沪深两大交易所对“老鼠仓”等交易行为建立了专项核查和定期报告制度,交易所可以实现实时监控机制、专项核查机制、联动监控机制、智能化监控机制四位一体的监控体系。大数据系统能够在海量的交易数据中,发现与基金买卖持仓数据重合度高的异常账户,进而顺藤摸瓜找到涉案相关各方,实现精准打击。
  “未来可能会出现越来越多的老鼠仓,不是说以前没有老鼠仓,而是在未来这些隐蔽的犯罪行为会被发现得更多,随着科技手段的进一步增强,老鼠仓的操作可能将难以遁形。”上述知情人士称。

  刘瑞

  非常时期,草木皆兵。

  5月7日上午,上海证监局突击检查兴业全球基金公司,让基金圈内再度神经紧绷。多条有关“突击检查、人机分离”的消息甚嚣尘上。

  在兴业全球看来,这是一场来自证监局的例行检查,但在老鼠仓频发之下,这场例行检查被赋予了更多的色彩,甚至被看作是捕鼠行动的升级版。

  虽然是例行检查,但主要针对于基金经理。监管层的检查不仅仅局限于基金公司,保险资管等机构同样成为检查对象。

  多事之春,不仅如此。

  5月8日晚,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相关人士处得知,处于舆论漩涡的海富通基金或将再度出现投研人员离职,此次涉及对象是投资总监陈洪。但陈洪此次离职是否涉及老鼠仓,目前还不得而知。不过此消息截至截稿时尚无法得到海富通官方证实,公司亦没有公告。

  基金经理全数参与谈话

  5月7日上午,来自上海证监局的工作人员,突然出现在兴业全球基金办公室。

  检查人员把所有在岗的基金经理、专户投资经理都叫过去面谈。

  据参与的基金经理表示,证监局的工作人员不乏来自于稽查大队的,但面谈氛围相对轻松,并没有出现市场传言中的基金经理把电脑搬走撤离现场的情况。

  在检查过程中,检查人员列清单,公司则组织相应人员参与传唤。

  兴业全球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这是一场来自监管层的例行检查,每年监管层都会有一到两次,并不是针对某个人,或者某些人,所有的投资经理都被叫去谈话。

  不过,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此次例行检查只是针对基金经理,公司风险控制的把关者——监察稽核部并未成为检查对象。

  兴业全球基金相关人士告诉记者,监管层在结束检查时,没带走任何兴业全球的员工,也没任何人被要求协助调查。截至目前,也没收到公安局、检察院、证监局等任何机构发出的要求协助调查的要求。

  但在风声鹤唳的时期,监管层的任何风吹草动都被看作是一场特殊行动。

  “监管层的突击检查有时候并不告诉基金公司,检查目的也无从得知,有时候也不会告诉最终检查的结局。”有知情人士表示。

  此次,对于兴业全球的突击检查,有人士将此和今年2月份兴业全球副总王晓明的离职联系在一起。

  兴业全球人士告诉记者,王晓明的离职已经明确了去向——自主创业、奔向私募。当时发公告之际,离任原因描述为“个人创业”,而不是业内惯用的“个人原因”。

  兴业全球此举正是为了应对业内对于基金经理离职的诸多猜测。

  此外,21世纪经济报道从知情人士处了解到,监管层检查的对象并不只是基金公司,保险公司亦在之列。

  本周,本报报道捕鼠风暴全面升级,保险资管的投研人员也涉嫌“老鼠仓”,被查出有问题的分别是平安资管、国寿资管以及太平资管。其中,平安资管涉及员工为去年已离职的张治民。随后,国寿资管、太平资管均否认。而平安资管表示,“前员工张治民于2013年中从公司离职,公司并不掌握事件详细情况,但高度关注并支持目前监管开展的捕鼠行动。”

  而记者了解到,包括太平资管、平安资管等多家保险资管现场检查基本结束,未来将会有更多的保险机构成为检查对象。

  此前,保险资管作为市场上的机构参与者,并未被爆出过二级市场上的老鼠仓事件,从此次监管层的检查范围可以看出,这次监察风暴力度非同小可。

  投研人员人人自危

  早在2013年,市场传出了有关上海某H基金公司因涉嫌老鼠仓被调查的传言,随后H开头基金公司逐个兑现传言。

  最新消息显示,海富通投资总监陈洪休假后未归,或正在办理离职手续,但海富通暂未出现其离职公告。

  就在4月底,海富通基金刚刚发布了基金经理黄春雨的离职公告,而黄春雨目前因涉嫌老鼠仓被取保候审。

  而汇添富基金经理苏竞已移交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华宝兴业基金经理牟旭东亦立案调查。

  另外一家H开头的基金经理汇丰晋信亦是在本周揭开谜底。

  原基金经理钟小婧的行政处罚决定书于本周首度曝光。钟小婧在2009年7月20日到2012年1月3日在担任汇丰晋信平稳增利基金基金经理及备岗期间,获得汇丰晋信管理的11只股票型基金、混合基金投资品种信息的查询权。同步于或者略晚于汇丰晋信各基金买入同一公司股票,共交易股票12只,累计买入成交金额324.8511万元,亏损8.45万元,因此而被上海证监局取消基金从业资格,并罚20万元。

  自此,上海H开头的基金公司几乎全部沦陷。

  事实上,不仅上海基金界风声鹤唳,深圳氛围同样凝重。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深圳证监局已于今年日常监管中,发现基金公司存有违规行为,不过并非涉及老鼠仓。

  随着监管加码,基金公司内部风控亦更为严格。

  当日,深圳某基金公司总经理向记者表示,公司对风控要求已经非常严格,除了常规的监管手段外,实在想不到还有什么监管手段可以杜绝老鼠仓,一度讨论过所有的投研人员每天接受机场安检般严格的检查,但后来觉得这种做法对人才不够尊重,后来才没实施。

  或许正是因为目前监管趋严,今年基金经理离职创下高潮。

  记者根据同花顺统计显示,截至目前,今年离任的基金经理逼近120位,而去年同期,离任基金经理63人,即使是去年全年离任基金经理也不过是140位。

  “离职的基金经理中,有些是因为监管压力大主动离职奔向监管相对宽松的私募,有些则是因为曾经被监管层调查或协助调查后,被公司离职的,”有市场人士如是分析。

  日前,上海某基金公司的基金经理离职后,也主动告知记者离职后的去向和打算,以示并非因为监管风暴而离职。

  (本报记者黄祎妮对本文亦有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