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线投资中华夏儿女民共和国,期望基金互认成行

  我认为,近两三年时间,中国市场开放的步伐是快的,我们基本是跟着跑。以中港基金互认为例,我们不少产品在香港注册,且全是主动管理产品,可能会加入到基金互认的名单中。

  张伟:最大的问题是香港本身的市场很小,如果香港注册的基金只能在香港出售,吸引力就不大,毕竟这里只有700万人口的市场。卢森堡之所以这么成功,就在于基金在卢森堡注册后可以在很多地方出售,如果香港注册的基金可以在香港以外的地方出售,例如中国内地,那这就不只是香港市场了,再想得远一点,如果台湾也能加进来,整个大中华区市场就更有吸引力。香港政府现在已经在尝试解决,与内地商讨两地基金互认安排,一旦互认成功,市场潜力就非常大。

  中国基金报记者 姚波

  《21世纪》:对于内地合资公司,未来几年有什么发展计划?

  “我做了15年的市场,刚开始,觉得中国资本市场放开得很慢,但这几年真的不能说慢。中国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任何改变都是很大的改变,开放资本市场的时候一定要很小心。”

  期待基金互认

  中国基金报记者:从客户来看,大中华区的机构和散户投资占比多少?机构投资者的特点有哪些?

  张伟:两边合作较多的是QFII方面,主要是帮助一些拿到QFII额度的海外投资者在内地市场投资,毕竟海外投资者不太熟悉中国市场和了解中国市场的基金经理。最近我们已经有一些成功的例子,帮助一些拿到QFII额度的海外大型主权基金,设计投资一些定制的基金产品。

  张伟:目前我们85%的销售来自零售,15%来自机构。机构投资者跟零售投资者有一个最大不同就是投资视野比较长远,零售的投资者尤其是亚洲的投资者喜欢追涨杀跌。

  张伟:我们会看重这方面的发展,但和我们在其他地方的策略一样,我们并不是直接去做,而是透过私人银行进入市场。在全球来说,我们和一些外资私人银行已经是合作伙伴,现在只是把中国加入这个发展平台中。我们希望在这块业务上有更多发展,近期也在利用北京代表处去联系一些中资银行,现在与工行和中行都已经建立合作关系。

  张伟:香港是一个金融发达、市场高度竞争的环境,截至2013年底,香港基金销售规模达到710亿美金,资产管理公司不下百家,银行渠道也非常拥挤。以我们公司的基金产品为例,香港有70家银行在代销,规模前十大的银行销售规模更高,包括汇丰银行、恒生银行、花旗银行等。同时,保险公司也有基金代销。我发现的一个新趋势是,保险公司代销基金的比率越来越高,很多将基金和人寿保险结合起来,而不是单纯销售基金。

  张伟:长远来说,我们对中国市场还是乐观的,短期来说确实波幅很大,如果只是看重近两三年短期回报的投资者可能对回报不是很满意,确实,近一两年内中国可能不是回报最好的市场,但长远来看,我们对中国的整体增长充满信心。

  中国基金报记者:富兰克林邓普顿公司作为一家资产管理公司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

  《21世纪》:最近,恒生银行成为第一家获得RQFII额度的外资机构,富兰克林邓普顿是否也有机会参与申请RQFII?

  中国基金报记者:内地居民对QDII产品热情不高,如何看待基金互认后的海外产品受欢迎程度?

  《21世纪》:最近美国市场复苏,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市场都经历了一轮资金外流,富兰克林邓普顿如何看待新兴市场的投资前景?

  张伟:从海外角度看中国金融改革的步伐,有人觉得慢,但从我做了15年的市场历史跨度来看,已经有很大的变化。刚开始,我觉得中国放开很慢,但这几年真的不能说慢。中国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任何改变都是很大的改变,开放资本市场的时候一定要很小心。

  《21世纪》:对于提升香港作为国际资产管理中心的地位,香港财政预算案提议为行业提供合适的法律及监管框架、清晰而又具有竞争力的税务环境等便利条件,这些条件的改善是否会带来新的发展机会?

