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商言商VS社会责任,归真堂上市引争议

  广州一基金公司投资总监则认为,现在是法制社会,应该把道德与法律分清楚,归真堂能不能上市,一定要找到法律上的依据。未来面临同类问题的公司还会有很多,在法律法规上应该有明确的规定。

分享到:

  广州一家大型基金公司的投资总监也表示:“对于比较关注道德伦理的基金来说,烟草、赌场等公司就不会投。这个社会能挣钱的公司多的是,何必要投那些缺乏社会责任的公司?”他认为,中国要成为经济强国,必须接受普世价值,如人和动物应有的权利、商业伦理、道德关怀等。

  调查显示,与反对上市相比,有更多的投研人员会在发行过程中对归真堂说“NO”,43位投研人员中,有33位明确表示不会参与询价,占比高达77%;9位表示要看其投资价值,占比21%,1位未表态。

  另一基金经理表示,出于公平的考虑,归真堂是否应该上市,要参考以前上市公司是否存在类似的情况,不能仅仅因为所谓的“虐待动物”这个原因禁止上市,应该综合考量,我们也应该多角度看待这个事情,如国外是否有类似的公司?他们是如何处理的?

  在表示会考虑参与询价的投研人员中,投资价值是最主要考虑因素。一位投资总监表示,会更多从投资回报角度考虑,看归真堂在此次事件后业绩会不会受到影响。
(更多报道见 在商言商VS社会责任
公募基金直面归真堂上市争议)

  应该在商言商,

> 相关报道:

  • 归真堂能否上市取决于市场
  • 视频:实拍归真堂再开放
    参观者跪拜黑熊谢罪
  • 归真堂盗账号进行网络公关
    网友愤怒声讨(2)
  • 归真堂盗账号进行网络公关
    网友愤怒声讨
  • 归真堂被指冒名人李开复、潘石屹等发微博(图)
  • 归真堂深圳门店遭市民举牌抵制
    店员关门谢客并报警
  • 深圳市民举牌抵制归真堂
    药店闭门谢客
  • 澳门新萄京,活熊取胆惹众怒
    归真堂深圳门店遭围观

  “活熊取胆”的归真堂(微博)应不应该上市?能不能上市?作为最大的机构投资者,公募基金对此持何种看法?证券时报记者对43家基金公司的43位投研人士进行了调查,并采访了多位资深的公、私募基金经理,他们就这一问题进行了热烈的讨论。

  对于近期社会热议的归真堂(微博)首次公开募股(IPO)问题,基金持什么态度?如果归真堂顺利过会公开发行,基金对参与网下询价又会作何打算?

  在调查中,北京一大基金公司的知名基金经理表示,就像烟草企业不能上市,归真堂也不应该上市,一个社会需要道德底线。北京另一家公司的基金经理表示,不支持归真堂上市。另外,一些非标准化的餐饮企业,也没有必要上市,因为工业化的加速会在一定程度上降低品质。

  基金经理明确表示不参与询价主要有四方面原因:首先觉得“活熊取胆”缺乏社会公德,持有这种观点的投研人员有21位。其次,希望回避争议与不看好行业发展前景也是重要原因,各有5位。此外,还有2位投研人员表示公司暂停打新。

  深圳一基金公司表示,归真堂面临公众形象风险与社会质疑,如果上市后,公众情绪比较大,可能导致产品销售出现问题,进而影响公司利润,风险太大,如果真的IPO,不会考虑申购。

  在认为需要综合考量的投研人员中,有基金经理认为,出于公平的考虑,归真堂上市需要参考以前是否有类似公司上市,同时也可参考国外的情况。一位研究总监表示,要看归真堂是否符合IPO相关的法律法规,如果符合就应允许上市,至于能否成功由市场来决定。

  南方一大型基金公司主管投资的副总经理表示,像归真堂这样的公司,可以考虑不上市,原因有以下三点:一、归真堂的药是可以替代的,只不过别的药疗效慢一些,而且,这种做药的方式不代表未来的发展方向,这类药卖到西方会被抵制,在国际上没办法取得信任;二、归真堂上市对提升中药行业没什么好处,更多只是一个企业的利益,对社会的意义不大;三、过去三十多年来,中国已经发展成为大国,要成为强国,必须推广普世的价值观,只有价值观得到认同,产品才可能被接受,中药才能在全世界推广。

