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望正资本,塑造多元化资管机构

  2015年1月23日,王鹏辉正式卸任基金经理。

  ⊙本报记者 涂艳

  事实上,在王鹏辉管理公募基金时,他也常对媒体表示,持有人利益是最核心的利益,反映在投资上,就是基金经理必须真正面对市场,不能心存侥幸,更不应固执己见,仅为证明自己的投资理念与逻辑,那不是对持有人负责,而是以自我为中心。如今,从一个私募基金公司管理者的角度,他依然反复强调这一点:“我们希望构建一个完整的治理体系,融合全市场各类顶尖金融人才,搭建一个具有私募市场化机制和完整公募管理功能的资产管理平台,而持有人利益最大化就是这个平台存在的核心点,体现公司的价值观和我们股东的共同目标。”

新浪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浪合作媒体,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既然在投资领域尽量做到市场化,研究也要相应跟上。为了保证研究平台的生命力,以及体现人才的价值,望正资本对于研究人员的考核是简单直接的。“就是看结果,你推荐的股票是不是足够好、有没有被采纳,带来了多少收益。”王鹏辉说。

  然而,在万青元看来,混业更需要专业。“我的想法很简单,基金公司将来一定要成为纯粹的、专业的投研大平台才有出路。未来,我们会更专注投资,同时将市场化条线剥离出母公司,成立财富管理子公司。”

  望正资本的解决方案是,投资经理在这个平台上发行产品所获得的收入,自己可以获取60%~70%,其余留存公司各个部门。“每个人,包括三个股东在内都是凭本事赚钱,能赚多少完全取决为公司贡献了多少。”王鹏辉说。

  所谓“虚拟基金”是“虚拟基金期权激励计划”的简称,即公司给予基金经理以市场价格购买所管理基金的一定金额(即基金经理投入金额)的基金份额,并且以行权价格虚拟购买未来一定时期后该基金的另一指定金额(即公司虚拟投入金额,该金额为基金经理投资金额的数倍)的基金份额的权利,获授权者可以通过基金的单位净值上涨带来经济利益。

  望正资本副总经理王冰心,从业18年,担任过券商和基金行业高管,曾在融通基金分管风控、交易、金融工程,一人身兼三职,同时也是融通基金投资决策委员会委员、风险管理委员会执行委员、产品决策委员会委员,经历过几轮牛熊市的转换,用王鹏辉的话说,“拥有千金难买的经验”。

  近一两年,事业部制和股权激励为公募基金安定了不少人心,独立经营、独立核算,参与分享管理费收入的模式为目前多家公司纳入改革方案。而作为民生系基金公司,民生加银在市场化步伐上自然不甘落后,2015年也将试点事业部制。

  交易机制也效仿公募做法,实行集中交易,所有投资经理的交易都由交易部完成,同时特别强调公平性,在交易环节遵循“公平交易”的原则,对每个产品的指令同比例执行。

  在董事长万青元[微博]的构想中,基金公司应该成为“以投研为核心的专业投资机构”,成为“纯粹的投研平台”。事业部推进,高管股权激励和投研机制改革,必然成为2015年民生加银的改革关键词。

  给风控委员会以“特权”相当重要,不过这只是望正资本风控环节中的一环。为了更好地控制风险,公司设了合规总监一职,直接向董事会负责,对公司投资、交易、研究、营销等公司各个经营动作进行监督和控制。具体到投资决策,望正资本对于每个投资经理的权限都做了明确界定,要求投资决策应有充分依据,遵守投资限制,不能越权决策;在规范的框架内,他们拥有相当大的自由裁量权。

  基金经理花100万元购买自己管理的基金,公司同时为他配给最高1000万的虚拟基金额度,一年下来,如果该基金赚了40%,那么基金经理的奖金是400万元,假如亏了20%,那么他很有可能损失全部原有体制下的年终奖,个人绑定的基金投资同时受损。

  按照公募框架打造出来的组织架构,还需要有更市场化的激励方式相匹配。近年来,私募行业也面临人员变动频繁、组织管理松散的困扰。王鹏辉认为,原因之一是很多私募公司的分配体系不合理,其中尤其以资本回报过高影响最为深远。

  近期的市场将许多明星基金经理深藏多时的“奔私欲”点燃,公募基金人才荒似乎越发严重。“基金经理要么转投私募基金,要么转投有私募机制的公募基金”一位行业资深人士的点评一语中的。

  股东之一毛宇琪,2013年从江西到深圳创业,专注于资产管理行业,历任中信证券江西分公司总经理、中航证券经管总部副总,从业17年之久,具有丰富的管理经验,在望正资本负责投研交以外的一切事务。“多数私募公司里,股东是有比较强投资能力或者销售能力的,但很少有管理能力的,但这个对公司的稳定性很重要,可以为投资经理充分发挥自己的能力提供更好的保障。”王鹏辉说。

