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开支老鼠仓频出,禁锢利剑频出

图片 1方丽/制表

  央广网财经北京5月20日消息(记者王梦妍)今年3月开始,中邮基金、汇丰晋信、华宝兴业、海富通等相继被曝出涉嫌老鼠仓被查。如今,前公募基金冠军王亚伟在华夏基金[微博]任职期间管理的“华夏大盘精选”再次被证监会[微博]调查,将这股“捕鼠风暴”推至风口浪尖。

  那些年被“老鼠仓”拖下水的基金经理  

  一边是公募基金群发的老鼠仓事件被炒得沸沸扬扬,另一边包括太平资管、国寿资管和平安资管也被传出内藏“硕鼠”。其中,平安资管原投资部负责人张治民的名字被直接点出。

  2006年至2007年操作“王法林”账户买卖“太钢不锈”和“柳钢股份”股票

  据悉,除了基金、险资被大力度调查外,券商也被卷入其中。券商资管做投资的历史比基金公司还要长,在大数据排查的升级下他们也难以置身事外。以此看来,老鼠仓案的排查已在整个资管行业铺开。

  中国基金报记者 付建利

  基金老鼠仓的利益链形成之路

  在监管层持续推进的老鼠仓抓捕行动中,大数据发挥了巨大威力,而其中一大指标,就是实时、动态监控基金重仓股变动频率和相关账户的拟合度,一旦这一拟合度超过一定比例,大数据系统就会自动“报警”,相关账户被列入可疑账户。中国基金报记者获悉,为遏制基金行业的老鼠仓行为,监管利剑频出,在已被发现的可疑账户调查中,地方稽查局也发挥了重要作用。

  老鼠仓往往是券商分析师将从上市公司调研出的非公开消息卖给基金公司研究员,基金公司研究员会通过市场报告像市场释放利空消息,基金经理、交易员、包括上市公司高管等获利人群低位先行买入,再通过所管理基金的资金将股价拉升,之后获利人群再率先出逃,由此形成了整个老鼠仓利益链。

  实时监测基金重仓股

  “大数据”出场 成资本市场神探利器

  大数据被应用于证券监管之后,不仅查出了部分基金经理的老鼠仓行为,一些可疑账户也无所遁形。据透露,大数据监测系统针对基金的交易行为设置了一系列指标,其中一项是实时动态监测基金的前十大重仓股,监测对象并不是基金定期报告披露的公开数据,而是基金任一阶段前十大重仓股的变动情况。

  有消息称,证监会正是通过沪深交易所的大数据系统把2009年之后的交易数据进行全面比对,于是老鼠仓、内幕交易纷纷现形。大数据技术,俨然已成资本市场上的神探利器。

  例如,某基金经理某个月份前十大重仓股新买进4只股票,这也意味着必然有4只股票退出基金经理前十大重仓股,大数据就会追查基金经理买入这4只股票的前7个交易日里,是否有相关账户同样买入;同理,也会追查基金经理卖出4只股票的前7个交易日里,是否有相关账户提前卖出同样的股票。如果相关账户的这种买入或卖出行为与基金经理前十大重仓股变动的拟合度超出一定范畴,比如超过70%,大数据系统就会自动“报警”,相关账户就会被列入可疑账户。

  交易所通过先进的大数据大监测系统,发现疑点之后将做相关分析和比对,确认异常的直接向证监会有关部门通报,证监会稽查总队或派出机构稽查部门则介入调查。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中国基金报记者,经上述大数据监测系统对基金重仓股变动和相关账户交易的拟合度监测,上海和深圳均有部分基金交易账户被列入可疑账户。在已经被曝光的“老鼠仓”中,其中一大线索,就是通过大数据监测到的。

  大数据通过数学模型在海量的交易数据中设置了200多个交易监控规则,有几十名监控人员实时监控,一旦出现可疑交易,就会触发监控规则,随即被监管部门锁定,再加以交易记录的调查,交易背后是哪些人或机构在参与,就都一目了然了。

  有基金公司监察稽核人士表示,“1000多只基金,重仓股那么多,恐怕很难做到有效的实时、动态监控。”而一位资深基金经理就此认为,在大数据监测系统里,数据再多都不会构成监控难题,技术可以轻易解决,主要是监测指标是否科学、合理。

  目前沪深两大交易所对“老鼠仓”等交易行为建立了专项核查和定期报告制度,交易所可以实现实时监控机制、专项核查机制、联动监控机制、智能化监控机制四位一体的监控体系。

  地方稽查可疑账户

  借助互联网的搜索技术,“大数据”可以将基金经理所提供的所有亲属账户纳入监控,并对与这些账户同时或一定时间上先后买入或卖出的账户进行监控,圈定特定账户是否存在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的行为。

  有业内人士透露,在可疑账户被大数据监测系统发现后,交易所会把可疑账户报告到监管层,监管层随后把可疑账户分配给地方稽查局,指派地方稽查局调查。通常的情况是,哪里出现了可疑账户或涉嫌“老鼠仓”行为,就由监管层或所在地的稽查局调查。

  专家:基金公司股权结构不合理 内控应先行

  值得关注的是,地方稽查局异地督办老鼠仓时有发生。据记者了解,上海两名涉“老鼠仓”基金经理就是由新疆稽查局查办的,中部某省份稽查局也对相关基金公司的可疑账户进行了调查,目前尚无最终结果。

  为何“老鼠仓”较以往如此高频发生?仅是凭借大数据威力得以爆发?基金公司为何概莫能外,均能以“老鼠仓”系基金经理个人所为而逃遁世外?央广网记者就此采访了中国社科院金融所金融市场研究室副主任尹中立,他认为,大数据技术固然重要,但动辄千万的“老鼠仓”案件根源一定在于企业的内控有问题。

  在大数据已经发现的可疑账户中,上海的账户涉及的并非一定是上海基金公司旗下的基金经理,因为深圳、北京或者其他地区的基金公司买卖上交所[微博]上市股票,必须有上交所的交易席位。同理,深圳的账户所涉及的也有可能是上海、北京或其他地区基金公司旗下的基金经理。

  “基金公司的股权结构不是很合理,我认为,受股份制制约,高管和基金经理都是聘任制,这样如何能保证对于风险控制的积极性?”尹中立表示,基金公司的高管和经理应该持有股份,这样对于内部管控的加强以及人本身对于“触红线”事情的规避,都会有积极的作用。现在单凭证监会和交易所的技术手段不断加强,恐怕还会有“魔高一尺道高一丈”的事情发生,从内部解决才是根本。

  业内人士分析,今后查处老鼠仓行为,在监管层的统一部署下,交易所和各稽查局将出现联动监管局面。交易所主要负责大数据监控,各稽查局负责调查可疑账户。这或许意味着各地稽查局在可疑账户的调查方面将投入更多精力,拥有更大的自主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