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央行意外上调存款准备金率显示稳定信贷投放决心

对市场有负面冲击,但程度并非很严重.此举会被迅速理解为政策基调真正出现了拐点,市场(主要是商品市场和股市)一开始会做出消极反应.此次央行上调的是准备金率,说明在近期内还不愿上调利率.对银行产生的冲击料有限,并且不会对2010年7.5万亿元人民币信贷发放目标带来冲击.

仍预期央行在升息时或上调储蓄利率27个基点,同时上调贷款利率18个基点.

–整理 陈敏; 审校 曾祥进

中国央行此次上调存款准备金率,预期可回收超过2,000亿元人民币资金.在今年馀下时间央行仍有可能再次上调存款准备金率,并有可能在二季度开始升息周期.

政策退出迈出标志性一步.存款准备金的调整所冻结的基础货币为2,500-3,000亿元,其力度并不是很大,但是政策的宣示意义更大,是政策退出的标志性一步,这意味着政策将根据经济的状况逐步退出,实现正常化.後续政策调整还将继续实施.首先,公开市场操作和窗口指导将加强;其次,存款准备金将可能继续调整;第三,加息可能提前.

–摩根大通:

本次存款准备金政策的调整大约能冻结基础货币2,500-3,000亿元,按现有的货币乘数,这大约能减少1万到1.5万亿货币增长.

调整的可持续性:至少在一季度还会延续,准备金率继续上调的可能性不能排除.调整是否持续将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未来信贷和通胀的路径.对于这两个层面的问题,通胀走势的确定性相对大些.2010年上半年明显的通胀压力非常值得警惕,这个现象产生的背景一定程度上来自国内货币和信贷环境变化,更主要原因在于全球范围之内由经济复苏引发的全球PPI领域价格压力以及向国内的传导.

其次,不确定性比较大的在于信贷投放节奏.就信贷投放能力和意愿而言,一方面准备金率上调进一步加强了控制预期,另一方面源自2009年12月末的财政存款投放对超储率补充,银行体系流动性充裕,此次0.5个百分点的准备金率上调尚不会对银行放贷能力产生实质影响.结合历史经验,此次上调短期内很难控制信贷投放冲动,如果没有诸如额度控制等更严厉的政策出台,信贷继续放量依然是更为合理的猜测.

对于加息政策,在近期通胀主要贡献力量来自于不可持续的天气因素和春节因素背景下,一季度加息的可能性偏小,但二季度在PPI拉动下的通胀继续上行将非常有可能引发加息政策的落地.此外,加息政策需要国务院层面的批准在一定程度上也支持了其不应当会来得太快,但至少以目前货币政策的前瞻性和灵活程度来看,很可能不会晚于二季度.

调整的可持续性:至少在一季度还会延续,准备金率继续上调的可能性不能排除.调整是否持续将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未来信贷和通胀的路径.对于这两个层面的问题,通胀走势的确定性相对大些.2010年上半年明显的通胀压力非常值得警惕,这个现象产生的背景一定程度上来自国内货币和信贷环境变化,更主要原因在于全球范围之内由经济复苏引发的全球PPI领域价格压力以及向国内的传导.

–美银-美林:

其次,不确定性比较大的在于信贷投放节奏.就信贷投放能力和意愿而言,一方面准备金率上调进一步加强了控制预期,另一方面源自2009年12月末的财政存款投放对超储率补充,银行体系流动性充裕,此次0.5个百分点的准备金率上调尚不会对银行放贷能力产生实质影响.结合历史经验,此次上调短期内很难控制信贷投放冲动,如果没有诸如额度控制等更严厉的政策出台,信贷继续放量依然是更为合理的猜测.

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开通此服务。

–国泰君安:

–中信证券:

北京1月13日电—中国人民银行周一晚间宣布,自1月18日起上调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行动之快令市场始料未及.这是自2008年下半年央行为应对国际金融危机连续下调准备金率以来,首次调整准备金率.

–巴克莱资本:

–中信证券:

–德意志银行:

以下为国内券商对此举的点评.

存款准备金率提前上调出乎意料,显示了央行稳定信贷投放的决心.根据我们的测算,上调存款准备金率0.5%,可以锁定金融体系资金2,800亿元左右.而在目前商业银行超额存款准备金率水平大大低于历史平均水平的情况下,存款准备金率的上调具有较强的政策约束力.

我们认为,央行此次上调存款准备金率背後更深的意图则在于重塑中国的货币政策纪律,每月上万亿的新增贷款仅仅是金融危机背景下的应急措施,而不是政策常规.当市场和商业银行机构将以万亿为单位投放信贷视为正常时,就有必要重塑货币政策纪律,这虽然在短期内会对实体经济和资本市场产生冲击,但有利于中长期保持宏观经济稳定发展.

流动性充裕与经济复苏强劲是政策调整的基础.首先,近期流动性十分充裕,一方面外汇流入大幅度增加,另一方面一季度到期的央票和回购数量巨大,这两方面导致基础货币大量增加,从而导致金融体系流动性十分充裕.商业银行的放贷冲动大,2010年年初放贷数量较大,这与政策的意图有所背离.其次,近期工业产出缺口由负转正,出口增长超预期,这表明经济强劲复苏.再次,通胀明显回升,2009年12月CPI可能达到1.8%,而第一季度CPI将超过2%,接近3%.

