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离职谁解,四大主线迈向资管新领域

 

本报记者任威夏欣上海报道  近日,泰达宏利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发布公告显示,公司总经理刘建离任,离任理由为“个人原因,另有安排”。  掌舵泰达宏利4年以来,刘建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投研体系改革,并将养老金业务作为公司的长期战略方向。  不仅如此,在泰达宏利已任职12年的“老将”陈丹琳也在近期离职,不再担任泰达宏利旗下产品的基金经理。而2019年年初至今,泰达宏利已有5位基金经理离职。  泰达宏利成立至今已经有17年,现在的管理规模为379.22亿元,管理规模增速不仅远低于同年成立的基金公司,更是被“后起之秀”超越。随着投研人才频繁流失,泰达宏利发展遇困。  多位基金经理离职  基金公司的核心资产是人才,尤其是基金经理,虽然说基金经理变动是正常现象,不过短期内多人离职,还是说明公司在管理上出现了一定的问题。  8月7日,泰达宏利发布公告显示,陈丹琳卸任泰达宏利蓝筹混合和泰达宏利两只混合型基金基金经理。  资料显示,陈丹琳于2007年7月加入泰达宏利,曾担任研究员、研究主管、研究部总经理助理等职务,自2014年1月6日起,担任泰达宏利价值优化型稳定类行业基金基金经理。离职前陈丹琳管理泰达宏利蓝筹混合和泰达宏利行业混合两只基金,但是任职回报率分别只有-34%和-25.70%。  记者梳理发现,年初至今,泰达宏利已经有5人离职。分别是陈丹琳、王彦杰、王靖、杨超和邓艺颖。上述5位基金经理在泰达宏利的年限分别为:5.59年、0.75年、5.47年、4.47年和7.61年。  其中王彦杰是公司副总经理兼投资总监,除了其任基金经理的时间较短之外,剩余四位基金经理的经验都较为丰富,这些人的离职对泰达宏利可以说损失不小。  截至目前,泰达宏利基金仅有基金经理17人。  除了这几位基金经理离职外,8月10日,泰达宏利基金发布的公告显示,公司总经理刘建离任,理由为“个人原因,另有安排”,总经理职位暂时由副总经理兼财务总监、首席信息官傅国庆代为履职。  资料显示,刘建在2014年10月加盟泰达宏利基金之前,曾在建设银行、中信银行、中银国际证券等企业担任高管,2015年8月起,刘建任泰达宏利基金的总经理。加盟泰达宏利之后,刘建进行了投研体系改革,并将养老金业务作为公司的长期战略方向。  刘建在过去的四年中,对泰达宏利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将公司以往的注重交易、风格切换、仓位变动频繁的投资风格,转向侧重于基金经理风格稳定并加大了中长期投资。  而刘建离职一幕似曾相识,因为在2015年5月,当时泰达宏利总经理刘青山同样因个人原因离职,同样也由傅国庆暂代总经理一职。  《中国经营报》记者就泰达宏利基金前总经理刘建以及多位基金经理的离职原因等相关问题,向该公司发去采访函,但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天相投顾投研总监贾志对本报记者表示,基金公司的核心资产是人才,尤其是基金经理,虽然说基金经理变动是正常现象,不过短期内多人离职,还是说明公司在管理上出现了一定的问题。  “从泰达宏利目前的披露来看,公司今年基金经理离职的确非常频繁。”  格上财富张婷分析认为,公募基金由于没有业绩提成,收入更多源于规模扩大所带来的管理费收入,基金经理的薪资相较私募以及其他资管行业较低,激励机制不到位,也是公募基金经理“公转私”或者离职的主要原因。  基金经理严重“一拖多”  基金行业因为“老带新”“挂名”和人才短缺等诸多现象和问题,基金经理“一拖多”在业内较为普遍。不过,投资者对于类似基金还需谨慎,因为这说明公司的投研人才短缺。  实际上,泰达宏利基金基金经理的数量本身就相对匮乏,这次人员的大规模流失无疑是雪上加霜。  同花顺(300033)数据显示,泰达宏利基金共有84只基金,基金经理17人。  记者梳理发现,泰达宏利的基金经理“一拖多”现象十分明显,比如:丁宇佳一人管理20只基金,庞宝臣一人管理12只基金。  在贾志看来,基金行业因为“老带新”“挂名”和人才短缺等诸多现象和问题,基金经理“一拖多”在业内较为普遍。不过,投资者对于类似基金还需谨慎,因为这说明公司的投研人才短缺。  资料显示,泰达宏利基金成立于2002年6月,是中国首批合资基金管理公司之一,注册资本1.8亿元人民币。中方股东为天津市泰达国际控股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51%。外方股东为宏利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49%。  对比同年度成立的7家基金公司,泰达宏利基金规模排名垫底。2002年度成立的7家公司分别为:招商基金、万家基金、银河基金、中银国际证券、国投瑞银基金、金鹰基金、泰达宏利基金。  根据同花顺数据,截至6月30日,上述基金公司规模分别为:3856.35亿元、920.37亿元、841.86亿元、768.67亿元、754.78亿元、550.88亿元、379.22亿元。  泰达宏利基金在上述7家公司中排名倒数第一,甚至落后于同年成立的招商基金10倍之多。  另外,数据显示,现在泰达宏利旗下基金数量51只,基金资产规模379.22亿元。其中,泰达宏利基金主打的权益产品持续下滑:2015年8月泰达宏利权益类基金规模为242亿元、2016年为172亿元、2017年为133亿元,2018年降至78.09亿元。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6月30日,泰达宏利的权益类基金规模为95.7亿元。  张婷分析认为,4年前泰达宏利总经理刘青山离职,当年还有7名基金经理离职。而泰达宏利规模一直没有突破,一个问题或正是因为人才的断层造成业绩表现不如预期。另外,泰达宏利成立以来股权出现了6次变动,不利于公司的统一发展。  频繁的股权变动和人员流失,让泰达宏利这家成立了17年的老牌公募发展缓慢。而刘建之后,谁将带领泰达宏利走向新的赛道?