  基金行业近年来受制于诸多瓶颈而发展乏力,其中不少公司尤其是小公司股东盲目追求短期回报,职业经理人无奈受压,也变得颇为短视,公司发展进而扭曲,持有人利益更是难以得到珍视。在万青元看来,真正地把股东、公司和持有人各方利益牢牢捆绑在一起才能做大做强。而激励机制向私募靠拢正是提升投研效率,挽留人才的重要方式。

  多番推敲论证后,一个全新的投资平台雏形渐成——深圳市望正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望正资本”),这是一个用公募架构组建的私募公司,在投资、研究、交易、市场等各个关键环节均选择了行业内经验丰富的老将,这里将是王鹏辉再显投资功力的舞台。

  同时,在“沪港通”之后,民生加银积极酝酿成立量化投资小组,在资本市场进一步开放,多层次的资本市场的推动下,新三板、注册制将全面推进,基金公司将来要研究的上市公司数量会出现井喷式的增加,“人机结合”,主动投资和量化投资相结合之路成为必选。

  望正资本规定,股东层面每年的分红额不能超过200万元,超过200万元的利润全部纳入公司平台建设基金,由薪酬管理委员会决定如何分配使用,股东不能参与分配。“200万元是按照望正资本1000万元注册资本和20%净资产收益率计算出来的。只要资本开始产生超额收益,就会有人觉得被剥削了,所以,我们不让资本赚太多的钱,把钱用来打造平台价值,让平台更强大、更有吸引力。”王鹏辉说。

  混业趋势已定,把公司做成全能且“高大上”的资产管理机构,是不少金融机构高管们的大资管梦。

  这位从业14年的公募老将在管理基金的7年多时间里创造了惊人的业绩:自2009年到2014年12月底,景顺长城内需增长及内需贰号基金均获得超过220%的收益率,名列股票型基金同期第一、第二名,在全市场所有基金中也排在第一、二名,而王鹏辉获得的各类机构颁发的最佳基金经理奖项也是不胜枚举。他是公募业内平均管理规模超过100亿元、长期和短期业绩都无出其右的基金经理。

  奔向“纯粹”

  中国基金报记者 王艳伟

  如果你是基金经理,这样一份带10倍杠杆的协议放在你面前,你会心动不已吧!其实,这就是民生加银投研激励措施中最“亮瞎眼”的一招。而万青元也表示近日已有基金经理“投怀送抱”,自荐来民生加银。

  “所有这一切的出发点就是把全体持有人利益放在第一位,尤其是在投资、交易层面。我们坚守监管机构一再强调的公平交易、不进行利益输送、严禁利用内幕信息这三条底线。坚持人人合规、主动合规、终身合规、合规创造价值的风控理念,要让合规意识成为流淌在每个员工血液中的基因。”王鹏辉说,公司的每个产品,公司或投资经理都会跟投,保证投资经理与投资人的利益一致。

  新的市场环境下,万青元坦言民生加银需要投研管理模式。据了解,公司为此专门成立了研究质量控制小组,由研究部领导、周期组组长、消费组组长、基金经理组成,指导研究员提高研究精准打击能力。

  据王鹏辉介绍,研究员的底薪由公司来承担,奖金则完全取决于其研究成果,第一块奖金跟公司整体规模和业绩有关,第二块奖金则来自投资经理合伙人。对于同一个研究员,不同投资经理可能判断不同,但最终一定是真正贡献多的研究员能拿到最多的奖金,同时,公司也将为有志于向投资转型的研究员打通职业通道。

  “虚拟基金”大手笔

  如果平台吸引的投资经理足够多,会有规模效应,那么平台或许也能赚不少钱,但是,望正资本的另一个制度设计再把这种可能扼杀了,即限制股东分红。

  事业部改革并进

  顶尖人才的合力

  “在公募的平台下搭建一个私募的机制”,在万青元看来是公募人才激励颇为直观和有效的措施。而公司愿意拿出如此高的成本推进虚拟基金,业内尚属首例。

图片 1

  据了解,除了事业部制外,民生加银已向公司股东申报了高管股权激励方案,高管持股比例最高可达25%。“未来,我们希望推进员工合伙人制度及具体事项分成制,都是公司为了吸引和留住人才的举措。”万青元表示。

  与王鹏辉共同创办望正资本的,是原广发基金[微博]经理冯永欢和原中信证券江西分公司总经理毛宇琪。

  同时,他坦言公司决策之初便意识到,事业部制也需要管理者一分为二地看待。“首先,事业部会带来内部计价过于清晰的局面,客观上提高了交互成本;其次,各事业部相对独立的机制在对人才培养和积累上有所拖累;另外,平台优势共享的问题也值得关注,目前公募基金的优势在平台,比如运营、清算和研究平台,而事业部的利益反馈机制较强,可能不利于搭建统一的研究平台。”

  弱化资本收益

  万青元表示,民生加银在投资考核上会更加市场化,投研团队的考核会增加规模增长权重,投研团队也要从被动配合市场团队,到主动服务关心客户价值,尤其是机构投资者。而研究和投资也需要更紧密地结合,研究员收入、职业发展与可计量的投资业绩要明晰关联。

