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One plus资金困境迎转搭乘飞机,华夏银行确认乐视部分还款到账

  虽然资金困境有所好转,但酷派日前遭原大股东乐视系断然“舍弃”,被其“贱卖”股份套现还债,未来发展之路依旧不明朗。

图片 1

  但值得注意的是,在2017年8月22日,一位酷派集团内部人士曾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除了讨债的3家银行(平安银行、宁波银行、浦发银行),酷派还与另一家银行有债务关系,但不方便透露是哪家银行。

甘薇希望解冻部分资产,招行会点头吗?

  不过,近期酷派现任CEO蒋超在接受相关媒体采访时声称,现在酷派没有大的资金问题,“基本上对银行的负债都已经解决了”。

时隔半年,招行与乐视之间这笔因收购酷派股份而产生的港元融资,有了新进展。

  “只需补足保证金敞口金额89790139.62元和诉讼费用496636元,3个工作日内,贷款行将向法院提交撤诉申请书,并同时向法院提交解除查封(冻结)的书面申请,申请法院解除对借款人所有财产的查封、冻结。”近日,酷派集团发布公告,宣称公司与浦发贷款纠纷案达成和解。

据了解,无论是贾跃亭名下乐视网股权,还是上述乐视非上市体系的股权,在去年6月招行申请冻结时,已经全部被质押,且部分股权招行是轮候查封。因此招商银行认为最终通过资产保全可以受偿的债权存在不确定性。

  记者注意到,乐视在2015年6月至2016年期间,两次斥资37.77亿港元持股酷派股份,虽然此次5.51亿股并未透露交易价格,但参考此前每股0.9港元的成交价格,此次出售可谓是赔本甩卖。

针对超额冻结的争议,有熟悉此类法律人士指出,一般来说,只要冻结的资产价值与实际债权余额足额,法院不会超额冻结。

  与浦发达成和解

“部分款项已经到位”

  在贷款行向法院提出变更诉讼请求申请后,借款人应于2018年1月17日前向贷款行支付贷款行已垫付的本案诉讼费用49.66万元(含案件受理费和财产保全费)。

稍早前乐视将上述股权出售,并将所得资金还给了招商银行。

  虽然酷派目前的资金困境得到了一定程度的解决,但其未来发展之路依旧不明朗。

2017年6月26日,招商银行上海川北支行申请冻结乐视系资产共计12.37亿元,并获得上海市高院支持。

  同时,在借款人按时足额补足本案所涉银行承兑汇票业务保证金并足额支付上述诉讼费用后3个工作日内,贷款行将向法院提交撤诉申请书,并同时申请法院解除对借款人所有财产的查封、冻结。若贷款行未向法院申请撤诉、解除查封,因此对借款人造成的损失由贷款行赔偿。

不过在贾跃亭看来,招商银行实际冻结查封的资产总价值达261.62亿元。为什么会有12.37亿与261.62亿的超20倍差别?招行到底申请冻结了乐视哪些资产、目前价值多少?

  根据公开资料,1月4日的8.97亿股股份总成交价约为8.07亿港元,每股0.9港元,交易对象为威日创投有限公司,而1月11日5.51亿股并未透露交易价格,接盘买家为Zeal
Limited,是一家于开曼群岛注册成立的公司。

招行到底申请冻结了乐视哪些资产?为何会有12.37亿与261.62亿的巨大差别?

  这也意味着,与酷派存在相关债务关系、已被公众所知的3家贷款行目前的诉求都已得到不同程度的解决。

据澎湃新闻了解,在当时双方签订贷款协议时,乐视将所收购的酷派股权作为了贷款抵押品之一。

  协议称,如果借款人于2018年1月13日前,向贷款行补足本案银行承兑汇票业务保证金至人民币1.286亿元。则在借款人按期足额补足保证金后两个工作日内,贷款行将向法院提出变更诉讼请求申请,申请借款人仅承担保全费及案件受理费。

甘薇早前发声明希望解冻资产以用于偿还债务

  股份被乐视“贱卖”

澎湃新闻独家获悉,招行去年6月申请资产保全的资产最主要包括:贾跃亭直接持有的51213.3322万股乐视网(300104.SZ)股份(占总股本的比例为25.67%,复权后为10.24亿股)以及几家非上市公司的股权,包括乐视控股有限公司持有的北京百鼎新世纪商业管理有限公司股权和北京财富时代置业有限公司股权(后两家公司共同持有世茂广场•工三商业资产)以及乐视控股有限公司持有北京宏城鑫泰置业有限公司股权等。

