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风控王者,资产质量下行趋势减缓

摘要:从一季报看上市银行资产质量走向
主要上市银行不良资产核销情况(单位:亿元) 损失 额度
贷款减值准备期初余额 当期减值 当期核销 贷款减值准备期末余额 2015年一季度
14904.79 1449.74 720.87 15633.66 2015年二季度 15633.66 1505.20 1055.59
16552.01 20…

原标题:21金融研究:上市银行大比拼 谁是风控王者

  ——从一季报看上市银行资产质量走向

摘要
当前宏观经济增速持续下行,叠加金融严监管持续推进,商业银行资产质量在压力中前行。
从2019年上半年A股各家上市银行不良贷款率拨备覆盖率等监管指标看,国有大行股份行资产质量有所回暖,城商行农商行等区域性银行则参差不齐。

  主要上市银行不良资产核销情况(单位:亿元)

当前宏观经济增速持续下行,叠加金融严监管持续推进,商业银行资产质量在压力中前行。从2019年上半年A股各家上市银行不良贷款率、拨备覆盖率等监管指标看,国有大行、股份行资产质量有所回暖,城商行、农商行等区域性银行则参差不齐。

  损失 额度

截至2019年6月末,33家A股上市银行中,不良贷款率最低的三家银行分别是宁波银行、南京银行和常熟银行;不良贷款率最高的三家分别为郑州银行、江阴银行和华夏银行。不良贷款拨备覆盖率最高的三家银行为宁波银行、南京银行和常熟银行;拨备覆盖率最低的则是民生银行、华夏银行和青岛银行。

  

分类别来看,2019年上半年末,工农中建交五大行不良率同比均有不同程度的回落,降幅在2-19BP之间;上市股份行不良率有起有落,其中,招商银行不良率从1.43%降低20BP至1.23%,在股份行中下行幅度最大,华夏银行不良率从1.77%上行7BP至1.84%,升幅最高;上市城商行、农商行等区域性银行,不良率最低至0.78%(宁波银行),最高达2.39%(郑州银行),同比起落幅度更大。

  贷款减值准备期初余额 当期减值 当期核销 贷款减值准备期末余额
2015年一季度 14904.79 1449.74 720.87 15633.66
2015年二季度 15633.66 1505.20 1055.59 16552.01
2015年三季度 16552.01 1767.26 1204.32 16646.21
2015年四季度 16646.21 1716.85 1547.36 17208.39
2016年一季度 17208.39 1784.02 1116.82 17507.95
2016年二季度 17507.95 1821.46 1304.33 18454.88
2016年三季度 18454.88 1727.28 1447.71 18305.51
2016年四季度 18305.51 2390.89 1971.93 18724.47

随着商业银行逐步将逾期90天贷款划入不良,不良认定标准趋严将推动风险充分暴露,未来隐性不良压力将有所弱化。在商业银行盈利能力改善的背景下,有更多财务资源将用于加大不良核销,计提较高拨备,为化解不良资产提供较好保障。

  

农行资产质量“咸鱼翻身”

  注:(1)当期核销额度=贷款减值准备期初余额+当期减值损失-贷款减值准备期末余额(数据测算忽略汇率变动、收回以前年度核销、当期转回等因素影响)

2019年上半年末,工行、建行、农行、中行和交行五大行不良率分别为1.48%、1.43%、1.43%、1.4%和1.47%,与去年同期相比,分别降低了6BP、5BP、19BP、3BP和2BP。

  (2)包括16家主要上市银行

过去一年,不良贷款率降幅最大的是农行,2019年上半年,该行不良贷款余额为1853.12亿元,同比下降0.31%,环比下降3.84%;不良贷款率去年同期为1.62%,同比下降19BP。若将时间拉长来看,农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从2016年末的2308亿元减少到2019年6月末的1853亿元,不良贷款率从2.37%降低至1.43%。