  股东之一冯永欢,北大[微博]才子,曾任广发基金投资管理部副总监,基金管理经验超过8年,平均规模超过100亿元,多次获得业界大奖。冯永欢思维严密,重视逻辑和细节,自下而上选股能力极强。“欢欢为人正直,思路严谨,与这样的投资经理合作一定是双赢。”王鹏辉说。

  纯粹的投研平台势必更讲求真实效率,公募基金多年来相对排名的已然成为行业发展的掣肘。为此,万青元笑言,“有的基金经理一年亏了10%,排在前十名,照理要奖励,可是客户全跑了。”

  “我感觉这样设计更好,他们的价值与能力可以得到最大发挥,或者说‘玩得嗨’,
持有人利益也不会因公司治理结构不稳定而受到伤害;既有公募的完整功能,又有私募的市场化机制;我们渴望的是群狼在战斗,而不是一头狼领着一群羊——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文化体系,前者将比后者有趣得多。”王鹏辉说,希望2015年望正资本能再吸引四五名优秀的投资经理,“那就更完美了”。

  因为大资管,所以大梦想。

  在公募行业工作多年,王鹏辉对公募基金公司的制度设计十分认可,望正资本的组织架构也基本仿照公募设计:股东大会和董事会下设经营管理委员会,全面负责公司日常经营管理事务,毛宇琪担任主席;经营管理委员会再下设3个专门委员会,分别为风控委员会、投资决策委员会和薪酬管理委员会,其中,风控委员会在公司经营管理委员会全权授权下工作,对公司所有相关风险因素享有全权处理权,对公司仅需备案而无需请示。

  按照万青元的设想,事业部制是在公募基金的平台上给基金经理提供了私募机制,自负盈亏。“若盈利,管理费收入的35%归事业部所有,65%归公司所有;若亏损,公司在事业部起步的头几年会采取一定的兜底措施,但业务成熟后事业部需自己承担。”万青元介绍。

  持有人利益最终仍然反映到收益上,望正资本希望达到的业绩目标就是“获取正收益”,而制度要发挥效用,需要相应的人才支持。在王鹏辉看来,优秀的资产管理公司,需要具备优秀的研究能力、投资能力、风控交易能力、市场能力。而在这几个相应的关键岗位上,王鹏辉招来的都是从业经验十分丰富的高手。

  北京友谊宾馆,是民生加银基金的办公总部。当年迁址北京时没有把办公地点选在离监管机构近在咫尺的金融街,据说还是为了节省经费。作为国内成立的第60家基金公司,民生加银2014年底因总资产管理规模达到630亿元而在90余家基金公司中排名第34位。

  这三人互相认识只有两三年时间,但在组建私募这件事上,思路却出奇一致——将“持有人利益最大化”作为公司文化的精髓,一切治理结构和制度设计都要围绕这一点展开,而公司取名“望正”,英文名UPRIGHT,也是意在“走正道,为客户创造收益”。

  虽然“数字与排名”在基金行业受到诟病,然而在各类资管机构硝烟弥漫的大资管时代,一家起初默默无闻、近乎淹没在行业中的公司,在转战北京的三年多来,从20多亿元的规模做到如今630多亿元,确实用一连串数字刷出了“存在感”。

  事业正值巅峰,王鹏辉却激流勇退,从零开始。王鹏辉日前在接受中国基金报记者专访时坦言,相当长时间以来,他一直在思考:如何将公募完备的管理体系和私募市场化的运作机制完美结合?如何让人才的价值得到最大发挥?如何真正实现持有人利益最大化?

  公平性还体现在研究平台的共享上。“研究成果对所有的投资经理都开放,投资经理有合适的研究人才可以向公司推荐,但研究部必须是公共服务部门,这样才有规模效应,才能最大效率地发挥功效。”王鹏辉说。

  “我们这些核心团队成员2014年薪酬合计超过6000万元,现在放弃高薪,聚在一起,就是想做一番事业,而不是要赚短钱快钱。”王鹏辉说,在创办望正资本之前,毛宇琪已经创建了一个非常好的事业平台,冯永欢也已经初步确定了自己私募公司的合伙人,“就是因为我们的目标、想法更加接近,他们两个都放弃了之前的计划,和我一起从零开始,所以,我们要做的一定是一个长期的事业。我希望在我们平台上的每一个人,不仅能实现最基础的投资夙愿,同时还能继续成长,能有更多的领悟。”

  持有人利益至上

  研究总监将由某大型券商首席研究员担任。据王鹏辉透露,该研究员长期稳居行业新财富前三名,拥有8年行业研究经验和多年实业管理经验。另外,蒋乐、王博、季晓敏、吴荣合等研究员分别来自易方达基金[微博]、中投证券、东莞证券[微博]等公司,均有多年从业经验,未来还将有一批优秀研究员加盟。

  “私募公司应该是很市场化的,但是,一旦股东对资本的回报要求太高,或者说股东利益太大,问题就来了,这种情况肯定不可维持。”王鹏辉说,“资产管理行业最核心的资源就是人力资本,一定要想办法让人的价值得到最充分的体现,让人才得到他应该得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