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新闻,对老鼠仓等行为

  某投资者受人提供“股市黑马”的诱惑,让其交纳每年30000元年费,在签订合同交费时,却成为与某科技公司签订购买操作软件的合同,并向科技公司支付软件购买款,业务员向其提供软件的售后服务:“黑马”信息。投资者依据这些信息购买股票,造成巨额亏损,要求科技公司退回年费,赔偿其损失。科技公司拒不退款,只承认销售软件,并不承认提供证券咨询服务,拒绝投资者的索赔要求。

>

  与上市公司相关的法律问题

文章由本家电中国资讯网整理后上传

  对于证券市场中的证券公司、证券投资咨询机构与投资者相关的法律问题,常见的如由于证券公司电脑系统问题导致投资者无法正常交易,证券公司、证券投资咨询机构违规代客理财,非法证券咨询等。由于证券公司电脑系统问题导致客户无法正常交易,投资者开户时与证券公司签订的委托协议上一般都有约定,证券公司不承担赔偿责任,但证券公司必须对此举证证明,而投资者要求赔偿,需证明在该时段无法正常交易,这个举证难度相当大,因此,一般都是协商解决。对于违规代客理财,一般是签订保本协议,投资者不承担亏损的风险,这样的保本协议,因违反《证券法》而无效,对于造成的实际损失,应该由各方共同承担。

  • 图片 1索赔金额猛增至700万

    2010年8月30日,黄光裕因内幕交易等罪获刑14年。

    其终审判决书显示,黄光裕作为中关村科技集团的董事及鹏泰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曾两次在重组信息公告之前,指令他人开立个人股票帐户进行公开市场操作,获利3亿多元。

    公诉结束后不到半个月,小股东们开始行动。

    2010年9月13日,持有中关村股票的散户李岩就黄光裕、许钟(原中关村科技集团董事长)因内幕交易给其造成的损害,向北京市二中院提起民事索赔。

    李岩称,2007年6月13日,他以每股10.39元购买了500股中关村股票,并于两天后以每股10.08元卖出,损失155元。

    而根据黄光裕的判决书,其在该信息公告前的2007年4月27日至6月27日间,指令他人开立个人股票账户并累计购入中关村976万余股,获利348万余元。

    但就在开庭当日,该案代理律师张远忠突然变更诉讼请求,审判长随即决定休庭。之后,索赔金额提升至数十万,而李岩又突然撤诉。

    如今,李岩再次位列原告4人当中,但索赔额高达89万余元,4名散户的索赔总额达700余万元。

    李岩的代理律师张远忠告诉记者,之所以索赔额不断暴涨,“是因为发现了新的证据”。

    4名散户拒绝了采访,代理律师张远忠亦不愿多谈其诉讼策略。

    张远忠称,目前有权起诉黄光裕索赔的投资者范围是2007年4月27日至6月27日期间和2007年8月13日至9月28日期间与黄光裕做反向交易的投资者,以及2008年5月8日至11月7日买入中关村股票而2008年11月7日以后还持有或已经卖出但有损失的投资者。

    据本报记者了解,在北京、上海等地,还有散户准备起诉黄光裕索赔,但数目仍“屈指可数”。他们的代理律师也均讳莫如深,不愿详谈。

    为何不受理?

    2009年4月,“中国股市维权第一人”、上海律师严义明在办公室遭到3名歹徒殴打,肩胛骨骨折。事后,严义明认为他的被打可能与上市公司东方集团有关。

    直到现在,仍有几十名东方集团流通股和原始股股东在继续主张自己在东方集团股改时应享有的权利,但法院事隔两年都未立案。严义明也已淡出此事。

    迟迟无法立案的原因与此类案件的法律环境有关。

    我国法律认定的证券欺诈行为包括虚假陈述、内幕交易和操纵证券市场。但目前,最高法院只出台了审理证券市场因虚假陈述引发的民事赔偿案件的司法解释,内幕交易和操纵证券市场的司法解释则未见踪影。

    “目前国内也只开庭审理过对虚假陈述上市公司的索赔判例”,张远忠说。握在起诉黄光裕的散户手里的法律武器只有《证券法》第76条:内幕交易行为给投资者造成损失的,行为人应当依法承担赔偿责任。