  2017年可谓金融风险监管年。监管层及相关部门多次提及“金融风险”问题。银监会也出台了多份银行业风险防控的监管文件。作为金融风险之一,商业银行不良贷款风险近年来备受关注。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和银监会印发的文件当中,都将防范不良贷款风险放在了更加突出的位置。

这得益于农行2017年启动的“净表计划”。根据该计划,农行对不良贷款“控新”和“降旧”并重,并加强重点领域的风险化解和不良资产的清收处置。至此,农行已成功褪去多年来“烂账一堆”的形象,不良贷款率与其他几家国有大行处于同一个梯队。

  从主要上市银行一季报数据看,不良贷款风险有所缓解,这种态势一定程度上得益于宏观环境的改善,但更主要的原因则是商业银行普遍加大了处置核销力度。未来商业银行资产质量面临的压力仍然较大,一段时间内不良贷款仍有可能会继续上升,不良贷款风险仍难言见底。

国有大行不良贷款率下降,可以从增量和存量两个角度来解释。增量方面,过去几年实体经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逐步深入,过剩产能行业杠杆率得到一定程度降低,作为过剩产能行业贷款供应主力的国有大行,其新生成的不良贷款增速有所放缓;存量方面,在监管要求下,国有大行一方面将逾期90天以上的贷款逐步纳入不良贷款,并通过加大不良贷款批量转让、核销力度,让资产负债表更加真实地体现银行的资产质量。

  资产质量下行趋势有所减缓

2019年上半年,股份行的资产质量也整体好转。

  截至2017年3月,主要上市银行不良贷款余额11935.36亿元,较年初增加272.39亿元,同比减少458.56亿元,不良贷款增速继续减缓。不良贷款率1.57%,较年初下降0.01个百分点,实现五年来首次下降,不良贷款率增长势头得到一定遏制。从不良贷款单季增长情况来看,2016年和2017年一季度,商业银行单季度不良贷款增长均低于2015年和2016年一季度的同期水平。总体来看,商业银行不良贷款增长状况得到一定程度缓解,不良贷款风险处于可控状态。

截至2019年6月末,8家上市股份行中,华夏银行不良贷款率最高,为1.84%,最低的是招商银行,为1.23%。不良贷款率较去年同期降幅最为明显的,是招商银行和浦发银行:招商银行不良率从2018年中的1.43%降至2019年中的1.23%,降幅为20BP;浦发银行从2018年中的2.06%降至2019年中的1.83%,降幅为23BP。

  不良贷款风险仍未见底

招商银行2019年中报显示,上半年新生成不良贷款230.59亿元,同比增加71.42亿元;不良贷款生成率(年化)1.20%,同比上升0.28个百分点。2019年上半年,招商银行继续加大不良资产处置力度,运用多种途径化解风险资产,报告期内共处置不良贷款236.61亿元,其中,常规核销140.44亿元,现金清收53.70亿元,不良资产证券化16.51亿元,通过重组、上迁、抵债、减免等其他方式处置25.96亿元。

  虽然不良贷款率增长势头有所遏制,但商业银行资产质量下行压力依然存在,不良贷款风险仍未见底。当前不良贷款增长趋势减缓的态势一定程度上得益于宏观环境的改善,但更主要的原因则是商业银行普遍加大了处置核销力度。此外,信贷规模的快速增长稀释了不良资产的占比,部分不良资产的出表也一定程度上降低了不良贷款率。

不良贷款率最高的华夏银行,2019年上半年计提贷款损失准备147.45亿元,同比增加67.49亿元,贷款损失准备余额473.59亿元,较上年末增加0.84亿元,拨备消耗较多的原因主要是加大了不良贷款处置及核销力度。

  一是商业银行核销力度进一步加大。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下降,主要得益于商业银行普遍加大了处置核销力度。根据主要上市银行披露的数据来看,16家上市银行2016年全年使用拨备核销将近6000亿元,比上年同期增加超过千亿,为近年来核销处置最大规模。仅去年四季度上市银行就核销近2000亿元,同比增加420多亿元。这显示出随着不良贷款的持续增长,商业银行充分利用了不断拓宽的处置政策加大了拨备使用的力度,更说明了2016年年末商业银行不良率走稳主要得益于资产处置的加速。