  此外,近期证监会[微博]发布的基金行业“创新十一条”意见中,提到基金互认的地区不仅只包括香港。我们在卢森堡、爱尔兰的基金产品也很多,如果这些地区互认的安排等待时间不长,我们就要考虑多地安排申请,而不会单单以香港为主。

  以市值计,富兰克林邓普顿投资集团目前是全球最大的上市基金管理公司,截至2013年3
月31日,旗下管理资产规模超过8237亿美元。在中国市场,除了着重于本土业务的合资公司外,富兰克林邓普顿香港分支继续透过北京代表处联系内地的机构投资者,包括主权基金和养老基金等有境外投资需求的机构。

  现在主要是看两件事,有新的政策出来,一是判断是不是我们的强势,我们能不能做;第二是看我们能不能做好,就是做了以后能不能让当地的投资者得益。如果两个答案都是肯定的,就应该做。

  《21世纪》:长期投资是富兰克林邓普顿基金的一个投资理念,但在中国内地市场,投资者对于长期投资这个理念的接受程度如何?

  如果想要出现一个改观,让大家愿意把更多的资产配置到海外市场,我觉得需要时间。首先,市场成熟的进程需要时间。其次,随着中国资本市场的开放,海外配置也是许多高净值客户的必然路径,这当然也需要时间。此外,投资者教育也是一个很长的过程,我们也一直在这方面做出努力。

  《21世纪》:不少外资机构都将前海视作下一个发展机遇,富兰克林邓普顿是否也在研究进驻前海?

  专访富兰克林大中华区总监张伟

  对于富兰克林邓普顿投资集团来说,长期投资不仅仅是一种投资策略,也是嵌入其DNA中的发展理念。

  中国基金报记者:目前公司在大中华区市场的布局如何?

  《21世纪》:很多机构看好中国财富增长趋势,高净值客户被视作是一个潜力巨大的市场,富兰克林邓普顿在这方面是否也会着重发展?

  其次,机构投资者会注重一家资产管理公司的长期投资风格,以便做出业绩预测。

  对我们这类主动投资者来说,新兴市场上出现的波幅是我们乐于见到的,我们不是“买市”,而是以研究为主的公司。我们的投资是从下而上的,在当地做研究,去发现一些便宜的、有潜力的公司,最终哪个行业、哪个市场投资更多只是选择的结果。

  张伟:从外资基金公司的角度考虑,主要有几点,一是哪些产品应当纳入,从监管的角度不会希望纳入太多产品,但太少对投资者的意义不大;二是海外基金产品在国内的销售渠道如何建立,是依赖传统银行渠道,还是引入总代理等制度等;对外基金的投资权益如何保障、两地后台系统如何对接等也都要做好统筹。

  对于新兴市场,我们总体看好。事实上,现在我们所关注的已经不止新兴市场,还有比新兴市场更新兴的“前缘市场”,希望10年之后,如今的前缘市场能成为今天的新兴市场。

  富兰克林邓普顿集团(Franklin Templeton
Investments)作为目前最大的上市基金管理公司之一,是进入国内基金管理行业的专业性最强的一家国际基金管理公司。中国基金报记者专访了富兰克林大中华区总监张伟先生,就公司特点、大中华区布局以及中国资本市场开放速度做出深度解读。

  张伟:我们在很积极研究前海发展的机会,但现在到底能做什么还不是很清晰,前海这个机会也很配合我们在中国一向的策略,我们一直是抱着长远的发展观念,前海也是一样。对于每一个新发展,我们也都希望能从开始的时候就参与进去,分享经验。现在,我们还在评估短期、中期、长期我们在前海可以做些什么,然后再做决定。

  中国基金报记者:会考虑如何进入内地市场?

  张伟:很有兴趣,我们乐于参与到中国资本市场的开放中来,像此前我们申请到的3亿美元QFII额度已经全部用尽,如果有机会还要再申请。RQFII也是一样,我们正在很积极地看这个事情,也认为RQFII是我们可以有能力做得好的产品,但现在还没有开始。事实上,这个市场很大,一方面,香港有这么大规模的人民币存款没有去处,长远来说RQFII是很有市场的;另一方面,这个市场还不仅限于香港,我们在全球35个国家/地区都有分支,人民币国际化在伦敦、台湾、新加坡也在发展,如果做RQFII的话,不止香港分支,全球其他分支都会有兴趣参与。

  张伟:富兰克林邓普顿于上世纪80年代进入台湾,90年代进入香港,后来在北京设置了代办处,由我负责。随后,我进入在内地的合资公司——国海富兰克林董事局,目前公司的业务范围已经从香港拓展至整个大中华区。

  “我们从80年代就已经开始通过香港的红筹股投资内地市场,很早就在北京、上海设立研究团队,2002年在北京设立代表处。”谈及在中国内地的发展,富兰克林邓普顿投资(亚洲)有限公司(下称“富兰克林邓普顿”)大中华区总监张伟表示,富兰克林邓普顿在内地的发展紧随着中国资本市场的一步步开放,今后合资公司会重点加强固定收益业务的发展,包括加强团队力量和推出新产品。

  中国基金报记者:能否介绍一下目前香港等地的零售银行代销基金的新趋势?

