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引爆信用风险,应加大非金融通资金产比例

中国国家统计局周二将公布中国7月CPI数据,普遍预期达6.3%,虽或未超越6月的6.4%,但已足令央行或需加息及维持紧缩货币政策.中国决策层多次重申,下半年仍以遏制通胀作为首务.在此敏感时刻,美国引爆评级及债券危机,不仅自身经济命悬一线,中港经济恐怕也会遭受毁灭性震荡.

标普取消美国长期主权信用保持70年之久的AAA评级,降为AA+、展望负面,不少评论均认为是预料之内,更猜疑这仅属一项政治判断.也有意见认为环视全球,美债仍然安全,暂时难觅更佳的替代品,结论是不会爆发抛售潮.

作为最大债主的中国,继去年胡锦涛、温家宝多次公开敦促美国要确保中国的美元资产安全後,这次透过中国官方新华社评论员文章,强烈要求美国“要停止惯例,让选举政治绑架环球经济”,更意识到骨牌效应的杀伤力,”这次下调只是前奏,更多毁灭性降级将随後而至”;文章并预告了中国的後着,即呼吁设立一个新的稳定及安全的”环球储备货币”,避免由单一国家引发”金融大灾难”.

北京这种表态,语气甚重以至有“割席”的意味,即使不一下子大幅减持外储中的美债,亦难望再增持.中国目前正面临借贷困难的”钱荒”,利息扯高,中小企受倒闭潮的威胁极为严峻,而美汇走弱令人民币飙升,虽可稍纾输入通胀之苦,但亦将进一步令中国出口窒息.目前扩内需政策未竟全功,外需又受挫折,将令中国经济更难转好.

美债评级危机又或加速QE3的推出,届时又会加剧中国的输入通胀压力.正值目前中国通胀居高不下,有关冲击将会触发蝴蝶效应.

对于香港,利息扯高以至美元续贬,或令香港通胀加剧、楼市波动,以至资金流走,令股市震荡.但相信中国会因而对外储的投资更多元化,香港藉此机遇,可进一步壮大及巩固发展离岸人民币中心.但中国要让人民币国际化,以至建构可替代美元的环球货币,非短期内可以见功,在此危急关头,中港两地政府宜提高忧患意识及作好预备,应付这场风暴来袭.

对于当前的全球经济动荡,中国应看清方向,坚持三个不变来应对:既定的宏观调控方向不变,坚持稳健的货币政策不变;加快外汇储备多样化政策不变;加快人民币国际化的方向不变.

8月8日社评

他并表示,人民币升值对抑制输入性通胀有些作用,但抑制通胀不能完全依赖汇率工具,还需要收缩货币,减少流通领域成本等多种综合手段.

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开通此服务。

具体到中国,由于当前的通货膨胀存在多重因素,如成本推动、货币超发,输入性通胀等因素,预计全年CPI料会突破政府年初制定的CPI涨幅目标4%,全年涨幅料在4-5%.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立场.

根据美国财政部最新数据显示,6月份中国连续第三个月净增持美国国债57亿美元,令总额达11,655亿美元,仍列全球首位.[ID:nCH0073809]

他在北京的一个新闻会上并建言,中国应加快外储多样化政策不变,外汇储备中应减少金融资产比例,加大非金融资产比例.

夏斌并认为,美债评级下调会影响方方方面面,最後导致全球经济增长下行,游资大量流入新兴市场致这些地区通胀压力加大.

在货币政策方面,夏斌称,中国央行目前的货币政策存在诸多两难问题,如外汇储备和国际收支应加大弹性,但资本管制没有完全放开下,又担心热钱流入,央行要想真正摆脱现在被动局面,最终要靠经济发展方式和结构调整.

北京8月23日电—美债危机加剧了美元贬值风险,中国央行货币政策委员夏斌周二表示,尽管短期看不排除美元升值可能,但美元长期贬值趋势已出现,而中国政府担忧其高额的外汇储备安全.

“只要中国出口拉动经济方式没有改变,中央银行货币政策被动局面难以改变.”他称.

而美债信评级下调使得中国的外汇储备安全开始面临一定程度的风险.

–发稿 赵红梅; 审校 曾祥进

“外汇储备多元化和选择时要把美债贬值风险考虑进去,增加外储中非金融资产比例,比如资源、能源、股权等,…还应该藏汇于民.”夏斌称,外汇管理体制也应有所改革,让更多的部门参与到中国外汇管理来.