–安信证券:

对于加息政策,在近期通胀主要贡献力量来自于不可持续的天气因素和春节因素背景下,一季度加息的可能性偏小,但二季度在PPI拉动下的通胀继续上行将非常有可能引发加息政策的落地.此外,加息政策需要国务院层面的批准在一定程度上也支持了其不应当会来得太快,但至少以目前货币政策的前瞻性和灵活程度来看,很可能不会晚于二季度.

–整理 陈敏/李然; 审校 曾祥进/张喜良

–安信证券:

以下为部分投行和券商对此举的点评.

存款准备金率提前上调出乎意料,显示了央行稳定信贷投放的决心.根据我们的测算,上调存款准备金率0.5%,可以锁定金融体系资金2,800亿元左右.而在目前商业银行超额存款准备金率水平大大低于历史平均水平的情况下,存款准备金率的上调具有较强的政策约束力.

本次存款准备金政策的调整大约能冻结基础货币2,500-3,000亿元,按现有的货币乘数,这大约能减少1万到1.5万亿货币增长.

流动性充裕与经济复苏强劲是政策调整的基础.首先,近期流动性十分充裕,一方面外汇流入大幅度增加,另一方面一季度到期的央票和回购数量巨大,这两方面导致基础货币大量增加,从而导致金融体系流动性十分充裕.商业银行的放贷冲动大,2010年年初放贷数量较大,这与政策的意图有所背离.其次,近期工业产出缺口由负转正,出口增长超预期,这表明经济强劲复苏.再次,通胀明显回升,2009年12月CPI可能达到1.8%,而第一季度CPI将超过2%,接近3%.

政策退出迈出标志性一步.存款准备金的调整所冻结的基础货币为2,500-3,000亿元,其力度并不是很大,但是政策的宣示意义更大,是政策退出的标志性一步,这意味着政策将根据经济的状况逐步退出,实现正常化.後续政策调整还将继续实施.首先,公开市场操作和窗口指导将加强;其次,存款准备金将可能继续调整;第三,加息可能提前.

我们认为,央行此次上调存款准备金率背後更深的意图则在于重塑中国的货币政策纪律,每月上万亿的新增贷款仅仅是金融危机背景下的应急措施,而不是政策常规.当市场和商业银行机构将以万亿为单位投放信贷视为正常时,就有必要重塑货币政策纪律,这虽然在短期内会对实体经济和资本市场产生冲击,但有利于中长期保持宏观经济稳定发展.

北京1月13日电—中国人民银行周二晚间宣布,自1月18日起上调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行动之快令市场始料未及.这是自2008年下半年央行为应对国际金融危机连续下调准备金率以来,首次调整准备金率.

–国泰君安:

央行上调存款准备金率不但能协助回收大量银行间市场流动性(估计0.5个百分点的升幅可冻结约3,000亿元的银行资金),同时也示意银行今後在控制信贷节奏的同时要考虑到流动性和资金成本.仍然存在再次上调存款准备金率的可能性,这将取决于银行间市场的流动性状况和信贷节奏.

从供需面来看,央行的流动性管理措施成效应该在银行间拆借利率有所反映,包括七天回购利率.预期央行未来几月间还会进一步引导银行间利率水平上行.

维持原有预期,即央行将在今年下半年两次上调基准利率,总升幅为54个基点.CPI增速料于今年年中超过一年期存款利率,在实际利率为负的情况下,央行亦可能在下半年上调基准利率.

–汇丰晋信:

此次调整存款准备金率速度超出了预期,但收缩的方向上是符合我们预期的.反映了央行保持全年贷款平稳增长的态度之非常坚决.另外,该行为同时也是为了对冲到期的央票和外汇占款的快速增加.1-3月是央票到期和正回购到期的高峰期,到期量扣除1月份已回笼资金後将达1.74万亿.信贷窗口指导加上存款准备金率上调将对商业银行产生警示作用,但不会影响我们对全年信贷投放量7-8万亿的预期.

本轮存款准备金率上调所处环境与06-08年不同,因经济回升基础没有那时稳固,且政策预期存在变数,从而市场对政策收紧的敏感度提高.就银行股而言,我们认为审慎监管和银行扩张空间下降将导致银行股盈利受到一定的负面影响,但银行股估值仍低于合理估值中枢,盈利预测有较大安全边界,估值再明显下降的空间有限.

今年上半年料逐步出台措施以收紧货币政策,主要为管理性措施.虽然对外资流入及出口复苏势头好坏的忧虑可能会限制升息空间,但我们仍预期新增信贷会有所放缓,可能会较09年水平降低20-30%左右.另外央行也会继续使用准备金工具来管理货币供应量.

我们仍预期一季度间会出现一些支撑中国股市上行的利好因素.新增流动性及良好的公司业绩都会在年初支撑股市.但若中国货币政策转向中性,下半年中国可能会面临更多挑战.

从今年全年来看,随着投资增长速度从之前的较高水平逐步回落,货币供应速度亦较上年缓和,09年推动中国股市强力反弹的动力会逐渐变弱,尽管国内需求较富弹性,外部环境也正在改善.

中期内影响中国股市和整体经济的主要因素包括:虽然决策层警示银行切勿过快放贷,但银行可能仍会在新年伊始继续大量发放贷款;为防止资产泡沫而出现政策变化,决策层已收回一些房地产优惠政策,并着力提高房产投机成本;推动民间消费仍是重中之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