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出售虽易贪图利益不易,基金公司很难不着疼热

  在上述15起老鼠仓案件中,有13起公布了非法获利金额,获利最高的为1883万元。而亏损也有两位。本周公布的这位女基金经理就以8.45万元的亏损额排名垫底,成为“最悲催”的老鼠仓。不过,从已公布的相关信息来看,这位女基金经理一定觉得自己的老鼠仓很是冤枉。因为,这位美女只是一名固定收益类产品的基金经理,凭借其掌握的公司旗下基金投资品种的查询权,而同步或略晚于公司旗下基金买入了同一公司股票。这其实跟一般散户的跟风炒作没有太大的区别。

  但基金公司很难彻底置身事外。首先是管理责任,基金经理并不能随意买卖一只股票,先需研究员写研究报告推荐,通过投决会后股票才能进入核心股票池中,基金经理下单也必须遵守相应买卖条件的限制,而这其中是否有故意拉升股价的行为,基金公司应有所判断。

  基金行业的“捕鼠”行动继续升级。本周,某基金公司80后女基金经理因“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被上海证监局取消基金从业资格,并罚款20万元。这是今年以来公布处罚结果的第3起老鼠仓案,也是基金行业的第15起老鼠仓案件。除此之外,近期传出因涉嫌老鼠仓而被立案调查的基金经理还有不下10起之多。

  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罪,即俗称“老鼠仓”,为何“老鼠仓”事件屡禁不绝,愈演愈烈?目前,对于涉嫌“老鼠仓”事件的基金经理,基金公司第一反应是令其辞职,仿佛一旦基金经理辞职,基金公司就与其彻底摆脱关系,“老鼠仓”事件也变成了基金经理的个人事件。有数据显示,今年前4个月基金高管、基金经理的离职数量已逼近去年全年的人数。

  近期一篇题为《一位屌丝基金经理写给孩子的信》的微信就道出了其中的苦涩:“作为一个业绩持续不佳的蹩脚基金经理,爸爸感觉一个屌丝要改变自己的命运可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啊。”“在过去十多年的投资生涯里,我总是在不断总结经验,避免重复出现的错误,但是每次纠正了一个错误之后,都有新的错误会出现,周而复始,始终提高不了投资业绩。”文章以利佛摩尔和巴菲特为例总结道,“其实这些大神们并非拥有过人的见识或品性,真正的事实是:每一个市场参与者都能够从自身的经历中提炼出各种各样的投资信条,当这个投资者赚到大钱后,他的信条就成了人人信奉的投资圣经;而当这个倒霉鬼输光了老本后,他的信条就成了狗屎!”

  其次,在风险控制和风险教育方面工作是否到位。例如基金从业人员父母、配偶、子女等亲属股票账户都需要报备,交易时间手机要上交等等。近期爆出的汇丰晋信基金[微博]经理钟小婧居然利用自己证券账户买卖股票,暴露了基金公司在风险教育方面的失职。

  不过,从总体上来看,对于掌握一定信息和具有资金优势的基金经理来说,通过老鼠仓获利还是一件胜算很高的事情。比如获利金额最多的案例中,该基金经理仅用了两年多的时间,就靠300多万元的本金赚到了1883万元,盈利高达600%,其操作手法就是“先进先出”的经典式老鼠仓。而该基金经理掌管的基金总资产超过100亿元,更是其频频得手的一个重要原因。

  其次,关于“老鼠仓”界定的问题。从司法角度来看,虽然利用未公开信息,先买或同期买入股票成为判断一个基金经理是否涉“老鼠仓”的关键所在,但所谓“老鼠仓”是指利用资金拉升股价使自己获利,实际上包括很多已经判决的“老鼠仓”案,很难找到“拉升”这一行为,特别是案件涉及大盘股,并非小量资金可以轻易拉动,因此这些基金经理顶多是违背了基金从业人员不得炒股的规定,很难从损害持有人利益角度来追究,因此也有必要对所谓的“情节特别严重”作出进一步司法解释。

  去年11月,某基金公司副总的一篇《“听风”与“识鸟”》的文章广为流传。然而不到3个月后,便传来该大佬因涉嫌老鼠仓被查而“跑路”的消息。网友谐称,其“听风”的本领果然高强。回顾这篇文章,行文流畅、可读性强是其一大亮点,其所列举的案例也都相当经典,但却未免有事后诸葛亮之嫌。再结合其涉嫌老鼠仓的情况来看,这番经验之谈更要大打折扣。实际上,大多数在股市上浸润多年的老股民,也都有过曾经的辉煌,但这些经验能否被再次使用,并实现盈利,却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

  不过,从近些年来众多“老鼠仓”案件中看到,不少基金经理出身贫寒,苦读十年谋得一份基金公司工作,一些误入歧途的基金经理正值30多岁的年纪,也是上有老下有小,有些房贷尚未还清,就白白断送了自己的职业生涯,其代价不可谓不大,因此“老鼠仓”案件频发也需反思。

  王其

  除了基金公司相关责任外,还有两个因素:第一,虽然行政监管力度很大,但是司法责任追究脱节,起不到震慑硕鼠作用,此前涉案金额过10亿的马乐案一审判缓刑可见一斑,犯罪成本较低。第二,关于投资者民事赔偿的司法解释滞后,导致投资者索赔和维权举步维艰,应完善相关民事赔偿制度,毕竟“老鼠仓”对基民甚至股民的利益都造成损失。

新浪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浪合作媒体,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再次,契约精神缺位。基民和基金公司是合同法律关系,基金公司理应维护基民的利益,基金经理“老鼠仓”事件是侵权的行为,对基金资产造成损失,基金公司应站出来代表基民向基金经理索赔,基金公司应该去履行这个职责,但遗憾的是还没有基金公司这样做。

【推荐阅读】

细数历年基金经理老鼠仓案(表)

  首先,基金经理炒股的问题。作为一个基金经理往往具有深厚的研究功底和投资经验,而自己却不能利用投资来盈利,这本身就是违背人性,仅仅靠道德和操作并不可行。虽然新基金法规定基金经理投资时的报备制度,但这仍是伪命题,若基金经理自己买股票都亏,还有何能力管理基金?如果自己买的股票赚钱了,而管基金却亏钱了,更是难以交代。不过基金经理可以炒股,总是进步,某种程度上减少“老鼠仓”行为的发生,不过未来还需进一步细化。

  约翰·墨菲在《金融市场技术分析》一书中有这样的分析:如果市场正在上升,那么买进策略更可取;如果市场正在下降,那么卖出的方法才是正确的;而当市场正在横向运动时,置身市场之外通常最为明智。这听上去很像是真理,方法客观,简捷明了且通俗易懂,但是如何看出市场“正在”下降、上升或盘整呢?这或许比破解哥德巴赫猜想还要困难。

新浪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浪合作媒体,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为何如此多基金经理不惜铤而走险去搞老鼠仓呢?一方面,此前我国法律严格禁止基金从业人员炒股,一旦基金经理私下炒股则难免与公司股票池重合,不可避免涉嫌老鼠仓。另一方面,则印证了股票投资“买卖虽易,获利不易”的残酷现实,因此一些基金经理才想到老鼠仓这条捷径。

  昨日,证监会[微博]通报了3起相关人员涉嫌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股票的案件,分别为光大保德信基金原基金经理钱某,上投摩根基金原基金经理欧某某,平安资产原投资管理人员张某某。同时据了解,2013年以来,证监会共受理涉嫌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股票案件线索38件,案件已非个例。

  最悲催老鼠仓背后的投资感想

  吴昊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