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理想知识分子基金最新到老鼠仓,低调CEO缘何炮制惊天巨案

  中国基金报记者 应尤佳

  每经记者 董华 发自深圳

  当马乐意气风发地走出清华校园的时候,也许不会想到他仅仅用了5年的时间就成了国内大基金公司的基金经理,他更不会想到此后仅仅2年就被拷上了深圳中院的被告席。

  博时基金[微博]因为马乐事件而陷入了漩涡之中。

  站在被告席上的马乐,塌下宽阔的肩膀,低垂着脑袋,微驼着背,从始至终用谦恭乃至卑微的方式表现他对法官与法庭的尊敬。也许是因为他真的感到忏悔,也许是因为必须这样才更有利于他向法官求情。而这样的马乐还是原来的那个马乐吗?

  从6月21日,博时基金公告,马乐以身体不适为由,离开了博时基金开始,到7月下旬,有关马乐牵涉70多只个股,10亿资金的“老鼠仓”案浮出了水面。至此,一个看似平常的基金经理离职真相,才被世人所注意。

  案发后,这个年纪轻轻、英俊帅气、经历简单的马乐被描述成各种千面百变的样子。有的媒体说,马乐很低调,因为他很少接受采访;有的媒体说,马乐一点也不低调,他卷入公司的政治斗争,在政治斗争中高调地充当着重要角色;有的说,他是政治斗争失败的牺牲品;有的说,他是被同事举报……

  近年来,如此众多的“老鼠仓”事件不间断上演,并有愈演愈烈之势,背后到底隐藏着怎样的故事,又会牵扯出怎样的行业背景?《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展开调查。

  实际上,在案发前,很少有媒体将关注点放在这位年轻的基金经理身上,极少约他采访。他1982年生人,2006年清华毕业之后就到了博时基金[微博],经历简单也一帆风顺。与另一些犯案者不同,在那些熟悉他的人群中,记者很少听到对他的非议。

  30岁就管理近70亿资产/

  知情人士们向记者描述出了这样一个马乐。在他进入博时基金的时候,是同批新人中的佼佼者。他非常聪明,很有天赋,而且热爱二级市场的调研分析,入行不久写的报告就很受基金经理们的认可。当时房地产是个热门行业,他一进单位,被委以这个行业的重任,当时的老人们都非常看好这个有潜力的小伙子。

  像往常一样,当大家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市场推出的新产品上时,博时基金基金经理马乐在6月21日离开了博时。

  好几位知情人都向记者表达了对他的肯定。他们告诉记者,他精力充沛、全身心扑在工作上。他非常勤奋,成天加班,不断调研,他的案头永远堆着厚厚的一堆投资书籍,国内国外不一而足。他性格随和,擅长和上市公司打交道,就此发现和挖掘了很多牛股。他对于房地产行业的研究和公司个股研究都把握得很好,分析水平可圈可点。正是因为这样,短短5年间,他就从研究助理一路提升为了基金经理。

  表面上看,他的离职和其他基金经理离职相比,没有什么不妥。如果非要说点什么,那就是马乐的年龄,可谓“年轻有为”。况且这年头,行业内基金经理离职已是家常便饭。

  而他管理的基金业绩似乎也很不错。虽然投资部的考核非常严格,但是他对此并不需要额外的担忧。甚至,有投资人士在看到他老鼠仓账户的收益时判断他的投资水平并不一般。

  然而,一个月后,这件平常的基金经理离职背后,竟然暗藏玄机。经证监会调查,原博时精选基金经理马乐涉嫌利用职务便利,获取博时精选基金交易的非公开信息,操作他人名下账户,先于或同期于其管理的基金买入相同股票70余只,交易金额和获利金额较大。

  马乐性格也颇为开朗,和同事们打成一片,有空的时候大家一起出去玩他都会想着要带上他的夫人。他夫人是他的同学,两人关系也非常好。

  其中,高达10亿元的涉案资金,让市场震撼,这不是一个小数目,在证监会处理的类似事件中,马乐案涉及的金额之巨,前所未有。

  然而这一切并不能掩盖那些他所做过的事情。记者采访了许多熟悉马乐的人,他们都对马乐感到惋惜。但是,是什么原因让这样一个优秀的学子,基金界升起的新星到了现在这个地步?

  接触过马乐的人,用以描述马乐最多的两个词,一个是“年轻”,另一个词是“低调”。从网络上,我们能搜到的有关马乐的信息,仅只有那短短的几句话:马乐,硕士研究生。2006年加入博时公司,历任研究员、公用事业与金融地产研究组主管兼研究员、投资经理。2011年4月12日至2013年6月21日期间,任博时精选基金经理。

  就在马乐案发前几天,他因为腰间盘突出在做推拿,那个时候他还和记者通过话,电话那头的他,平静而温和,他和记者讨论着一家上市公司的具体情况,依然专业而严谨,然而这样的专业水平却没有能够为他的基金和他自己带来更好的结果。

  没有出生日期,甚至没有学历专业的介绍,而且在媒体上的言论也非常稀少。有关他的年龄,甚至博时内部的人也不是特别清楚。

  “也许是因为太年轻了,想要的太多,要的太急了。”一位老资历的基金经理对记者说,“其实完全是可以避免的。”

