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动态,袖里乾坤

摘要:严监管之下,当银行的规模增速被各种监管措施制约,净息差成为影响银行净利润的重要因素。对比不同银行的净息差可以看到,2017年大型银行、农商行的净息差处于扩张态势,股份制银行、城商行的表现相对逊色。
大象也可以身姿矫…

当前,银行主动调整利率的原因在于供需两个层面:一方面是受防风险去杠杆的金融政策环境影响,另一方面则是银行资金存款需求上升。在资金成本抬升的形势下,商业银行需立足客户立行和能力立行,更加注重提升综合服务能力,提高净息差能力
货币基金等金融产品分流储户存款、吸储成本居高不下,银行负债端面临前所未有的压力。
从监管机构公布的数据来看,截至2017年底,我国银行业金融机构总负债233万亿元,同比增长8.4%,这一数据在2016年却高达16%。相比之下,2017年增速降低了近一半。负债成本居高不下,商业银行究竟该如何应对?
主动提升负债利率
近日,多家银行率先上调大额存单利率,其中四大国有行全线上调,城商行上调幅度最大。相对于基准利率,大行上浮倍数由1.4倍提升至1.45倍;股份制行由1.4倍提升到1.45倍至1.5倍;城商行由1.42倍提升至1.52倍。
与此同时,辽宁省沈阳市有部分银行将一年期存款利率上浮。其中,沈阳地区一家农商行、辽阳地区一家城商行一年定期存款利率分别为4.05%和3.6%,比北京地区大额存单的利率还要高出不少,较基准利率上浮比例分别为170%和140%。
商业银行为何主动提升负债利率?对此,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表示:“当前银行主动调整利率的原因在于供需两个层面:一方面是受防风险去杠杆的金融政策环境影响,另一方面则是银行对存款需求持续提升。”
去年以来,监管层以整治银行业市场乱象为主要抓手开展的“三三四十”行动,压缩了影子银行的规模。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11月末,委托贷款中的“金融机构委托贷款”同比少增889亿元,表外业务增速由过去的50%以上降到19%。同时,央行也先后将同业资产和负债业务、表外理财纳入宏观审慎评估体系考核,以防控银行利用同业通道腾挪资产,降低同业市场的监管套利风险。
曾刚指出,从理论上讲,银行存款实际上是由信贷创造出来的,信用扩张增速越快,存款增速就越快。因此,在信贷紧缩的环境下,整个银行体系的资金来源下降,导致可用存款的来源大幅减少。除此之外,大量的表外业务回表,需要有存款资金来源相对应,这进一步增加了资金需求。
成本上升并非坏事
不可否认,随着利率市场化不断推进,银行想要获取低成本资金已经很困难。不过,曾刚表示:“利率市场化本身不是决定利率高还是低的根本性因素,根本因素还是实体经济的运行情况,以及基于实体经济的货币政策走势。”
举例来说,当市场流动性比较宽松时,即便是在利率市场化的环境下,实际利率成本也会很低,如果进入加息周期,则利率可能持续上行。“就国内而言,流动性过度宽松的环境早已出现拐点。”在曾刚看来,在这种情况下继续推进利率市场化,利率就会呈现上行趋势。
利率上行意味着所有银行的资金成本都会上升,但这并不一定是坏事。业内人士指出,这需要综合观察商业银行的资产负债能力。在利率上行期间,大多数情况下,银行贷款等资产价格的上升速度将超过负债成本上升速度,即净息差在扩大。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统计2018年一季度25家A股上市银行业绩情况显示,五大行净息差企稳回升态势加固;城商行净息差同比增加4个基点,而农商行净息差同比尽管略有下降,但仍然维持在平均2.59%水平上,远高于其他类型商业银行的净息差。但股份行负债端在持续调整下净息差收窄幅度进一步缩小,行业整体净息差一季度同比平均收窄1个基点,对净利润增长略有负面效应。
注重资产负债质量
不同银行因为其资产负债结构不同,尤其是负债结构不同,会导致净息差上升幅度有所差异。“主动负债占比高的银行,比如股份行和城商行,因为同业资金来源比较多,其负债利率上升的速度就相对较快。”曾刚表示,这类银行由于贷款调整需要一定时间,且同业资金成本随行就市,净息差面临的挑战更大。
“严监管常态化理顺了银行业金融机构资产负债的扩张逻辑,随着严监管的持续,银行业金融机构将更加注重资产负债的质量和效益,资产负债表将日趋健康。”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董希淼表示,在此轮严监管过程中受影响较大的股份制商业银行,需立足客户立行和能力立行,更加注重提升综合服务能力。
在普华永道中国金融机构服务部合伙人王伟看来,目前国内市场竞争比较充分,对银行来讲,一是要练好内功,也就是在风险定价上做到差异化,特别是对一些风险比较高的项目要做到合适的定价;二是加大中间业务的收入,以此对整个盈利水平有效补充,但在发展过程中需要探索出差异化、个性化道路;三是提升在理财产品上的设计,将一些相对低息的资金留在银行。
曾刚还表示,尽管股份行和城商行当前承受的转型压力较大,但这两类银行也是目前机制最灵活、业务转型能力较强的银行。“利用比较灵活的机制,在内外部压力激励下,这些银行未来有望获得更好更快发展。”他说。