    事实上,在1998年12月我国颁布的第一部《证券法》中,就规定禁止欺诈、内幕交易、操纵证券交易市场的行为。

    然而,2001年9月21日,最高法院下发了一份《关于涉证券民事赔偿案件暂不予受理的通知》,要求各地法院暂不受理证券市场虚假陈述、内幕交易、操纵市场的民事赔偿案件。

    “这是因为民间索赔呼声强烈,但法院没有审理这类案件的经验”,
    北京敦信律师事务所律师关建梅说。

    闸门很快放开,几个月后,最高法院就发布通知,宣布可以受理虚假陈述民事赔偿诉讼。

    这一通知经过完善,成为了2003年1月9日颁布的《关于审理证券市场因虚假陈述引发的民事赔偿案件的若干规定》,成为至今为止唯一规定了详细操作准则的法律文件。

    但这一文件本身充满争议,因为这一司法解释为法院受理虚假陈述的民事赔偿案设立了一个前置条件,即虚假陈述者必须先被证监会、财政部行政处罚或被法院判有罪。

    “这与民事诉讼法相违背,民诉法规定除法律规定的条件外,法院不能增加阻止立案的前置条件。”山东成思律师事务所律师李金星说。

    至于最高法院设置这一前置条件的原因,“此类案件数量众多,且专业性要求高,如果全部放开,法院根本忙不过来”,北京中银律师事务所律师易本军说。

    在上海律师宋一欣看来,这一前置条件亦有其对散户有利的一面,就是“更有利于散户取证”,宋一欣告诉记者。有了行政处罚和法院判决,虚假陈述的证据可谓板上钉钉。而根据普通民事案件“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让散户去调查上市公司虚假陈述的证据可谓难上加难。

    直到2007年5月30日,最高法院才明确了内幕交易和操纵证券市场的受理依据。高院副院长奚晓明在全国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中指出,“对于投资人对侵权行为人提起的相关民事诉讼,有关人民法院应当参照虚假陈述司法解释前置程序的规定来确定案件的受理”。

    到底该赔多少?

    黄光裕内幕交易民事索赔案之前,曾有散户陈宁丰诉天山股份原副总经理陈建良证券内幕交易纠纷案,结果却以原告撤诉而告终。

    “这就是为什么各界都在关注黄光裕案。”律师关建梅说。

    中国反证券欺诈律师团目前锁定了3起案件,全部涉嫌虚假陈述,“这3起案件在法院立案应当不会有问题”,律师关建梅说。

    其中五粮液(代码:000858)案已在成都市中院立案,为了审理此案,成都中院特意从审理过多起证券欺诈民事索赔案的青岛中院引进了一套软件,青岛中院曾用这套软件计算银广夏案中的赔偿数额。

    赔偿多少是个难办的问题。“应该把因证券欺诈带来的损失与大盘本身的风险区别开。”律师李金星说。

    “内幕交易带来的损失与虚假陈述带来的损失又完全不同,不能使用同样的计算方法”,黄光裕案散户代理律师张远忠说。

    整整10年前,散户彭淼秋起诉嘉宝实业案是国内第一起散户获赔案,当时他与嘉宝实业公司及部分董事签订了和解协议书,彭淼秋获得补偿款800元。

    “直到现在,庭外和解都是散户索赔诉讼的大多数解决方式”,律师关建梅说,“但这也是另一种胜利”。

    800元的补偿款带来了另一个尴尬,即散户的获赔甚至都不够解决律师的差旅费。目前中国反证券欺诈律师团的策略是“不计成本,哪怕只有1个人提起诉讼也要代理”,“将来不排除采取类似基金的形式,征集到一定人数以后再启动诉讼”,山东成思律师事务所律师李金星说。

    证监会主席郭树清

    关于内幕交易的最新表态:

    当前市场监管工作的一项重点任务仍然是防控和打击内幕交易。

    他指出,现阶段我国的内幕交易有两种情况:有一部分人有目的地利用特殊地位和关系,谋取不正当利益;也有一部分人主观意识不甚明确,没有认识到这是与贪污、盗窃、欺诈性质相近的犯罪行为。