图片 1泰达宏利基金总经理刘建

  四大路径发挥自身特色

  □本报记者 徐文擎

  作为一家历史悠久且过往业绩亮眼的基金公司,刘建接手后对于公司新的定位和设计,便显得备受业界关注。现在行业内,越来越多的基金公司开始朝着大资产管理的方向迈进,投资范围涉及一二级、境内外以及各类复杂的金融衍生工具,层次日益丰富。

  另一方面,随着证券公司、期货公司、基金公司、银行、保险公司、信托公司之间竞争壁垒的打破,资产管理行业进入由创新、混业经营的大资管时代,在这个群雄纷争甚至混战的时代,刘建认为泰达宏利的核心优势在于机制和人才。首先要考核机制科学合理、公司制度可持续,“我们的外方股东有超过120年的全球管理经验,在全世界来看能存续这么久的金融机构并不多,这种文化基因传承下来对公司的影响也很大,告诫我们要长期稳健可持续地发展,避免出现大的滑坡,尽量少走弯路,少走回头路,积跬步以致千里。其次,在人才培养上,尽管和大多数基金公司一样面临人才流动问题,但泰达宏利不会为了追求顶尖人才而损失团队其他人的利益,同时为所有人提供持续可成长的空间,给大多数人以发展的机会。

    刘建,曾就职于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中信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中银国际证券有限责任公司等大型金融机构,具备多年金融市场丰富经验。2014年10月加盟泰达宏利基金管理有限公司,2015年4月起任泰达宏利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2015年8月起任泰达宏利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

  第三,在全球8000多亿美元的资产管理规模中,资金的很大一部分来源于养老金。中国的养老问题现在只是刚刚开始,而真正的养老投资起步应该是从今年开始,因为无论是对企业年金还是养老金的投资管理渠道,国家都做了一些新的修订,养老主题会迎来一个非常好的发展机会。“我相信不少基金公司未来也会把养老业务作为一个重点,我们的组织机构、产品也要向这方面倾斜,最近刚做了整体框架。”刘建说。

  机构合作将成为行业趋势

  “我们特别欢迎明星基金经理的诞生,但从公司战略规划来看,我们不会刻意追求明星基金经理。相对于个人,我们更期待投资团队的长期可见性成长。我们特别希望产品的业绩更加稳健可持续,让复利发挥作用。”