  “他大概就是三十出头的样子,反正就是年轻。”一位接触过马乐的人对《每日经济新闻》表示,“不是很爱说话,但是做事很努力,三十岁就当基金经理了。”

 

  据该人透露,马乐毕业于清华大学,估计学习的专业是与建筑相关的,如土木工程之类的专业。他最初进入博时的时候,就是从房地产方面的研究开始的。

新浪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浪合作媒体,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本人看上去很沉稳。工作一直都做得很优秀,所以很被公司器重。”于是,他在博时的“仕途”可谓一帆风顺,按年龄推算,2006年,也就是刚毕业就进入了博时基金,5年之间,从一个小小的研究员,到投资经理,然后2011年终于接替余洋来管理博时精选。

  “年轻有为,三十多岁就一个人管理近70亿元规模的资产,在博时‘仕途’顺利,前途一片大好,怎么会这么想不开呢?”博时内部人士也都在感叹。

  “老鼠仓”案发让人吃惊/

  “他投资的风格偏好成长股。”博时某前员工表示。事实上,翻开博时精选的报告,我们也能探寻到马乐投资的一些蛛丝马迹。

  在马乐接手余洋管理博时精选之后,开始对博时精选持有的股票进行调仓。余洋的风格偏向大蓝筹,马乐接手后,投资风格转向成长股,最被大家关注的持股誉衡药业也首次出现在博时精选2011年的三季报的重仓股名单中,而且持仓流通股比例达到12.10%。

  “但是根据我的了解,在操作上也还可以,没有特别激进。”上述博时内部人士同时也表示。“在事情未水落石出之前,我也很难说出什么,只是感觉太突然,太意外了,一个平时对人都特别好,和同事相处也很融洽的人,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事实上,前些年,“老鼠仓事件”频频曝出之后,监管层对于基金公司的监管力度不断加大。在前车之鉴的威慑下,我们都在渐渐淡忘“老鼠仓”这回事,甚至已认为这个市场不可能出现“老鼠仓”了。

  “说到努力,哪一个基金经理不努力?”一位华南做得很优秀的基金经理甚至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基金经理背后有太多的辛酸,每天要面对的压力是别人难以想象的。监管已经很严格了,有时候和上市公司之间的正常交流也要被监控。

  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马乐案还是发生了,这让我们有太多的疑惑。难道还有人为了利益敢踩监管的“红线”?还是我们太相信市场的防范已足够到位?

  从此前的查处看,因利用非公开信息交易获罪的基金经理有4人。其中,原明星基金经理李旭利累计交易金额5226.38万余元,非法获利金额1071.57万余元,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罚金1800万元,他也是目前因老鼠仓被判刑罚最高的基金经理。而据目前的公开信息显示,马乐涉及的交易金额和非法获利或将远远超过上述4人。

  诸多疑问待解/

  一个极其“低调”的人,为什么能做出金额如此巨大违法事件?

  其中的一个疑惑是,马乐为何能撬动如此大的资金量?事实上,市场上不止一个人有这样的疑惑。马乐本人,既不是明星基金经理,在行业内的年龄和资历也不算“老人”,也没有什么有实力的后台?居然可以撬动10亿的资金量,使该“老鼠仓”成历史上涉及面最广,额度最大的案件。正因为马乐的“不起眼”,与本次事件的严重程度不成正比,也让市场更加好奇。

  另外一个疑惑是,按照马乐本人的性格以及能力推断,性格沉稳,年少得志,仕途一帆风顺,三十多岁就当上基金经理,管理着几十亿规模的资产,他到底有什么动机去做“老鼠仓”?

  按照可疑账户披露出来的时间,是从2011年三季度,他刚当上博时精选的基金经理就开始谋划“老鼠仓”。“似乎时间上太赶了些,职位刚提升,不至于刚开始就这么大胆地去犯事吧?难道真的是贪图利益?”业内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分析称。“在此之前特定资产投资经理的职务经历,让这个疑点变得更加扑朔迷离。”

  还有一个最大的疑惑就是,马乐究竟是不是华润深国投-尊享5号的投资经理?如果是,就必须彻查该产品的持有人,如果有关联,那么马乐无可狡辩,如果不是,那么博时基金则逃脱不了干系。

  根据该产品说明书看,博时基金的确是该产品的投资顾问,但是具体到投资经理一栏,《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始终没有查询到相关内容。

  而目前博时基金参与投资顾问业务的,除了尊享5号,还有4只产品。

  对于华润深国投-尊享5号,博时基金是投资顾问,所以是有指导义务的。不过,按照规定,基金经理可以兼任投资顾问的,但是不能做投资管理人。

  对此,业内人士分析称,“这个其实是有漏洞的,万一基金经理本人介入比较深入,就会造成不好的后果。这个主要还是看各个公司如何去界定和处理这样的事情。而且从目前该事件的情况来看,博时基金还不至于如此傻。”

  然而,事情的真相到底如何?在最后的答案还未揭晓之前,一切都还不能尘埃落定。

新浪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浪合作媒体,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