欢迎发表评论  我要评论

  深圳一大基金公司的基金经理就表示,从个人感情上反对活熊取胆,不过,很担心一旦取缔这个看上去很残忍的行业,黑熊的命运恐怕会更加悲惨。另外,从行业的角度,现阶段取缔“活熊取胆”应该是不可能的。而关于归真堂是否应该上市,不妨参考澳大利亚的上市公司Daily
Planet,不过,它至少不应该在不能做空的A股上市。

  近日,证券时报记者抽样调查了43家基金公司中的43位投研人员,包括基金经理、投资总监与研究总监。调查显示,43位基金投研人员中,逾半数认为归真堂不应上市;如果归真堂顺利过会发行,近八成明确表示不会参与询价。

  不过,也有相当部分基金经理表示,会从投资回报的角度考虑问题,是否投资主要看它的综合价值创造能力。

  证券时报记者 文月

  “中国企业在国外兼并频频遇阻,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我们企业的价值观不被信任。我们要做负责任的大国,企业特别是一线的企业要做有理想的企业,因此,走向世界不只要有实力,还要以德服人。所以,归真堂事件是一个好事,是中国经济上一个台阶的标志。”他告诉记者,自己上研究生时学过商业伦理课,“国外从学术上一直都很关注这些事,看上去是非经济因素,对经济的影响还真不小”。

  对于归真堂上市,23位投研人员表示此类企业不应上市,占比53%;3位投研人员认为归真堂可以上市,占比7%;17位投研人员表示需要综合考量或难以判断,占比40%。

  “如果一个上市公司坑蒙拐骗,但是获取了利润,从投资角度来讲,你愿意投吗?一个公司有没有社会责任,决定了这家企业盈利能力的持续性。如果有良知的人,都是会反对的,现在的问题在于怎么定性。”上海一家基金公司的投资总监表示。

  在认为不应该上市的23位投研人员中,19位认为活熊取胆存在道德瑕疵;其余4位认为活熊取胆不符合社会经济发展方向。如北京一家大公司基金经理表示,就像烟草企业不能上市一样,归真堂也不应该上市。不过也有基金经理认为,从财务上看,归真堂上市是没有问题的,即使不让归真堂上市,活熊取胆依然会存在,况且中药里面熊胆粉的使用由来已久,不能因为舆论的压力就阻止公司上市。

  上还是不上?

  针对43家基金公司43位投研人员的调查显示——归真堂若过会
逾七成无意申购

  北京一基金经理也认为,在商业领域,商业目标是第一位的,不应过多涉及道德,因为道德评判有时存在客观标准,有时则是主观的,“作为一名基金经理,如果一家企业因为社会责任暂时出现问题导致大家过度抛弃,我会逆向投资。我仅仅把它当成一个交易品种”。

  投还是不投?

  如果归真堂IPO,你投不投?对于这个问题,大多数基金经理表示,不会参与询价。除了道德的因素,更多基金经理考虑的是风险因素。一位基金经理的说法颇具代表性:“投资这么一家有很大争议且基本面不明朗的公司,风险很大。”

  另一基金经理表示,虽然他本人不大关注企业的社会责任,但未来基金的投资标的涉及到社会责任争论的会越来越多,建议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和业内人士就此深入研究、讨论,以利于相关领域的法规得到完善。

  上海一基金经理表示,如果归真堂IPO,自己不会参与,而且,机构投资者应适当承担社会责任。“从投资的角度来说,赚钱就可以,但是从伦理角度确实难以接受,这取决于个人,我个人看着活熊取胆就是不舒服,因此不会去投资,而且可选的投资标的有很多,不差一家公司。”

  深圳一基金经理表示,不考虑买与普世价值取向相违背的东西,因为长期发展肯定会受限制,比如高污染公司、以压榨劳动力盈利的公司等,业绩没有持久性,投资的不确定性也很大。

  上海一基金经理表示:“投资不投资,只看业绩如何。”深圳一基金经理表示,若该公司上市,且定价合理,可以作为医药+畜牧业进行评估,而且该公司具备一定的资源稀缺性,有参与价值。