  这是继偿还平安银行债务、宁波银行撤诉、向中洲企业有限公司成功发行可转股债获5.82亿港元(约合人民币4.95亿元)经营性资金后,又一个让酷派投资人看到希望的消息。

时隔五个月,贾跃亭妻子甘薇一条内容大致为“卖酷派获8亿港元都还了招行,希望解冻部分资产”的微博,再度将招商银行与贾跃亭、乐视系,一同带到了聚光灯下。

更多

澎湃新闻获悉,目前部分款项确已经到位。根据协议,这笔还款将采取分批的方式逐步归还到招行。

  数据显示,2016年,酷派集团实现收入79.94亿港元,同比减少45.5%,公司拥有人应占亏损高达42.1亿港元。2017年,酷派业绩也并未好转,截至7月31日的营业收入约为27.16亿港元,同比下滑约52%,且流动资产已低于流动负债,偿债压力加大。

图片 2

摘要:只需补足保证金敞口金额89790139.62元和诉讼费用496636元,3个工作日内,贷款行将向法院提交撤诉申请书,并同时向法院提交解除查封(冻结)的书面申请,申请法院解除对借款人所有财产的查封、冻结。近日,
酷派集团 发布公告,宣称公司与浦发贷款纠纷案达成…

根据乐视网去年7月的公告,贾跃亭直接所持乐视网股份已被全部冻结,而直接持有乐视网股份被轮候冻结数量占公司总股本的193.92%,贾跃亭在乐视网被冻结的股份数量,相当于他实际持股7.5倍。随后,亦有华福证券等金融机构轮候冻结了乐视系资产。

  1月9日,酷派集团发布公告称,公司近日接到附属公司东莞宇龙通信科技有限公司(借款人)、酷派软件技术(深圳)有限公司(第一担保人)及宇龙计算机通信科技(深圳)有限公司(第二担保人)向上海浦东发展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分行(贷款行或原告)寄发的《关于诉讼和解的意向函》,并于1月9日收到原告《回复函》,根据回复函,各方就该案达成和解协议。

“招行在当时申请查封时已将酷派股份这部分质押物价值考虑在内。”前述知情人士透露。所以,尽管收回部分贷款,但眼见当初申请保全的资产面临大幅缩水,冻结的资产价值能否覆盖剩余的贷款尚存不确定性,对于解冻,招行应该不会轻易点头。

  2017年底,贾跃亭在回复北京证监局声明中表示已将国内债务问题委托于妻子甘薇处理。甘薇本人未透露第二次抛售酷派股份所得的用途。此前,1月4日的抛售,甘薇在微博中称,抛售将直接用来偿还在招行的债务。

在偿还8亿港元贷款后,甘薇在微博中提出诉求,希望招商银行解冻其对应部分资产,便于解决债务问题,那么招行会点头吗?

  未来,酷派新的大股东——威日创投有限公司能否带领其走出“泥沼”,我们拭目以待。

招行冻结了乐视系哪些资产?

让更多人知道事件的真相,把本文分享给好友:

“从市值上看,贾跃亭持有的乐视网股权是招行申请冻结资产中价值最大的,但99%已被质押且质押情况不明,”前述知情人士称,“质押给了谁、质押的价位是多少,都是未知数,但根据当时的行情结合市场惯例,优先的债权不会小。”

  日前,酷派原大股东乐视系更是断然选择“舍弃”酷派,“贱卖”了酷派股份套现还债。继2018年1月4日乐视出售旗下酷派8.97亿股股份后,1月11日晚间,酷派公告表示,乐视于1月11日出售所持公司剩余的5.51亿股股份,占总股本的10.95%,而后,乐视将不再持有酷派股份,历时两年半的合作终以“两败俱伤”告终。

可见的是,在申请冻结乐视12亿资产的半年时间内,尽管乐视网并未复牌,但按照公募基金给出的估值,贾跃亭所持有的全部乐视网股份价值,已经从停牌时的157亿元缩水到了可能不足40亿元。

澎湃新闻从招商银行了解到,乐视系出售酷派集团股权所得资金已有部分款项到账。

1月7日下午,贾跃亭妻子甘薇发布微博介绍债务处理进展称,出售酷派集团部分股份获得8.07亿港元,直接被招商银行抵消对应的部分债务(原债务本息约14亿港币),偿债比例近60%。

招行曾发表声明表示,保全的乐视系有关资产是依据该行依法应当受偿的债权金额,严格依照有关法律程序办理的。

“对招行来讲,这就是一笔正常的、因为违约造成的一笔不良资产清收。”一位知情人士告诉澎湃新闻。

甘薇、贾跃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