  秦伟

  我们目前还没有申请RQFII,主要是考虑到除了香港一地,像新加坡、伦敦、巴黎等地都可以申请,我们希望能在全球范围内使用这一额度,无论是用在单一还是多地市场,额度用来做债券、股票或者平衡基金都需要考虑。

  我们有专门的团队评估这些并购机会,总的来说,两类项目是我们会考虑的并购对象,一种是能够补充我们现有业务的,包括之前补充PE业务,我们收购了Darby;另一类是我们本身做得不够好、希望加强的业务,例如最近收购的澳大利亚和英国公司等。

  中国基金报记者:如何看待中国内地与香港基金互认?

  张伟:现在并没有很积极的并购计划,但也不能排除任何并购可能。全球范围内,一直有很多机构主动找我们商讨并购的机会,一方面是我们有这种并购发展的文化,另一方面,我们的资产负债表在行业内也是比较强的。

  张伟:QDII一开始的时候我也有参与,所以比较清楚历史背景。我可以用四个字来形容,那就是“生不逢时”。QDII开闸不久就赶上金融风暴,产品规模增长比预期慢很多,投资者也需要比较长一些时间来恢复信心。

  《21世纪》:富兰克林邓普顿一向有通过并购发展的传统,现阶段在亚洲区有没有更多并购计划?

  富兰克林早在上世纪80年代就开始投资中国,主要是B股和H股。20世纪初,QFII政策出台后,我们很早就有参与,目前累计额度有3亿美金,主要供邓普顿旗下基金使用,包括中国机会基金等。此外,后续的QDII业务我们也有参与。

  张伟:事实上不只是中国内地,整个亚洲在投资上都是更倾向于短线操作,基金的期限也比较短。在国外市场,共同基金一般被视作是一种储蓄工具,而股票之类的投资才是投机工具,你很少会听到用共同基金去做短期投资的,但在亚洲,很多资金3个月、半年就进出一次。

  张伟:我们是专业的投资公司,不是大型投资银行的一部分,因此非常专注于投资。同时,我们是一个多元化投资策略公司,无论是股票、债券、另类投资,无论发达或新兴市场,我们布局全、起步早。我们非常重视长期投资业绩,一般会注重五年以上的业绩。

  长期看好新兴市场

  另外一个趋势是,过去许多大的银行、保险公司希望代销越来越多的产品,做成一个基金超市的想法在发生变化。目前,已经有不少银行希望少一点基金,逐渐从超市向精品店转变。

  我们只能通过投资者教育去慢慢改变人们的想法,在中国,我们会做很多投资者教育,甚至到大学里宣传这样的理念。另一方面,产品也会根据当地需求,做出本土化的改变。

  中国基金报记者:如何看待中国资本市场的开放速度?

  《21世纪》:在内地资本市场逐渐开放的过程中,内地合资公司与香港分支之间是不是也有更多合作机会?

  张伟:我们在全世界35个国家都有分支机构,进入中国内地市场跟其他市场的方法是一样的。目前,整个中国市场在逐步放开给海外投资机构,从最早的QFII到RQFII到基金互认,步伐正在加快。我们需要做的是跟紧这个步伐,然后前瞻性地结合公司投资特点,考虑进入的时机。

  在香港,历时10年,资产管理规模从8亿美元提升至100亿美元;在台湾,历经20年,资产管理规模最终发展至超过200亿美元,成为美国之外其中一个最大的市场;在中国内地,从2004年设立合资公司国海富兰克林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微博]至今,用了近10年时间将资产规模发展至20亿美元。

  张伟:我们现在很满意合资公司的发展,目前已经有10多只不同的基金,而且合资公司成立至今都是盈利的,资产管理规模也已经超过20亿美元,当然,希望规模能再做大一些。业务方面,我们在股票方面已经做得很好,在业内也比较出名,但固定收益团队相对较弱,接下来,希望这方面再有所加强,计划推出更多固定收益的产品,并加强团队力量。

  “在中国的发展,是法规允许做什么我们就会做出相应发展,我们很乐于参与到中国的发展中去。”张伟坦言。

  此外,近期内地允许在中国的外资银行代销本地基金产品,也成为我们合作的一个新方向。合资公司方面有本地基金产品,香港这边有外资银行渠道,现在我们已经开始把产品放在外资银行出售,以后的发展过程中,两边在一起合作的机会更多,互通也会更频繁。

  开放带来机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