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教师10年买不起房,孙子睡奶奶上铺

摘要:■人大代表袁古洁说她现在根本买不起房。 新快报记者黎湛均/摄
省人大代表袁古洁感叹房价高企一家人“住得心酸”
新快报讯记者尹辉黎秋玲牟晓翼陈红艳黄琼报道
“我做正教授已超十年,做副厅也已过五年,但我依然买不起一套商品房。”昨日上午,在汪洋书记参…

摘要:
  “我有正教授职称已经超过10年,做副厅也5年了,但我现在的工资依然买不起房。”广州日报报道,昨日,广东省人大会议汕尾代表团的讨论会上,省人大代表袁古洁抓住最后一个发言机会向在场的广东省委书记汪洋谏言。
  “幸福是一个抽象概念,这样一个抽象的概粤副厅级官员称买不起房 儿子睡奶奶上铺  “我有正教授职称已经超过10年,做副厅也5年了,但我现在的工资依然买不起房。”广州日报报道,昨日,广东省人大会议汕尾代表团的讨论会上,省人大代表袁古洁抓住最后一个发言机会向在场的广东省委书记汪洋谏言。
  “幸福是一个抽象概念,这样一个抽象的概念怎样成为一个具体的目标,要建立综合性的幸福指标体系。按照温家宝总理的话说是,既要眼光新,又要脚踏实地。”袁古洁说,广东的成绩很好,总量大,但人均并不高。“人民群众分享改革开放的成果,怎样分享,最基本的一个方面是住房。”
  袁古洁激动地向大家讲述了自己的个案:“我自己住的是75平方米的房子。我的儿子高二,17岁了,跟我的妈妈是睡上下铺的。我也想买房,但华南师范大学旁边刚刚开盘的一个房子地价是2.5万一平方米。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读书读了10年,教授职称也拿了10年,但我买不起一个商品房。”袁古洁曾任华南师范大学法学院院长,现任广东省人大常委会委员,广东省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副主任。
  袁古洁说,根据统计,去年1月到10月,广东房地产开发投资的2700多亿元,经济适用房的投资才19.5亿元,还不到1%。“作为幸福广东的一个发展目标,要让人民群众住得起房,这是最基本的需求。”
  汪洋凝神听取了袁古洁的发言。他最后向诸位代表拜早年,祝大家生活幸福,“没房住的有房住,没钱花的有钱花”。

■人大代表袁古洁说她现在根本买不起房。 新快报记者黎湛均/摄

省人大代表袁古洁感叹房价高企一家人“住得心酸”

新快报讯记者尹辉黎秋玲牟晓翼陈红艳黄琼报道

“我做正教授已超十年,做副厅也已过五年,但我依然买不起一套商品房。”昨日上午,在汪洋书记参加汕尾代表团分组审议时,省人大代表、省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副主任袁古洁诉说房价高企之下,她全家买不起房、住得心酸的情况,引得汪洋书记在离开代表团时,还不忘祝福大家:“没房的有房住,没钱的有钱花,越来越幸福。”

住房是感到幸福与否的基本条件

“幸福,既要仰望星空,又要脚踏实地,但我认为更重要的还是要脚踏实地。”袁古洁在畅谈幸福后,随即说起了她当下面临的买房困境,她一家现在住在华南师大75平方米的房改房里,“我的儿子高二了,还跟我妈睡上下铺”。谈起79岁的母亲还与17岁的儿子挤在一张上下铺时,袁古洁直言“一阵心酸”。

“我也想买房,但华南师大旁边一个刚刚推出的楼盘底价高达两万五一平方米。”袁古洁说起自己的买房经历,称完全被房价吓倒,“售楼部的人给我打电话,说我看中的那套房大概要两万七一平方米”。她算了算,140平方米的房子,总价接近400万元,“就算交上了首期,现在商业贷款利率这么高,月供也供不起”。

“算了,这辈子我不买房了,我就住75平方米的宿舍。”袁古洁说,自己最终放弃了买房的想法。

袁古洁说,住房是老百姓感到幸福与否的基本条件,但她了解的去年的一些数据对比悬殊:1月到10月,广东房地产总投资是2777亿元,而政府投入经济适用房的资金才19.5亿元,“也就是说,还不到1%”。

住房保障条例已列入立法建议

审议结束后,新快报记者采访了袁古洁。她向记者透露,广东省的住房保障条例已列入今年省人大的立法计划建议之中,这次省十一届人大四次会议将综合代表们的意见,最终确定其是否纳入今年的立法计划。

“目前省建设厅正在起草,具体内容还不清楚,但如果纳入了今年的立法计划,如无意外的话,今年能够出台。”袁古洁说。

在袁古洁看来,这个住房保障条例应该对保障房的保障范围和申请程序进行明确。“比如哪些人可以进入保障范畴,要有一些相关的限制和门槛,杜绝保障性住房最后变成腐败源头。”她说,同时要细化申请程序,让有资格的人公平公正地获得保障性住房。

“当然还必须建立相应的法律责任。”袁古洁说,如果在保障性住房当中出现腐败,要进行相应的处罚。

TAGS:住得心酸人大代表买不起感叹教授房10年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