华夏银行中报显示,集团不良贷款主要集中在采矿业、批发和零售业、制造业,不良贷款率分别为5.78%、5.52%、4.92%。其中,采矿业、制造业不良贷款率分别较2018年末上升1.27、0.36个百分点,批发和零售业不良贷款率较上年末下降0.01个百分点。不良贷款地区分布中,华北及东北地区不良贷款率为2.64%,较上年末上升0.27
个百分点,华南及华中、西部、华东地区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54%、1.26%和1.20%,分别较上年末下降0.18、0.12
和0.22个百分点。

  但需要说明的是,不良资产的核销会消耗商业银行较多的财务资源。尤其是在当前商业银行拨备覆盖率压力不断加大的形势下,不良资产的大力处置核销为商业银行的拨备资源带来了较大压力。

2018年,银保监会开始推动商业银行真实反映资产质量,其核心要求是将逾期90天以上的贷款纳入不良贷款统计,在实际执行中,部分地方监管机构还鼓励银行将逾期60天以上贷款也纳入不良,提前预防监管明确要求后给银行经营指标带来波动。例如,农业银行副行长王纬在该行2019年中报发布会上透露,该行已将逾期20天以上的公司类贷款纳入了不良口径,被市场人士评为史上最严不良标准。

  二是信贷规模的较快增长稀释了不良贷款占比。受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影响,近几年商业银行信贷规模扩张速度较高。较快增长的信贷规模一定程度稀释了不良贷款率的增加。从披露的数据来看,前期贷款余额的环比增速基本低于不良贷款余额的环比增速。但2016年年底开始,贷款环比增速由2%左右的水平上升至10%以上,明显高于不良贷款的环比增速。随着贷款规模(不良贷款率分母)不断增加,且增加程度高于不良贷款(不良贷款率分子)的增加程度,不良贷款占比得到了稀释。事实上,虽然不良贷款占比有所下降,但不良贷款的绝对规模仍在增加。

谁拥有最厚安全垫?

  三是不良贷款可能存在一定程度的低估。受部分出表行为影响,商业银行账面的不良贷款率与实际的不良资产风险相比,可能存在一定程度的低估。不良资产出表主要包括两个方面。

为了应对潜在呆坏账,商业银行需要计提贷款损失拨备金,拨备覆盖率是银行消化不良贷款的“安全垫”指标;同时,监管部门还结合拨贷比(拨贷比=不良贷款率×拨备覆盖率)监控银行的风险。在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后,中国监管部门居安思危,在2012年发布的规则要求,商业银行拨备覆盖率不低于150%,且拨贷比不低于2.5%。

  一种是通过债转股等创新方式实现不良资产的正常出表。截至2016年年末,银行市场化债转股签署协议一共16份,规模达到1810亿元。从实施企业所属行业来看,主要集中在钢铁、煤炭、有色等过剩产能行业。2017年债转股的规模和涉及行业仍可能会增加。债转股的方式虽然将不良资产进行腾挪改善了不良贷款的账面数据。但如果未来股权资产到期后,企业资产质量仍未能有效改善,商业银行的信用风险仍将会继续暴露。

不过,随着消化不良贷款的压力加大,监管部门加大了监管弹性,于2018年下调商业银行贷款损失准备监管要求:拨备覆盖率下限由150%调整为120%-150%,贷款拨备率下限由2.5%调整为1.5%-2.5%。

  另一种是通过借助通道等非正常渠道实现不良资产的出表。在资产质量不断下行的严峻形势下,迫于监管和业绩压力,部分商业银行或者通过借新还旧、贷款合同调整、资产置换等方式藏匿不良贷款;或者通过借助信托、基金子公司、资产管理公司等提供的不良贷款变通通道,将不良贷款腾挪转移,从而达到减少不良贷款数据。虽然不良资产违规出表目前已经受到监管机构限制,且非正常渠道对不良资产规模的影响程度无法具体估算,但这些因素均会对不良资产风险的真实性产生影响。