    “小偷从菜市场偷一棵白菜,人们都可以义愤填膺。但是若有人把手伸进了成千上万股民的钱包,却常常不会引起人们重视。这就是内幕交易的实质,也是防范和打击这种犯罪活动的困难之所在。”郭树清称。

    他表示,将继续改进监管手段和方式,严惩操纵市场、欺诈上市、利益输送、虚假披露等违法违规行为,维护好市场三公原则。

  对于案例中这样的非法证券咨询行为,如果单纯以软件合同、收据向法院主张与科技公司的合同无效,要求退回费用,赔偿损失,这样的主张很难得到法院的支持,原因在于,从表面证据上看,投资者只是向科技公司购买软件,支付了相应的费用,投资者很难提出科技公司“名为购软件,实为非法证券咨询”的有效证据。在民事诉讼中,依据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投资者要证明某一事实,就必须提供相应证据,不能以“当时业务员说了,提供的信息保证让我赚两倍”,“经理说要是亏了,他们公司赔”等作为证据,投资者必须提供相应的书面或录音材料,证明相关的事实。

  中新网6月5日电
对于投资者在证券市场的投资过程中会碰到三方面的法律问题,深圳证券交易所发布《中小投资者怎样寻求法律帮助》,对投资者应如何寻求法律帮助进行了投资者教育。

  选择优质的法律服务

  对于证券市场中的内幕交易、操纵市场、“老鼠仓”等行为,投资者如果有明确的线索或者证据,也可以向证监部门进行举报,如该行为被查实处罚,或经法院生效判决认定,依据《证券法》第七十六条、第七十七条的规定,因内幕交易、操纵市场行为遭受损失的投资者也可以向内幕交易行为人、操纵市场行为人提起索赔。

  中小投资者购买上市公司股票,最常遇见的法律问题是上市公司在信息披露时进行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出现重大遗漏、不正当披露等行为,或者大股东利用控股地位,在资产重组时侵占小股东利益,贱卖或高买公司资产等行为。对于这样的行为,投资者如果有线索或证据,可以向证监部门进行举报。如果证监会[微博]认定上市公司存在虚假陈述,对其进行处罚,依据《关于审理证券市场因虚假陈述引发的民事赔偿案件的若干规定》,投资者可以提起索赔,从已结案的东方电子、科龙、大庆联谊、银广夏案等来看,投资者都得到不错的赔偿。

  证券市场是个高度专业化的市场,对从业人员也有较高的要求,相关的证券法律法规规章也是错综复杂,对从事相应法律服务的律师,也曾有“证券从业资格”的要求,现已取消,但其高度专业性,对一般很少从事证券法律服务的律师来说,仍是一项挑战。因此,投资者在碰到相关法律问题时,咨询合适的律师,寻求优质的法律服务,可以保障其合法权益,避免走弯路。对于是否是执业律师,各地律师协会司法部门都有公示,投资者可以到相关部门进行查询确认。正确选择律师,是维护投资者合法权益的关键因素。同样,投资者遇到相关法律问题时,应理性维权,避免采取过激手段维护,因其手段不合适,反而容易把事情恶化,不利于稳定妥善的解决,导致其自身利益受损。(中新网证券频道)

  与证券市场相关的法律问题

  如果认为上市公司的利益受到损害,投资者可以依据《公司法》第一百五十二条的规定,单独或者合计持有上市公司百分之一以上股份的股东,书面请求监事会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如果被拒绝或请求三十日内未提起诉讼,或者情况紧急、不立即提起诉讼将会使公司利益受到难以弥补的损害,投资者可以为公司的利益以自已的名义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中小投资者在证券市场的投资过程中,会碰到三方面的法律问题。一是与上市公司相关的法律问题;二是与证券市场相关的法律问题;三是与证券服务机构相关的法律问题。

  投资者遇到的非法证券咨询行为,经常以“挂羊头卖狗肉”的方式进行蒙骗。

  深交所表示,对于证券市场中的内幕交易、操纵市场、“老鼠仓”等行为,投资者如果有明确的线索或者证据,也可以向证监部门进行举报,如该行为被查实处罚,或经法院生效判决认定,因内幕交易、操纵市场行为遭受损失的投资者也可以向内幕交易行为人、操纵市场行为人提起索赔。

  与证券公司以及证券服务机构相关的法律问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