  泰达宏利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新任总经理刘建性格内敛、沉稳而思维敏捷、清晰。在他的规划里,泰达宏利基金不仅将延续在二级市场权益投资的传统优势,还将从专户业务、国际业务、养老金业务和互联网金融业务四大方向寻得突破,充分发挥出自身的核心优势,同时准备全方位、多层次地展开与其他金融机构的合作,丰富自身产品条线、打破规模瓶颈。在众多基金公司纷纷转型大资产管理机构的今天,刘建似乎不骄不躁,徐徐而进,一页页展开自己的谋篇布局。

  对此,刘建认为,大资产管理肯定是未来行业的发展方向,随着金融市场的完善和繁荣,投资者会享受到更优质的基金产品和服务。然而,对于单个基金公司而言,精力往往是有限的,因此抓住主线、发挥特色、不随波逐流就显得尤为重要。对于未来的战略图谱,刘建显然已了然于胸。

  首先,专户等机构业务是未来的重点发展方向。“经过多年的发展,我们市场的保有量持续增加,原因是与银行等金融机构有着长期稳定的合作。他认为,作为公募基金,如果仅将着力点放在零售业务上,将会成为制约公司发展的瓶颈,而从行业发展来看,随着养老金、企业年金等大资金的投资途径拓宽,以及银行理财规模不断扩大,基金公司的专户业务还会得到很大程度的发展,因为基金公司的优势就在于挖掘资产和资产定价。因此,他表示也将在考核机制上做出相应的调整,以促进专户业务向前迈进。

  在对产品线的布局上,未来还将以能够服务更多客户的中低风险产品为主打,至于这些产品是在公募产品、专户产品还是子公司来做,还需要结合客户的具体需求而定。另外,从目前来看,经济结构转型将为很多企业孕育整合、重组的重大机会,这是未来的必然趋势,在这方面的投资,我们会选择券商来对接我们的战略并展开充分的合作。

  此外,泰达宏利基金在二级市场权益类投资方面一直具有比较鲜明的特点,在追求α收益上业绩做得相对更好,有了一批具有代表性的基金。对于传统优势的保留,刘建表示“这是他第一个要考虑的事情”。他介绍,过去公司在权益类产品的投资成绩非常好,甚至出现过11年收益涨15倍的产品案例,即使这只产品中间换了数任基金经理,但产品的业绩持续稳定,拉长时间来看,复利的效果就会得到凸显,而集体的智慧也以这种方式得以保留。

  从履历上看,刘建曾在银行体系有过多年的工作经验,和金融机构的接触广泛,合作经验丰富。这些经历,也为他现在的谋篇布局打下了根基。“从这两年的变化来看,在大资产管理行业,银行的资产管理业务发展是最快的,从去年开始,大部分银行都成立了资产管理公司,在全国的资产管理业务规模中,仅银行类的资管规模至今已累积到18-20万亿之间。”他说,“这么大的规模,我们相信他们的资产配置不能完全统一分配到信贷市场,而需要资产管理机构来提升整体募集资金的投资效率,我想,更多的资金将来会交到专业的资产管理公司手上,因此我们下一步也会重点与银行在权益类、债券类甚至在PE业务上展开充分的合作,子公司成立之后,产业基金的发展也会是一个主力方向。

  其次,大力推动国际业务的发展。如大众所知,泰达宏利基金的两大股东之一——宏利资产管理(香港)有限公司的母公司加拿大宏利金融集团具有超过120年的、在全球范围内开展资管业务的历史;具有良好的风控文化和经营稳健的基因,目前宏利金融在亚洲10个国家和地区开展业务,已经拥有9家资产管理公司。“希望这可以成为我们做大国际业务的基础。”刘建提到,市场发展到当前的程度,投资者对海外投资产品有更多的需求,同时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出于这样的期冀、契机和现实情况,大力促进国际业务的发展也是题中之义。

  最后,发展互联网金融业务。“在互联网金融方面,我们前期的发展可能相对落后,目前已经和几家有国企背景的互联网公司在洽谈合作,希望未来也会有一些亮眼的产品问世。他还特别提到,在这块业务上,泰达宏利将秉承“大胆探索、谨慎决策”的思路,“会寻找一些符合资产管理行业特点的公司,不希望随着互联网本身发展周期的变化或互联网公司本身的衰荣而影响产品本身的周期,还是希望做出经得起时间考验的产品。”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