截至2019年6月末,不良贷款拨备覆盖率最高的三家银行为宁波银行(522.45%)、常熟银行(453.53%)和南京银行(415.5%);拨备覆盖率最低的是民生银行(142.27%)、华夏银行(144.83%)和青岛银行(150.42%)。

  不良贷款承受来自三方面的压力

国有大行中,农业银行的“安全垫”最厚,拨备覆盖率为278.38%,而末位的交通银行仅173.53%。2019年中报显示,农业银行上半年贷款拨备总额5159亿元,比年初增长了367亿元;资产减值损失734亿,同比去年增加了12%,是净利润的60.5%。

  受产能结构深度调整等外部因素影响,加之商业银行自身业务结构正在转型,利润增长乏力,商业银行资产质量下行压力依然存在。总体而言,未来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主要受到三方面的压力。

股份行中,招商银行以394.12%的拨备覆盖率遥遥领先,第二名兴业银行为193.52%。所有上市银行中,拨备覆盖率低于150%的只有民生银行和华夏银行。

  一是商业银行潜在风险尚未充分暴露。关注和逾期类贷款增长助推资产质量下行,这两类贷款的变动情况很大程度上能反映商业银行潜在的风险状况。2016年年末,主要上市商业银行关注类贷款占比为3.07%,较上半年下降0.13个百分点,同比下降0.05个百分点,关注类贷款占比有所下降,但仍处于较高位置。同时,关注类贷款下迁为不良贷款的概率增加。2016年末关注类贷款迁徙率达到34.94%,为近年来最高值。

华夏银行在2019年上半年里,拨备覆盖率从158.59%降低至144.83%,降低了近14个百分点。据该行解释,报告期内,集团计提贷款损失准备147.45
亿元,同比增加67.49亿元,贷款损失准备余额473.59亿元,较上年末增加0.84亿元,拨备消耗较多的原因主要是加大了不良贷款处置及核销力度。

  此外,虽然逾期贷款与不良贷款间得剪刀差也有所下降,由年初的6086.09亿元下降至5305.5亿元,但逾期贷款的增加速度仍明显高于不良贷款增加的速度,表明尚未暴露的风险依然有所增加。如果未来逾期贷款增速高于不良贷款增速的态势未能得到有效控制,将对商业银行造成较大的风险压力。

  二是小微企业、两高一剩和亲周期行业企业风险管控压力依然较大。受产能过剩治理和担保圈链辐射等因素的持续影响,小微企业、两高一剩和亲周期行业企业风险管控压力依然较大。在经济结构调整和产能治理过程中,这些企业新发生不良贷款的问题不可避免,且增加规模也不容忽视。在过剩产能仍未出清的背景下,不良贷款绝对规模大概率会维持上行的态势。

  三是商业银行处置和内部消化不良资产的能力仍面临挑战。受央行MPA考核等监管政策影响,导致商业银行资产扩张存在一定制约。商业银行通过以量取胜的粗放式经营模式无法适应当前激烈的竞争环境,商业银行利润增速继续放缓。

  同时,近期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一定程度上抬高市场利率的同时,势必会逐渐影响到存贷款利率。因此,在尚未加息的形势下,整个存贷款市场的利率水平,逐步有所抬升,导致净息差进一步收窄。拨备最主要的来源是净利润,在息差进一步收窄、利润增速放缓的大背景下,银行能用于拨备的财务资源较为有限,甚至部分银行的拨备覆盖率已经接近监管红线。因此,一旦大规模使用存量拨备进行核销,就会面临拨备覆盖不足的问题,导致未来银行核销力度难以持续加大。

  (作者简介:赵亚蕊,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许文兵,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首席分析师;周昆平,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

让更多人知道事件的真相,把本文分享给好友: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