  严监管之下,当银行的规模增速被各种监管措施制约,净息差成为影响银行净利润的重要因素。对比不同银行的净息差可以看到,2017年大型银行、农商行的净息差处于扩张态势,股份制银行、城商行的表现相对逊色。

  大象也可以身姿矫健。2017年,五大行的净利润增速反弹明显,其中工商银行净利润同比增幅为3%,而该行2016年净利的同比增幅仅为0.5%。

  小马也可能步履蹒跚。一些处于快速增长期的城商行、股份制银行却出现了净利降幅较大的局面。数据显示,2017年,天津银行净利润同比下降12.7%。两年前,天津银行还保持着10%以上的净利增速。

  背后究竟是什么因素在发挥作用?多位业内人士认为,严监管之下,当银行的规模增速被各种监管措施制约,净息差成为影响银行净利润的重要因素。在生息资产规模增速渐趋固化的背景下,净息差的变化正成为不同银行间拉开差距的“翻云覆雨手”。

  净息差出现分化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首席银行分析师许文兵对记者表示,对于银行盈利来讲,净息差是最重要的因素。

  对比不同银行2017年的净息差可以看到,大型银行、农商行的净息差处于扩张态势,股份制银行、城商行的表现相对逊色。

  2017年,四大行和邮储银行一改过去两年净息差下降的局面,净息差较2016年均有提升。其中,邮储银行净息差上升了16个基点。规模庞大的大型银行净利润增速开始快速上行。

  一些农商行的净息差也录得较大增幅。比如,无锡银行2017年末净息差上升19个基点至2.15%,带动净利润增速由个位数上升至两位数。

  与之相比,一些城商行遭遇净息差滑坡。比如,天津银行净息差下降51个基点至2017年末的1.25%,仅此一项就对利润产生负面影响近33亿元。

  此外,部分股份制银行净息差下降了逾20个基点,净利润增速也由两位数降至个位数。

  “这主要与负债的结构及稳定性的相关度较大。”民生银行金融发展研究中心主任王一峰表示,大型银行和农商行的个人客户占比较大,大部分客户群体对利率变动敏感度低,负债端成本相对较低。

  许文兵说,从资产端投放角度看,贷款收益上升的幅度和速度明显低于负债成本的上升。因此,以同业负债支持资产业务发展的股份制银行净息差下降就更为明显。

  资产负债管理迎难而上

  值得一提的是,净息差最坏的时刻已经过去。2017年初以来,受市场利率上升传导及经济复苏带来的信贷需求回暖,贷款利率进入上升通道,上市银行整体净息差企稳回升。

  天风证券银行业分析师廖志明说,商业银行净息差于2017年一季度见底于2.02%,此后逐季回升,去年第四季度达2.10%。不少银行当年四季度的净息差呈现加速回升态势。

  然而,银行业面临的“负债难、负债贵”问题仍在持续发酵,进而导致资产端定价水平持续提升,使流动性管理的难度日益加大。

  2017年以来,银行体系负债端价格保持了较快上升势头。王一峰说,贷款定价随之上行,定价传导使得银行业净息差有一定抬升动力,但负债结构较差的银行自身也承担着净息差的损失。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认为:“净息差分化表面上是资产收益率和负债成本率之间的差异,背后却是各家银行在客户结构、风险偏好、业务模式等方面差异的综合体现。”

  2018年,银行该如何更好地优化其成本与收益的平衡?

  为应对净息差收窄的压力,许文兵建议银行可以从两方面发力:一是资产端,中小银行可以多投放一些支持小微企业的贷款,因为小微企业客户的定价还是相对较高的;二是负债端,中小银行不得不面对同业流动性状况带来的影响,但可以通过增加存款等核心负债,降低综合成本的压力。

  招商银行相关负责人表示,商业银行要关注市场资金利率的敏感性。要根据利率变化,适度调整主动负债结构。比如,结构性存款的资金成本比同业存款低。在吸收外部资金的时候,一定要注意资金吸收的时点和节奏,不把吸收资金的时间放到月末、季末和年末。资产投放上,要把有限资源投入到风险相对可控、收益相对较高的资产中,保持整体收益稳定。

  为克服净息差下降对营业收入带来的影响,天津银行表示,该行正主动调整资产负债结构,提升综合收益率。

让更多人知道事件的真相,把本文分享给好友: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