  基金经理激烈交锋

  一知名公转私基金经理表示,归真堂引发争论是一件好事,说明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大家已开始多角度关注企业,不仅仅看企业是否赚钱。另外,这一讨论也说明社会正越来越多元化,是社会走向民主的一个体现,民主意味着大家可以发表不同的意见,大家都来讨论,最后看能否形成共识,做出合理抉择。他表示,自己不主张归真堂上市,“因为现在上市资源还很稀缺,应该把稀缺资源让给更有前景、更健康、更缺钱的企业”。

  前述广州基金公司的投资总监表示,作为机构投资人,没有能力也没有必要去过度关注这些问题,如果公司上市,可以考虑参与询价,道德层面的东西会因时而变,很难有定论。

  不过,也有部分基金经理支持归真堂上市,北京一基金经理表示,取熊胆虽然对熊不好,但对人好,况且是自己养的,不是野生的,“我们更看重归真堂生产许可证、医疗监管等法律方面的问题”。上海一基金公司表示,符合上市要求的企业都可以上市,归真堂也不例外。

  围绕归真堂是否应该上市这一问题,基金经理展开了激烈的争论。

  还是社会责任投资?

  证券时报记者 扬清

  另一基金经理表示,如果归真堂过会成功,会综合考虑该公司的经营状况、盈利能力、估值水平、当期市场情况等多方面因素,以及本公司对于上市公司经营正当性、可持续发展能力、经营风险等多方面要求,进行综合的评判。

欢迎发表评论  我要评论

分享到:

  深圳一家合资基金公司的研究总监表示:“我做了十多年化工行业的研究,非常在乎企业的污染问题,这也是考察企业社会责任的一个方面。做投资最重要的是看回报,社会责任感差的公司短期业绩也许不会受到大的影响,但长期来看就是致命的风险。”据这位研究总监透露,该公司考察投资标的,尤其是医药、造纸、化工等有可能对环境产生污染的行业时,会重点考察这家企业过往的社会责任情况。

  上述南方大基金公司副总经理表示:“有公司用熊胆粉做药,我们始终觉得风险很大,能挣钱的公司很多,何必要挣它的钱呢?当然,打新是一个短期行为,如果价格合理也可以考虑,但长期投资这类公司肯定有风险,我们不会把这类公司作长期投资的品种。”

  深圳一基金公司的基金经理表示,归真堂不应该上市的原因:一是养熊行业壁垒不高,归真堂没有竞争优势,发展空间有限;二是该行业产业政策风险较大。养熊取胆被媒体报道后,熊胆粉的入药范围可能受限制,目前天然牛黄、天然麝香的入药范围都有限制;
三是部分制药企业已经在研究人工合成熊胆粉的技术,未来人工合成熊胆粉可能替代天然熊胆粉。另一家深圳基金公司的基金经理表示,归真堂获取制药成分过程对熊是一种持续的折磨,熊胆粉不是必须的药物,可以禁止。

  但是,也有部分基金经理表示,投资某种程度上就是“在商言商”,不会过度关注企业的社会责任,而且社会责任本身是一个很难厘清的概念。

  这是一个问题

  在接受证券时报记者采访的基金经理中,大多数赞成社会责任投资,认为企业应该讲究社会责任,也有基金经理表示:“以前考虑企业社会责任的情况较少,未来会多考虑一些。”

  “就我个人观点以及我所理解的职业精神和信托精神而言,我不会考虑社会责任。因为基金的钱是投资人的钱,我应该帮投资人赚钱,如果是我自己的钱,就会考虑社会责任问题。”上海一位基金经理表示。

  “我的投资组合会考虑社会责任因素,概括地说,我认为好的上市公司有‘三好’:好的方向、当好人、做好事。企业的经营应该和人类追求的美好生活相一致!”深圳一家基金公司的投资总监表示,社会责任往往决定一家企业的品牌形象和产品发展前景。在品牌效应方面,缺乏社会责任的一定不是好公司,至少这家公司隐含了太多的政策风险,在估值上应该给予一定的折价。“对于遭到上交所、深交所谴责的公司,我们一般不会考虑纳入到投资组合里去。”上述人士表示,社会越发达,对企业的社会责任要求就会越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